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百零五章 喊爷也不告诉你

第三百零五章 喊爷也不告诉你

    赵铁柱打我电话干嘛?
  
      虽然通过子衿姐牵桥搭线,赵铁柱成了自己第一个“上面的男人”,但他和赵铁柱的联系不多,毕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一个根正苗红的二代,一个小康家庭的孩子。一个可能十几岁就摇床的老司机,一个从小垂涎着姐姐的咸鱼。
  
      根本没共同话题嘛,而且也没啥交情。
  
      偶尔赵铁柱会问他炸天帮什么来路,秦泽就东拉西扯的胡吹,反正吹牛不犯法。此外,赵铁柱还给了他一个工行账号,每月秦泽会让财务把公司收益的百分之五汇款过去。
  
      “赵哥!”秦泽声音诚恳:“有事?”
  
      子衿姐可以一口一个赵铁柱,像女王踩小弟那样踩他,那是两人打小的交情,秦泽肯定不能像子衿姐那样,情商不至于辣么低。他把赵铁柱当做一个性格还不错,可以当做朋友经营的红二代。
  
      “最近我的子衿妹子怎么样?”赵铁柱爽朗的笑声。
  
      “吃饱穿暖,身体倍儿棒。”秦泽笑了。
  
      听到王子衿的名字,姐姐凑脑袋过来,秦泽不像往常那样推开她,破天荒的搂住姐姐的小腰,姐姐娇躯崩溃,继而放松,软趴趴的依偎在他怀里。
  
      赵铁柱东拉西扯了半天,没什么主题,拉家常似的,说起自己在体制里的一些趣闻趣事,还有元旦期间准备和朋友海钓,问秦泽去不去。秦泽当然不去啊,婉拒了。
  
      “这钓鱼啊,可讲究了,新手看浮标,老手靠感觉,有时候浮标沉了,提钩太早,鱼儿就脱钩,什么都捞不到,你说对吧。”赵铁柱说道。
  
      “是这个理。”秦泽笑着应付。
  
      “不过啊,提钩也不能晚,饵撒下去,总要收获,是不是?”
  
      “嗯。”
  
      “那好,不打扰了,赵哥挂了。”
  
      秦泽挂断电话,皱眉沉吟。
  
      这通电话打的莫名其妙,谈话内容更是毫无营养,这种没营养的电话粥,也就初高中的情侣会煲一煲,大学生都不干的事,秦泽和赵铁柱更是不可能,谁要和一个糙汉子煲电话粥啊。
  
      但赵铁柱总不可能无缘无故给他来这通电话,里头肯定有玄机。
  
      啊,好烦。
  
      最讨厌这种打机锋的事儿了,赵铁柱倒是把体制里的坏毛病给学了七七八八。
  
      秦泽想了半天,暂时没理透,准备回家问问子衿姐,向她取经。
  
      秦宝宝仰着头,手指细细摩挲弟弟的眉眼,一遍又一遍,眼神温柔。
  
      “想什么呢。”
  
      “没事,一个朋友打的电话,没听明白他想说什么。”
  
      “王子衿的朋友?”
  
      “嗯。”
  
      秦宝宝酸溜溜道:“呦,你俩朋友圈都交融了嘛。”
  
      “这家伙身份不一般,混体制的,屁股下的位置不高,但家里长辈很有能耐,算是子衿姐的发小,咱们的宝泽公司,现在靠他罩着。”秦泽道,说完,他见姐姐眼中有黯然之色,便双手环住姐姐的小蛮腰,下巴抵在她脑袋上,柔声道:“就算有子衿姐的关系,但人脉还是要靠自己经营的,其实子衿姐能帮我的地方很少,路还得自己走。还不如姐姐帮我赚的钱多呢。”
  
      秦宝宝娇声道:“嗯!”
  
      算了,想不通透就不想了,与其费尽心思的琢磨机锋,还不如想想怎么稳住父母,以爸妈的忘性,敷衍过今天,说不定明天就给忘了,谁还死死惦记一部电影不成。
  
      耳目聪明的秦泽听到门外轻微的脚步声,心里一凛,大惊失色,低声道:“快呻吟!”
  
      秦宝宝:“??”
  
      秦宝宝发誓,这是她这辈子听过最吃鸡的话,吃鸡到小心肝爆炸。
  
      老弟叫我呻吟?
  
      他,他想干吗?
  
      哎呀,讨厌啦,突然间就要做这事,还在家里呢。
  
      秦宝宝心头小鹿乱撞之时,忽然看见弟弟触电般弹起的身影,在床边坐的身姿笔挺,同时把被角掖平。
  
      门推开了,秦妈捧着一杯温水进来。
  
      “宝宝,喝杯热水,看看等会拉不拉肚子。”
  
      秦宝宝默默松开了裤腰上的手,黑色蕾丝露出一角,又被她藏了进去。
  
      我裤子都想脱了,原来你说的是这个......
  
      秦宝宝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感觉身体被掏空。
  
      “宝宝?坐起来喝水。”秦妈温柔的声音。
  
      秦泽诧异的看姐姐一眼,不明白她为什么忽然间像是被抽干精气神的纸花。
  
      “妈我好累,我要睡觉。”秦宝宝拉上被子,蒙住脑袋。
  
      “那肚子还疼吗?”
  
      “疼,疼死了,但心比肚子疼。”
  
      “怎么还心疼了,我看你真要去医院。”
  
      “心肝脾肺肾都疼,呜呜呜。”
  
      “说什么胡话,傻孩子。”秦妈听出来了,闺女这是撒娇呢。她把杯子放在床头柜,叮嘱秦泽陪姐姐说说话,“我去跟你爸说一声,你爸可担心了。”
  
      “爸怎么不自己来看?”秦泽问。
  
      “谁知道呢,在书房拍桌子瞪眼,气的很,但就是不出来。”秦妈说。
  
      “......”懂的懂的,换成谁都会“无脸见人”的,毕竟风骚的内心被儿子看到了,肯定要担心父亲的形象会不会崩塌。
  
      秦泽心想,今天我要格外的小心了,提防老爸找茬抽我。
  
      “妈走了,别装了。”老妈走后,秦泽去拉被子,但姐姐死死拽住,蒙在被窝里,嚷嚷:“小赤佬滚蛋,嘤嘤嘤!”
  
      这莫名其妙的就撒娇起来了,秦泽很蛋疼,见她叫半天就是不出来,索性跨坐在姐姐身上,按住她蒙着被子的脑袋。
  
      “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姐姐开始扑腾,小腰不停的往上拱,奈何她小蛮腰再柔韧有力,也拱不翻一百四十多斤的弟弟。
  
      差点闷死的姐姐钻出脑袋,娇喘吁吁,脸蛋酡红,气哭:“你一点都不疼我,小说里写着,弟弟都很疼姐姐的。”
  
      见鬼,你看的都是什么小说。
  
      “你要是妹妹我就疼你。”秦泽说。
  
      “那你就当我是妹妹呗。”秦宝宝在被窝里扭了扭屁股,撅着嘴:“嘤嘤嘤!”
  
      嘤你妹啊,妹妹不会嘤嘤嘤。”秦泽苦恼道:“我现在网上看到嘤嘤嘤三个字,脑子里就想起你。”
  
      “那妹妹怎么嘤?”秦宝宝一脸求教的表情。
  
      “都说了妹妹不会嘤,妹妹会说“欧尼酱你真棒”、“欧尼酱用力”、“欧尼酱最好了””秦泽说。
  
      “恶心,第一个和最后一个无所谓,中间那个是什么鬼?”秦宝宝嫌弃的样子:“所以你就是传说中的妹控么。”
  
      这个问题,秦泽很认真的思考,有一个身娇体柔萌萌哒的妹妹,感觉还不错,等妹妹再长大一些,圆脸可爱的妹妹就会变成瓜子脸清丽的女孩,有一双扑闪的清澈眸子,柳条新抽出嫩芽般的身段,会很依赖很依赖你......
  
      这么想着,秦泽看向姐姐,姐姐躺床上娇喘,硕大无朋的胸脯起伏,场面蔚为壮观。
  
      算了,妹妹什么的,都是浮云。
  
      有姐姐就好了。
  
      姐姐会撒娇会卖萌,还能么么哒,姐姐身材老霸道了,姐姐偶尔还会考虑自己形象,给弟弟一点关爱。
  
      妹妹有的特质姐姐都有,姐姐有的特质妹妹要过好几年才能有,不,不一定会有。
  
      “我先出去了,你睡一会儿。”秦泽道。
  
      “睡什么睡啊,我又不是猪,这会儿哪能睡的着。”秦宝宝委屈道:“我可是为了咱们才装病的,你不能撇下我不管。”
  
      “那我给你讲个段子。”秦泽摸摸姐姐的脑袋,但被她打开,“一个女人去相亲,第一个是律师,妥妥的社会精英。但她没看上。第二个是大学教授,有车有房有存款,她还是拒绝了。第三个是小偷,女人一眼就相中了。知道为什么吗?”
  
      姐姐歪着脑袋,很认真的想了想:“因为小偷长的帅?”
  
      “不是。”
  
      “哦,我知道了,因为小偷是她初恋。”
  
      “不是。”
  
      “小偷其实是有钱人的高富帅,被女人发现了。”
  
      “女频文少看,哪来那么多高富帅。”
  
      “那,那是因为什么嘛,姐想不出来。”
  
      “想不出来就算了。”
  
      “说嘛,阿泽,求你了。”
  
      “喊爷。”
  
      “爷~”
  
      秦泽很认真的想了想,还是不要告诉姐姐答案了,总觉得跟姐姐说这种段子,画风不对劲。
  
      “喊爷也不告诉你。”秦泽道。
  
      说完,他被姐姐赏了一顿佛山无影脚,姐姐的大长腿,贼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