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百二十六章 眼见他起高楼

第三百二十六章 眼见他起高楼

    秦泽哈哈干笑两声:“气你前夫的话,别当真。23US.COM更新最快曼姐,我挂了,找我小伙伴去了。”
  
      “对了,回头把你前夫的资料准备一份发给我,越详细越好。”
  
      说罢,不等她的反应,结束通话。
  
      秦泽自认自己不搞事不耍贱,顶多也就在姐姐们面前装装逼,没道理会惹到什么人,咸鱼怎么会四面树敌?完全不科学。
  
      想来想去,大概只有裴南曼那个一面之缘的前夫,才有动机找他麻烦。
  
      一开始没想到,因为他和裴南曼确实没奸情,但或许在前夫哥眼中,那顿午餐吃的透心凉,早把他恨上了。
  
      雄性动物为争夺交配权往往会付出血与生命的代价......卧槽,简直是至理名言啊,古往今来,不管人或动物,不就是吃饱穿暖啪啪啪三件事嘛。
  
      所以前夫哥感觉他是侵入自己领地的敌人,没毛病。
  
      要是有男人和自己姐姐走的近,还经常到家里给姐姐做饭吃,那没说的,我咸鱼的大刀也要饥渴难耐。
  
      这件事抿了半天,差不多把味道抿清楚了,曼姐估计早就想和前夫哥翻脸了,啧啧,也不知道她俩有什么恩怨情仇。恰好这时候他误入战圈,而曼姐这女人呢,好奇心强,总想着摸清咸鱼泽的深浅,顺手就把他推出去。念在她最终没把自己当枪使,秦泽就不计较了,他自己也一心想抱曼姐大腿,宝泽公司的成立、天方影视的股权转让,他占尽裴南曼的便宜。对方也够义气不是嘛。
  
      但被人欺负了一把,自己都开启咸鱼模式了,好言好语的谈,对方还不依不饶,咸鱼......也有火气的啊。这时,系统就跳出来了。
  
      就在打电话的时候,系统颁布任务:叮!真男人不要怂,就是干,请对曹兵进行反击,让他低头认错。成功奖励两千点积分,失败扣除相应积分。
  
      总觉得系统发布任务的声音,特别的轻快!
  
      两千积分,差不多把他家底都掏空了。
  
      半小时后,裴南曼往他邮箱里发来了曹兵的背景资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曹兵,三十二岁,北方有头有脸的企业家,少年时拜在某大佬门下,和大佬的女儿结婚,后来做了陈世美,娶了某高官的女儿,从此洗白,但仍有一部分灰色产业。明面上的上市公司有三家,其他的产业若干。
  
      看起来,怎么都不是他秦泽能惹的大佬。
  
      既然这样,只能召唤小伙伴了。
  
      就决定是你了,赵铁柱!
  
      “赵哥,最近忙吗?”秦泽笑道。
  
      “混吃等死呗,”赵铁柱大笑:“你小子怎么给我打电话了。”
  
      “今天公司遇到点麻烦事,有人找茬,把我公司的账号给冻结了。赵哥......认识曹兵吗?”
  
      “哪个曹兵?”
  
      “北方的。”
  
      赵铁柱想了好久,“不认识,他惹到你了?”
  
      “那我把资料发给你,你帮我掂量掂量。”
  
      没挂电话,秦泽通过把裴南曼发他的邮件,打包转发给赵铁柱。
  
      那边没了声音,大概十分钟,赵铁柱道:“不算硬茬,但也不比较麻烦......其实这事,你找子衿帮忙更好,王家比我赵家虎。”
  
      “子衿姐和王家打冷战呢,怎么帮啊。”秦泽郁闷道。
  
      “那行,谁让咱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刚才看了下,三家上市公司,里头成分很复杂,牵扯面积广,但灰色部分的产业,没问题,怼他的哭爹喊娘的都成。”
  
      “谢了。”秦泽温和的笑声。
  
      这就是绑定大佬的好处,当利益一致的时候,很多事情,提一提,就有人帮你搞定。
  
      月底给铁柱兄加个鸡腿,多打钱,然后短信的事,就不出卖他了。
  
      子衿姐的后门,妙用无穷。
  
      ......
  
      下班回家,秦宝宝迫不及待的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就被人针对了。
  
      秦宝宝对弟弟的事,比对自己还上心,老秦家的独苗儿子,好不容易不咸鱼了,可别被人掐死在摇篮里。
  
      秦泽把这件事详细说了遍,姐姐眼神立刻幽怨。
  
      “你是不是和裴南曼也有一腿?”
  
      “不可能,曼姐是我的朋友,不止是生意场上的朋友,既然是朋友,挨刀挡刀,在所难免,不然朋友也不会替你挡刀,是不?”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我不想听,死吧,黑了心的蛆。”姐姐往沙发一躺,给他一顿佛山无影脚。
  
      于是秦泽把姐姐压在沙发上摩擦,狠狠摩擦,拖鞋甩掉不说,小肚脐都露出来了。
  
      心满意足的秦泽进厨房洗菜,准备做晚饭,留下秦宝宝躺在沙发上,衣衫凌乱,胸脯起伏。
  
      锁舌咔嚓,王子衿下班回来了。
  
      她换好拖鞋,瞅一眼死鱼般的闺蜜,“怎么了,鬼子进村啦?”
  
      沙发上的秦宝宝,衣衫凌乱,头发凌乱,一只裤脚卷着,一只却套住了脚丫,蕾丝衬衫皱成一团,掀到肚脐眼上方,曲线柔美的小腹露出。
  
      秦宝宝嘤嘤嘤的哭道:“阿泽又欺负我,我要买房子,我要搬出去住。”
  
      王子衿喜色浮动:“好呀,我支持你。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的支持。”
  
      秦宝宝刷的坐起身,拉好衣服,板着小脸:“我开玩笑的。”
  
      脚丫子踢在闺蜜屁股蛋上,“厨房洗菜去,肚子饿了。”
  
      王子衿弓步,前倾,一手刀砍在秦宝宝脑瓜上,报复回来,然后逃进厨房。
  
      王子衿把厨房的门关上,没关实,关实的话,外头的小贱人就会起疑心,没准会进来,不关实,就没事,这叫做虚虚实实。
  
      因为王子衿知道,秦泽肯定要占自己便宜。
  
      果然,秦泽搂着王子衿就是三分钟的吻戏,吻的子衿姐娇喘不已。
  
      “别闹,你姐姐在外面呢。”王子衿双手推在秦泽胸口,“曹兵想对付你?”
  
      “你怎么知道?”秦泽一惊。
  
      “铁柱都跟我说了。”王子衿道:“顺便让他查了一下,曹兵是裴南曼的前夫,对吧。”
  
      “嗯。”
  
      “意气用事,说不上好坏,男人要沉稳不错,但不能丢了意气。”王子衿眨眨眼:“只要你和裴南曼没奸情,姐姐就支持你。”
  
      “我要说我和曼姐是朋友,你是不是要说“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我不听”?”秦泽翻白眼。
  
      其实没系统的任务,这件事他肯定缩了,曼姐有心教训前夫,他最多帮忙出力,而不是“放开你的前夫,让我来”这种状态。
  
      “你怎么知道。”王子衿吃了一惊,撅着嘴:“你都这么了解我了吗?那......”
  
      她感觉自己有点小心机,会不会惹他不喜?
  
      “因为秦宝宝也这么说,她像是妈妈一样,把我看的死死的。”秦泽说。
  
      这样的话王子衿就放心了,就像“反正大家都是心机表”这样的心理。
  
      至于闺蜜对弟弟变态般的掌控欲,其实是心里缺乏安全感的表现,她王子衿都看出来了,一个如今身价二三十亿的男人,如果真的按捺不住骚动的心,谁拦得住?但秦泽却一直当着咸鱼,跟别的男人一样,乱七八糟的小心思或许有,可他不会像那些男人一样,沉迷在声色犬马里。
  
      年轻有为到足以吊打那些所谓的十大杰出青年的人,却当了二十三年的咸鱼,在自己之前,连个像样的女朋友都没有,说出去简直不可思议。
  
      这份毅力,或者说倔强,是王子衿最欣赏他的地方。
  
      “阿泽,告诉你一个。”王子衿低声,喃喃道:“其实,我是你的粉丝。”
  
      秦泽紧紧搂着她的纤腰,附耳,嘿嘿笑道:“子衿姐,我想艹粉。”
  
      一巴掌轻轻打在他脑瓜,王子衿嗔道:“做菜去,笨蛋!”
  
      呐,咸鱼又在口花花了。
  
      说起来,他除了第一天主动摸进来抱走自己,然后再也没有类似的举动。
  
      子衿姐好纠结,又松口气,又失落。
  
      说不定哪天等她适应节奏了,感觉火候到了,是她啪咸鱼,不是咸鱼啪她。
  
      被一条咸鱼啪了。
  
      啪了一条咸鱼。
  
      好难选。
  
      ......
  
      风平浪静的日子过了三天,投资公司的账户第二天就解冻了,是赵铁柱的手笔。
  
      李薇的封杀也没到来,是王子衿暗中运作。这些小事,都不需要求他父亲,王子衿在沪市待了三年,拜访她父亲的“叔叔伯伯”,哪个不认识王家的小公主。
  
      但昨天接到裴南曼的电话,从她口中得知,前夫哥连夜赶回北方处理事情去了。
  
      “听说北方那边的灰色产业,一天之内封了七七八八,啧啧,他现在估计焦头烂额,秦泽你怎么做到的?”裴南曼惊奇。
  
      “我的能量超乎你想象。”秦泽如此回应。
  
      “你们的生意,没有交叉地带,他想搞你,只有从官面入手,但在沪市,咱们有底气。应了那句强龙压不过地头蛇的老话。”裴南曼道:“防着点,他吃了大亏,肯定会有后招。”
  
      “你是说他会玩阴的?”
  
      “不排除。”
  
      这件事当然没完,他要坚挺到前夫哥服软,不然任务就不算完成,就算前夫哥想和他偃旗息鼓,他还不乐意。
  
      然后秦泽等着了几天,严防死守,做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准备,却没等到前夫哥的大招。
  
      但今天,临近年关,股市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