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名花有主

第一百五十七章 名花有主

    短暂沉默后,群里各种回复。
  
      “我去,最后一块钱去哪了?”
  
      “同问。”
  
      “总感觉哪里不对,可又说不上来。”
  
      “呃,这题目怎么如此别扭。”
  
      “低智商的我瑟瑟发抖。”
  
      秦泽愣了愣,发现题目的风格如此眼熟,下一刻,他想起来了,尼玛,这不是UC烂大街的逻辑误导题么。
  
      这道题目的核心在于逻辑误导,很容易把人的逻辑给带歪,十个人里,八个人觉得没毛病。即便有人发现不对劲,一时半会也说不上来。但只要反复推敲几遍,立刻就能察觉陷阱。
  
      秦泽回复:“三人共计花费27元,老板收入25元,伙计收入2元。正好27元,大家别被误导了。”
  
      群里进入沉默时间,似是在推敲秦泽的答案。
  
      片刻后,李林峰发了个“竖大拇指”的表情。
  
      同事们恍然大悟:
  
      “我就说哪里不对劲,27元消费,2元是收入,两者怎么能相加。”
  
      “妈蛋,把我的逻辑给带偏了。”
  
      “老大,能不能少点套路,多点真情?”
  
      “自古真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年轻人脑子转的就是快,厉害了。@秦泽”
  
      李林峰在群里@秦泽,“中午一起吃顿饭。”
  
      “谢谢经理。”秦泽回复。
  
      UC真乃良师益友。
  
      李林峰的第二道题来了:“一个人花8块钱买了一只鸡,9块钱卖掉了,然后他觉得不划算,花10块钱又买回来了, 11块钱卖给另外一个人。
  
      请问:他赚了多少钱。”
  
      众人纷纷给出答案,计算能力堪称强悍。有人说赚两块,有人说赚1块。也有人说亏了一块。各有各的看法。
  
      秦泽如今的心算水平,堪称变态中的变态,看完题目的瞬间,就得出答案,但他觉得不对劲,虽然题目中藏了几个小陷阱,但未免太简单了。
  
      沉思片刻,眼睛一亮,正要输入答案,却发现有人捷足先登了。
  
      “亏2元。”杨建回复。
  
      李林峰又发一个“竖大拇指”的表情,“午饭加你一个。”
  
      大家问为什么是这个答案,李林峰不回答,发出第三个问题。
  
      “假如你是一位英雄,手中的剑已经折断,有一帮坏人追杀你,幸运的是你骑着马,而他们没有。不幸的是你的马已经筋疲力竭,他们最终会抓到你。你有一把弓,你是个百发百中的英雄,但你只有10支箭,身后却有40个人。他们知道你手里只有十支箭。他们以一定间隔在你身后横向排开一队,以最快的速度向前冲。他们离你很近,已经到了射程之内。用经济学方法分析应该怎么全身而退?”
  
      没人说话了。
  
      群里鸦雀无声。
  
      秦泽心说,前两题都是开胃菜啊,这道题目才是杀手锏。
  
      李林峰发了一个“怒火”表情:“没人知道么?两个新人不知道情有可原,你们也不知道?@所有人”
  
      然后“泪流满面”的表情刷屏了。
  
      李林峰便@秦泽和杨建,“你们知道么?”
  
      杨建秒回:“领导,不知道。”
  
      秦泽想了想,把心底的答案压下去,“不知道。”
  
      几秒后,杨建私发他一个“竖大拇指”的表情。
  
      秦泽会心一笑。
  
      “你知道答案?”秦泽私下底问他。
  
      “弗里德曼的《生活中的经济》第一章内容有过类似问题的阐述。”杨建说。
  
      “阅读量很深嘛。”秦泽回复。
  
      “就看书这点爱好了。”杨建说:“你也看过?”
  
      “没有,”秦泽键入信息:“但有过几个月的操作经验,再结合心理学角度分析,很容易就得出答案了。股市就是博弈场,玩的心理学。”
  
      杨建又发一个大拇指,“感觉大家都不知道,咱们新人还是低调点。”
  
      秦泽“憨笑”道:“就是这个理。”
  
      聚利的福利很不错,有一家员工食堂,就是公司附近的某家餐馆,人均消费在一百左右。单单是这个福利,就能和大部分银行看齐了。
  
      李林峰请秦泽和杨建在食堂吃饭,除了员工餐,额外点了三份菜,颇为丰盛。
  
      菜是秦泽点的,他和杨建在餐馆等了十分钟,李林峰姗姗来迟。
  
      他穿着藏青色的衬衫,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三十左右的男人,有股成熟自信的风采。
  
      他原先是某证券公司的中层管理,感觉自己近五年内都不可能再往上挪了,熬不住岁月,便跳槽来了聚利。
  
      “杨建!”他拍拍杨建的肩膀。
  
      “秦泽!”又拍拍秦泽的肩膀。
  
      “11年的市理科冠军,我是在总经理面前死皮赖脸才把你争取到手的。”李林峰亲自给杨建倒酒,杨建受宠若惊,又指了指秦泽:“至于你,是意外之喜。”
  
      相比杨建这个理科冠军,秦泽30分钟答卷满分的彪悍成绩,更让他记忆犹新。
  
      “第一道是逻辑误导题,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反应过来,说明你的逻辑能力清晰而强悍。第二道是心算题,但得结合GDP计算,说明你的基础非常扎实。”他分别对秦泽和杨建说。
  
      秦泽坦白:“其实这道题目我以前在UC见过。”
  
      李林峰一愣。
  
      杨建也坦白:“IBM的面试题,我在书上看过。”
  
      李林峰笑骂道:“太实诚可不是好事。”
  
      “UC是什么?”他说。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秦泽酝酿措辞。旁边的杨建捂脸道:“老大,你就别打听了,那里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一般人进不去的。”
  
      秦泽差点一口酒喷出来。
  
      “还有这样的地方?”李林峰兴致勃勃。
  
      “其实就是个手机浏览器,出了名的没节操,杨建他开玩笑的。”秦泽说。
  
      “最近一个问题,你俩有没有答案?”李林峰又问。
  
      两人赶紧摇头。
  
      李林峰也不点破,笑呵呵喝酒。
  
      李林峰很健谈,这点不意外,在职场混的风生水起的人,甭管能力怎样,嘴皮子肯定溜。倒是杨建的能侃,让秦泽有些意外。
  
      两人从期货谈到股市,从国内股市又谈到国外股市,又从股市谈到债券,还畅谈了封闭式基金和开放式投资公司的利弊。
  
      秦泽在一旁听着,偶尔插几句嘴。
  
      杨建忽然嘿嘿笑道:“老大,面试那天,我看见一个仙子姐姐。卧槽,超级赞的,是不是咱们公司的。”
  
      李林峰一脸古怪。
  
      秦泽扭头看了一眼门口,脸色也古怪起来。
  
      “老大,那妞儿真的超赞,“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对,空谷幽兰。”杨建眉飞色舞,捅了捅秦泽:“就我们面试那天,在电梯口碰到的。”
  
      “不记得了。”秦泽眼角瞥见缓步靠近的人影,桌底下踢了杨建一脚。
  
      “踢我干吗。”杨建看他一眼,谈兴不减:“她当时OL打扮,太有味道了,套裙包裹的臀儿,又圆又翘,身段惹火,偏偏气质清冷幽静,简直是冰与火的反差。老大,我早上在咱们办公区逛了一圈,没见到人。”
  
      气态沉静的李林峰忽然拘谨,接着站起身,朝杨建身后的那人道:“苏总。”
  
      杨建也察觉到了身后有阴影笼罩,茫然扭头,瞧见身后气质淡雅,冷艳精致的OL女子后,脸上洋溢起一种很复杂很鸡冻的表情。深究起来,大概是崔护相逢了“人面桃花相映红”的谢菊英;郭襄在风陵渡口初见两鬓斑白的大叔杨过。
  
      春心荡漾。
  
      苏钰微微颔首,“下午两点半,各部门经理开会,别迟到。”
  
      李林峰点头哈腰。
  
      苏钰目光扫过秦泽和杨建,在秦泽脸上顿了几秒,微微蹙眉。
  
      三人目送苏钰在不远处的小隔间入座,一扇半透明屏风把她和外界隔开。
  
      杨建立刻扭头,两眼大灯泡:“老大......苏总?”
  
      李林峰笑容玩味:“她是我们公司的总经理。”
  
      虽然杨建形容词夸张而不着调,但整层楼能和苏总媲美的女子,反正他是没见过。
  
      杨建虎躯一颤:“我的美女总裁,想不到我杨建有生之年,竟然能有碰到小说里的桥段。”
  
      忽地脸色一变:“怕不是名花有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