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百六十七章 走自己的路,让表哥哭

第三百六十七章 走自己的路,让表哥哭

    “你看我干什么,你自己被谁亲了,一点b数都没有吗?”王子衿气道。
  
      “我,我睡着了。”秦泽弱弱道。
  
      “也有可能某人贼喊捉贼。”苏钰意味深长的看向王子衿。
  
      这女人,该不会是察觉到自己和秦泽的关系,然后像她宣布领土所有权吧?
  
      “喂,你们谁亲他的啊,这头猪有什么好亲的。”秦宝宝使劲贬低秦泽。
  
      “你自己不是经常亲他?所以,你家的猪,只有你能亲是吗?”王子衿斜她一眼:“是你亲的吧。”
  
      “都说我经常亲他,为什么非要涂口红?”秦宝宝耸耸肩。
  
      苏钰点点头,觉得有理。
  
      王子衿幽幽道:“也许是某人在宣告猪的所有权呢,示威嘛。”
  
      “是啊,有人在变相的示威,”秦宝宝看王子衿一眼,再看苏钰:“也可能是某人进攻的信号。”
  
      苏钰看秦宝宝一眼,奇怪道:“就算有人亲你弟弟,你又吃什么醋。”
  
      秦宝宝挑眉:“我特么没吃醋。”
  
      王子衿:“呵呵。”
  
      尼玛!
  
      都快玩成狼人杀了。
  
      秦泽心说,狼人你跳不跳,不跳我要放大招了。
  
      他说:“对比一下口红呗,或者,你们谁带了口红?”
  
      苏钰没好气道:“这种颜色的口红,女人都有的好吧。”
  
      姐姐和子衿姐沉默。
  
      艳红色的口红,颜色属于大众货,每个女人都会有,而且秦泽睡了一晚,没有刚印上去时鲜艳,想对比出来,你可能需要一双犀利的钛合金狗眼。
  
      秦泽目光再看向苏钰,最后落在姐姐身上。
  
      托腮,思考!
  
      气的小脸发白的子衿姐、醋味十足的苏钰,使劲压抑着不爽的姐姐。
  
      他犹豫道:“就,不能是妈妈么?”
  
      秦宝宝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王子衿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苏钰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秦泽:“.....当我没说。”
  
      “吃饭了!”秦妈敲了敲房间的门,见几人都在一起,她又看一眼秦泽脸上的唇印,意味深长的走了。
  
      “我,我去洗脸。”秦泽老尴尬了。
  
      麻麻心里,我会不会是个人渣。
  
      不过,看麻麻的眼神,充满了八卦的气息。
  
      秦泽洗漱出来,姐姐们在安静的吃早餐,小米粥、秦妈炒的几样小菜,两份小笼包,还有油条。
  
      后两者是秦妈一大早特意买的。
  
      秦妈的习惯很诡异,明明外面什么都有,她却喜欢买一半,自己做一半。
  
      直到苏钰告辞离开,这桩案子也没查清楚。
  
      王子衿是赖在他们家了,秦泽女朋友的身份,秦妈和老爷子都知道了,就秦宝宝傻妞儿不知道,女朋友在男朋友家过年,完全没毛病。
  
      而且,趁机熟悉一下秦泽家的亲戚,很好。
  
      中午,父亲那边的亲戚来了,大姑一家,小姑一家,共六人。
  
      秦泽给王子衿介绍自己的亲戚,大姑和大姑父是公务员,在国企上班,大姑父混的还不错,是个小科长。夫妻俩都是金饭碗,在沪市有两套房。清秀的表妹叫张芸熙。
  
      小姑一家,小姑是中学老师,身为一名教师,她是合格的,但身为母亲,她无疑是失败的,至少在小姑夫眼里,妻子是个失败的母亲。小姑对儿子非常非常溺爱,造成了表弟江澄如今叛逆的性格。小姑夫是做生意的,一年大概能赚个两三百万。
  
      张芸熙笑着喊了一声:子衿姐姐。
  
      江澄就皮多了,挤眉弄眼:“这是表嫂吗?好漂亮的表嫂,恭喜表哥。”
  
      王子衿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语气:“待会表嫂给你红包。”
  
      “谢谢表嫂。”江澄大喊一声:“哎呦,表姐你削我头干嘛。”
  
      秦宝宝不给好脸色:“滚边去,挡我路了。”
  
      江澄委屈道:“可,可我后面没路啊。”
  
      秦宝宝抬起手,怒道:“你再顶嘴试试看。”
  
      江澄:“......”
  
      他很委屈的看一眼秦泽,江澄是可耻的颜值党,奉行以貌取人,从小就爱黏着秦宝宝,但被表姐各种捉弄和欺负,像只皮球,踢走又滚回来。
  
      表姐虐我千百遍,我待表姐如初恋。
  
      上初一的时候,兴匆匆的跑家里来,说要秦宝宝假装他女朋友,去学院溜一圈......被秦宝宝一顿揍。
  
      江澄指着秦泽,悲愤说:“为什么表姐给表哥扮女朋友,不给我扮?有女朋友的男生,在学校会很有面子的,表姐辣么漂亮。”
  
      被秦泽一顿揍。
  
      秦泽和秦宝宝都爱揍他,他头铁,不怕,思维模式迥异于八零后和九零后。
  
      表哥虐我千百遍,我待表哥如初恋。
  
      吃完中饭,秦泽溜到阳台抽烟,寒风呼啸。
  
      江澄偷偷溜过来,贼兮兮笑道:“表哥,给我一根呗。”
  
      秦泽递过去一根。
  
      他溜到窗台死角,点上烟,用力吸一口,剧烈咳嗽。
  
      “不会抽就别抽。”秦泽取笑他。
  
      “靠,一直觉得抽烟很帅气,但是太呛人了。”江澄抹了一把泪:“这个技能得学会,在妹子们面前装逼很有效果。”
  
      “事实上,百分之九十的女人讨厌烟味。”
  
      “表姐也讨厌?”
  
      “嗯。”
  
      “那我不抽了。”江澄把烟头踩灭,从窗户里丢出去。
  
      “听你妈说,前阵子你又离家出走,躲在自己姑姑家?”
  
      江澄咧嘴:“那是我爸老打我。”
  
      “你不就是欠揍吗。”
  
      江澄委屈道:“哥,不带你这样的。这都什么年代了,不流行打是亲骂是爱的教育方式,我又不是你。”
  
      秦泽一头皮削过去:“你再揭我伤疤试试?”
  
      江澄叹口气:“最近我爸常对我妈说一句话:大哥从小把阿泽打到大,瞧瞧,现在多出息。就因为你小时候太溺爱,所以儿子废掉了。”
  
      秦泽:“......”
  
      小姑夫被我爸带歪了,可怜的表弟。
  
      秦泽想了想,道:“你现在追求的东西,过个五年十年,回头再看,会发现自己很幼稚很可笑。当然,和你说这些,你未必懂。小时候老师父母,总教育我们,努力读书,否则以后会后悔,从来不当一回事,以后长大了,工作了,才知道什么叫做后悔。但都晚了,没经历的东西,别人很难灌输给你。所以表哥也懒得越俎代庖教育你。”
  
      “你想不想像我一样有出息?想的话,现在尽量多看点书,少玩点游戏,把分数抬一抬,对以后有好处。表哥以前上学的时候,总有辣鸡传播毒鸡汤:不读书也能当老板,不读书也能赚大钱!然后心安理得的喝酒抽烟,打架旷课。不知道你们现在还有没有人说这样的话。”
  
      江澄:“有的,经常听到。”
  
      “以后有人这么说,你就大耳刮子飞过去,误人子弟。草莽龙蛇的时代过去了,以后的社会,只会更加讲究积累和底蕴,少壮不努力,长大送快递。”秦泽道。
  
      “表哥,送快递的老有钱了,碰上双十一,月入好几万呢。”江澄道。
  
      秦泽:“......”
  
      这社会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送快递的月入过万,送外卖的月入过万。
  
      上头两位就算了,毕竟血汗钱。
  
      特么连地铁乞讨的都年入百万。
  
      就问你心塞不心塞。
  
      “你要换个思路。”秦泽道:“你看,我现在名下有两家公司,大把大把的钞票,什么兰博基尼啊,保时捷啊,迈巴赫啊,法拉利啊,只有我想不想买,没有我能不能买,你想,开着豪华跑车泡妹子,爽不爽?公司里有秘书等着你有事没事来一发,爽不爽?娱乐公司,一票的模特,身材超好,还有好多女艺人,统统都等着你临幸,你说爽不爽?你渴望钱吗?渴望热乎乎的**吗?只要你肯努力,肯读书,秘书会有的,跑车也会有的,所以啊骚年,以表哥为目标,奋斗吧!”
  
      江澄咽了咽口水:“表哥,你最好回头看一下。”
  
      秦泽:“......”
  
      “不看,滚!”秦泽义正言辞道:“刚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大过年的,热闹一下嘛。表哥虽然有两家公司,但一直洁身自好,外面那个妖艳jian货,我看都不看,理都不理。少年,人品要像表哥一样坚挺,知道吗。”
  
      “人品有多坚挺?”姐姐妩媚的笑声。
  
      “大概香蕉那样坚挺吧。”王子衿温婉的笑声。
  
      “姐,轻点,轻点,耳朵要掉了。哎呦,子衿姐你小拳头别捶我胸口,老痛了......”
  
      江澄默默看着表哥被拖进客厅,心想,我还是走自己的路,让表哥哭去吧。
  
      骗我的,都是骗我的,再也不相信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