笔下文学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十章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第三十章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下午五点左右,沪市公安局的官方平台发布一条消息:感谢市民的揭发与检举,我局已成立处理小组,并正式对王国民展开调查,会给民众一个交代......叽叽歪歪一堆官腔。
  网友下方评论也很热闹:
  “有关部门已介入调查........别又是套路。”
  “肯定是套路,然后泥牛入海,毫无声息,时间一久,热度退了,该欺压良民欺压良民,该包庇纵容包庇纵容。”
  “ZF是有多不得民心?真为国家担心。”
  “我敢打赌,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件事到此为止。”
  “假猪套都不敢称天下第一,沪市公安局天下第一。”
  “你们这些刁民,好好的生活在新闻联播里不好吗?非要出来闹。”
  秦泽笑着关了电脑,见怪不怪。网民里,十个有九个黑ZF,最后一个不黑不吹,直接骂。
  晚上和秦宝宝通了电话,“那个徐春晖是怎么回事?水军公司的手笔?”
  “不是,姐也被吓了一跳,”秦宝宝在电话里头嘿嘿笑道:“这就叫做恶有恶报,那龟儿子缺德事没少干。以前被他欺负过的人也坐不住了。意外之喜,意外之喜。”
  “先不说这个,你今晚来吗?”
  “不来,白天练舞太累了。来干嘛。”
  “来侍寝。”
  “滚。”
  第二天,这件事非但没有因为公安局的表态而平息,反而愈演愈烈,微博热搜,懒猫APP焦点推送,媒体争相报道,电视里的新闻还算客观,但一些网络自媒体就没节操可言,各种标题党,各种夸大,助长舆论。网上甚至出了很多讽刺公安局的段子。
  中午十一点,财大。
  李教授早上有课,没有来教室,几个人就比较松散,一个女生滑动手机屏幕,许久后,惊呼道:“唉唉,你们看视频了吗,就是最近闹的很大的那个那个......警察门。”她擅自给取了名字。
  “听说过,不过这几天工作太忙了,都没时间关注。昨天我朋友圈都被刷屏了,今天也是。”有个男生笑道。
  那女生深吸一口气:“那你肯定没看过视频,卧槽,是秦泽,是秦泽啊,被捅的人是秦泽。”
  整个教室都静了静,下一刻,哗然四起:“不可能吧。”
  “被捅的是秦泽?所以他是受伤了才不来的?”
  “李教授都不说......”
  “视频在哪里,给我看看,快给我看看。”
  女生也是震惊不小,“我发群里,你们看看。”
  众人点击观看,视频有些倾斜,应该是偷拍的,背景是一间病房,中年警察步入房间,身后跟着两个气势汹汹的中年男女。
  “我要看你证件。”
  “虹口江湾派出所警长,王国民同志,是吧,你有什么要问的就问吧。”
  视频里开场的声音,他们就确定,是秦泽没错。
  之后是做笔录,财大学生,秦泽。
  没错,真的是他。
  教室里安静下来,大家都低头看着视频,看的时候,心情是惊讶、好奇、八卦,可看完后,众人都感觉义愤填膺。
  太欺负人了。
  赤裸裸的以权压人,践踏法律。
  有关系了不起啊,有关系就能捅人?还TM反咬一口,索要医药费。
  从心理角度分析,这是一种“弱者共鸣”,一个小小的警长就猖狂到这种地步,那么其他官僚呢?类似的事情是不是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万一发生在自己身上又该怎么办?一旦设身处地的代入其中,那人们心里的怒火、恐惧就炸了。
  都是普通公民,代入感是很强烈的。
  教室里一片骂声:“现在警察都TM不是东西。”
  “真黑,法律果然是束缚弱者的枷锁么。”
  “世风日下,不寒而栗。”
  “麻痹,这种事情,竟然就出现在身边。说不定哪天就轮到我们了。”
  “法治社会不过是一句空话。”
  杨晨唯独没有参与,目光闪烁。
  讨论声中,时间到了十一点半,李教授推门进来,眼睛片反射犀利光芒,环顾众人,严肃道:“怎么回事,吵吵闹闹。”
  一个女生娇声道:“教授,我们在讨论秦泽的事呢,刚刚才知道,”
  李教授点点头,顺着她的话题感叹道:“现在的执法人员,越来越没有正义性,以权谋私、贪赃枉法、知法犯法,太多了。”
  “这几天大家都很不错,星期天就是交工日期,意味着咱们相处的日子不会太多,我现在这里祝各位前程似锦......”杨教授在讲台上声情并茂的演讲。
  “你们各组的组长都很出色,杨晨,你的学术水平是极好的,我很好看你,也希望你今后能踏踏实实,走出自己的前程。”
  杨晨站起身,笑容满面:“谢谢教授,我会的。”
  杨晨喜气洋洋,红光满面,他昨天熬夜把秦泽落下的进度完成,今早李教授表扬了他。没了秦泽这绊脚石,他的地位又恢复了。只等建模完成,就能拿到实习期第一桶金,据他估计,得有五六千。算是弥补了前天的大出血。
  今天是星期四,还有三天,大家就要散了。
  众人鼓掌,有些希冀,有些怅然。
  李教授压了压手,教师顿时安静下来,正待要说:大家去吃饭吧。教师门“砰砰”响了两下。
  眼镜娘王诗雨位置离门口最近,平时充当“门房”角色,起身开门,见到两个穿警服的同志,愣了愣。
  警察道:“请问杨晨是在这里吗。”
  教室里,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警察?
  警察来这里干嘛。
  “是......是的。”王诗雨回过头,看向脸色徒然苍白的杨晨。
  两名警察走进教室,年岁稍大的警察掏出证件,沉声道:“杨晨是吗,请出示你的身份证。”
  杨晨从包里取出身份证,整个过程中,他脸色煞白,没有半点血色。
  “你现在涉嫌指使犯罪,请跟我们走一趟。”警察看了一眼,把身份证还给他,同时把自己的证件收好。
  另一个警察摸出手铐就要给杨晨拷上。
  杨晨猛地往后仰躲,囔囔道:“我没犯法,我没犯法,你们凭什么抓我。”
  他眼神惊恐,像一只走投无路的老鼠。
  “老实点。跟我们走一趟。”警察按住他的肩膀,利索的给他戴上手铐。
  教室里,众人目瞪口呆,给这一幕惊呆了。
  什么情况?
  刚刚还感叹秦泽的事就在身边发生,眼前又出一起事端。
  杨晨他做了什么,指使犯罪?
  在座的都是大学生,法律知识多少知道点,连手铐都带上了,说明是要负刑事责任的。
  李教授脸色沉,身为学校教授,他肯定不能视而不见,“两位同志,我的同学犯了什么罪?”
  年长的警察看了他一眼,态度还算好,解释道:“我们怀疑他指使犯罪,最近网上闹的很大的,虹口派出所大队长包庇行凶犯事件,持械行凶的人已经交代,是受财大金融系应届生杨晨指使的。”
  李教授呆住了。
  在座的学生呆住了。
  他们一时间难以消化这则消息,杨晨指使人捅伤秦泽?就为了那么丁点事儿?这人的心胸得狭隘到何种程度。
  秦泽虽然和杨晨不太对付,但说实话,也没有实际冲突,他们甚至都没怎么交流过,硬要说什么恩怨,就是秦泽顶替杨晨的工作,可杨晨自己失职在先,与秦泽何干。
  在座的同学,目光齐刷刷看向杨晨,几乎是同一种眼神: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杨晨心如死灰。
  下午五点,秦宝宝提前一个小时下班,后先回了趟家,把换洗的舞蹈服放好,她可不敢带到医院来,被老妈看到会很麻烦。花半个小时洗澡,换上白色短袖,胸口印着“滑稽哥”,身下一条浅白色牛仔裤,包裹着她圆滚挺翘的臀。大长腿的线条勾勒的淋漓尽致。
  秦宝宝的身材已经够吸引人,再配上十个男人九个“会心一笑”的滑稽哥,回头率更高了。秦宝宝当然不会买这种T恤,是秦泽送给她的。
  秦泽去年给她买的,秦泽说:姐姐姐姐,我从网上看到一件T恤,绝对是为你量身定做。
  秦宝宝听了表示很高兴,心说,老弟还是想着我的。
  没几天,快递到了。
  秦宝宝翻着白眼说,神特么的量身定做,你去死好了。
  但弟弟难得给她买衣服,秦宝宝勉为其难收下了。
  乘电梯到小区停车库,从小宝马的车窗反射中,看到自己胸前那个撑起来后愈发猥琐的“滑稽哥”,秦宝宝啐了一声,有些后悔穿这件T恤出门。
  秦宝宝到医院已经六点半,母亲在洗手间给弟弟洗内裤,弟弟躺在床上玩电脑。抬头看了她一眼:“来啦。”
  秦宝宝把包包往沙发上一扔,直挺挺躺下去,伸了个懒腰,咿咿呀呀:“好累。”
  “整天坐办公室,有什么累的。”母亲的唠叨声从洗手间传来。
  姐弟俩相视一笑,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秦泽觉得姐姐练歌学舞,最大的好处,是把身段练的愈发性感窈窕。以前秦宝宝虽然没什么赘肉,但小腹软绵绵的,刚才她伸腰时露出的小腹,结实匀称,过不了多久,人鱼线就能出来。
  货真价实的小蛮腰。
  “妈,我们什么时候回家。”秦宝宝朝着洗手间囔囔。
  她来医院送母亲回家。
  因为快期末了,学生的课业不能不管,儿子的事情又让老爷子心力交瘁,接送母亲的任务自然交给了女儿。
  “还要一会儿,你先和弟弟说说话。”秦妈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