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一百五十章 情感和伦理

第一百五十章 情感和伦理

    第二天周六,本来说好要逛街的,姐姐一看炽烈的太阳,怂了半边。王子衿为了防止自己晒黑,五点半起床晨跑,太阳跳出地平线,就立刻回家。冲完澡补觉,秦泽做完中饭她才起床。穿着阿拉蕾的睡衣,戴眼镜的卡通女孩,手里树枝戳一坨便便。是秦宝宝给她网购的。秦宝宝钟爱小熊睡衣,不爱更细腻舒适的丝绸睡衣,说那是贵妇睡衣,姐姐是少女,要穿萌系风格。
  
      秦泽一本正经的说:没听过25岁的少女。秦宝宝就打他。
  
      吃饭时,秦泽瞅着俩女人,“不是去逛街么?不是去买包包吗?”
  
      王子衿说:“宝宝,太阳真毒,防晒霜都扛不住。晒黑了可不好。”
  
      秦宝宝说:“嗯嗯,那就不去了,窝在家里发霉吧。”
  
      俩人意见达成一致。
  
      秦泽翻白眼,也松口气,依照秦宝宝以往的尿性,逛街肯定要拉上他,充当拎包拎购物袋的工具,现在还要加一个王子衿。
  
      秦宝宝玩手机,有个校友群叮叮咚咚信息响个不停。
  
      “今天刘教授开讲座,有没有组队去听的?”
  
      “必须去啊,刘教授的每一场讲座我都到席。”
  
      “同去,毕业了也偶尔回去听他的公开课。”
  
      “上次听他的公开课,社会哲学,很有深度,受益匪浅。”
  
      “今天是什么主题?”
  
      “《情感伦理》,很期待刘教授分享自己的情感史,哈哈。”
  
      今天虽然是周六,但别指望大学周末真的没课,尤其是文科。
  
      秦宝宝就说:“要不我们去复旦听公开课吧。”
  
      “那和逛街有什么区别。”王子衿不乐意。
  
      “什么公开课?”秦泽说:“神经病吧,好不容易脱离大学,你自己回去找罪受?”
  
      “我们大学一个很出名的教授,姓刘,三十多岁的优质大叔,长的可帅了。好多女生都暗恋他来着,剑桥大学毕业,讲课水平很赞。”秦宝宝夸赞不已:“我很喜欢他。”
  
      秦泽呵呵一声。
  
      王子衿愕然:“你不是弟控吗?喜欢什么大叔。”
  
      秦宝宝一口汤喷出来。
  
      王子衿连忙捂嘴,醒悟自己说错话了。
  
      公开课时间是下午两点半,秦宝宝开车带闺蜜和弟弟来到复旦,在附近的奶茶店买了三杯冰饮,三人穿梭在梧桐树的阴影里,漫无目的的逛着校区。
  
      大热天,路上学生不多,偶尔看见他们,被秦宝宝和王子衿的身影惊艳,可惜她俩都戴着棒球帽、墨镜。无缘一睹芳容。
  
      至于为什么光看身影就惊艳,这俩女人穿着白色合身T恤,乳挺腰细,尤其秦宝宝,可怕的36D。走哪里都吸睛。下身则是牛仔短裤,包裹滚圆屁股,两双白嫩匀称大腿,脚上一双透气慢跑鞋。
  
      王子衿不愿意戴墨镜,但秦宝宝觉得就自己一个人戴墨镜,违和感太强。并怂恿秦泽也戴从古镇买来的那副狗头军师墨镜,秦泽打死不从。
  
      秦宝宝读邯郸校区,紧邻弟弟的财大,他们以前没少出来“约会”。秦泽对复旦熟门熟路,连姐姐住那栋女生宿舍都知道。
  
      王子衿是第一次来,兴致勃勃参观,充当舞台使用的“相辉堂”,秦宝宝说姐当年在这里唱过歌嘞,引爆全场。
  
      还有建于百年校庆期间的“光华楼”,复旦最高建筑。
  
      图书馆、体育馆、女生宿舍、以及标志之一的主席像。
  
      姐姐推一把弟弟,道:“快去拜,保佑你赶紧娶到媳妇。”
  
      秦泽翻白眼:“滚犊子。”
  
      王子衿大笑。
  
      公开课就在光华楼四层,一间可以容纳两百人的大型教室。
  
      秦泽以前在网上看过外国的公开课,那教室,整的跟人民大会堂似的,扇形的结构,学生的座位有几分足球观众席的感觉,老师的讲台也是高大上则像领袖的演讲台,黑板这东西早淘汰了,换成大荧幕,再一看国内大学的公开教室,一秒出戏。
  
      入座率百分之四十左右,已经很不错的人气了,今天是周六,逃课的人不少。
  
      秦宝宝挑了个后侧偏僻的角落,尽量不引人注意。
  
      刘教授三十二岁,戴金丝框眼睛,看着斯文,但笔挺的身姿可以看出,他应该是健身房常客。长的确实挺帅,乌发中夹杂些许银丝,不是染的,是真正的少年白。
  
      “大家好!”刘教授扫了眼教室,“很多人估计在心里诅咒我,把这节公开课放到周末。本该是你们和男女朋友约会,或者宅宿舍打游戏的日子,却要跑来听我讲课。考虑到这个心理,我就不点名了。不过呢,这是学校的安排,这个锅我不背。”
  
      学生们哄笑。
  
      “我们是自愿来的。”
  
      “最喜欢听刘教授的课。”
  
      “最喜欢刘教授。”
  
      “是嘛,那真是惊喜。想当年秦宝宝在我的课上也说过类似的话,只是当时我没珍惜。”刘教授唉声叹气。
  
      “哈哈哈!”
  
      学生们大笑起来。
  
      秦泽瞥一眼身边的姐姐,“你还好这口啊。”
  
      秦宝宝翻白眼:“瞎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
  
      刘教授压压手,示意安静:“开个玩笑,咱们学校能出一位大明星,还曾经是我的学生,荣幸之至。我不吹牛,都对不起她。”
  
      秦宝宝在复旦特别有名,在校期间,她是校花,这年头颜值爆表的校花很多,但波大臀翘大长腿的校花却不多。觊觎秦宝宝美色的男生多如过江之鲫,江湖传闻,秦宝宝的男朋友是某富二代,因为常有人看到她和某个其貌不扬的家伙鬼混,不是富二代,何以追到复旦女神?
  
      现在秦宝宝更出名了,全校都知道《我是歌星》里一炮而红的大明星是复旦毕业的。无数无缘得见秦宝宝的学弟们扼腕叹息,君生我未生,恨不相逢未毕业时。否则定能把女神追到手,前几届的学长都是废柴。
  
      而那些比秦宝宝更早毕业的学长亦是同样心态,我生君未生,恨不相逢在校时,学弟们都是废柴。
  
      只有和秦宝宝同届,或者上三届下三届的男生知道她有多难追。
  
      “本学期要给大家讲的是《情感伦理》,上节课说过,人类是情感最活跃的动物,是什么构建了当今社会,是智慧?法律?秩序?是,当然是,可这些的基础是什么呢,是情感。社会学、伦理学、心理学都来源于情感。甚至于我们流传几千年的道德标准,也来源于情感。尊老爱幼、兄友弟恭,三纲五常......如果没有情感,道德就失去意义。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道德具有抑制情感的作用。”
  
      “比方咱们常说,兄弟妻不可欺、防火防盗防闺蜜。为什么会这么说?因为道德在压制感情,告诉你这是有违道德的,是不占理的。再比如一个比较敏感词语:乱(和谐)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