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百六十九章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第三百六十九章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上章错别字较多,修改后本章说会消失,考虑到你们喜欢看本章说,我就不修改了,下次我会注意。X23US.COM更新最快另:三百三十六章不是消失了,是我章节名写错了,嘤嘤嘤!)
  
      相比女儿的雀跃,舅妈笑容浅浅,打趣道:“你做菜?行不行啊?别烧糊了,大过年的点外卖可不容易。”
  
      秦泽哈哈道:“让我来吧,我给外婆做点好吃的。”
  
      舅妈犹豫一下,点点头:“行,悦悦,你帮忙看着点。”
  
      许悦啄啄脑袋。
  
      舅妈把围裙交在他手上,离开厨房。
  
      许悦眨着明亮的眸子,看着表哥,一如儿时的眼神,亲近、喜欢,现在多一些其他情绪,比如崇拜!
  
      秦泽环顾厨房,发现食材不少,都是好菜。
  
      以舅妈省吃俭用的生活方式,可以想到,这绝对是败家子舅舅买的。
  
      舅舅这个人,缺点和优点都很明显,做为丈夫和父亲,他无疑是失败的,但身上的闪光点也有,比如在最落魄,最困苦的时候,低着头问亲戚四处借钱,也要让子女上学,再比如怎么也不肯让外婆住到秦泽家,当年秦妈是想把外婆接到家里住的,一方面出于孝道,另一方面也是想着帮弟弟分担压力。
  
      记得那年,最落魄时的舅舅,强撑着满不在乎说,哪有丈母娘住女婿家的,不然生我这儿子干嘛?
  
      秦泽当时看舅舅就像看煞笔,多年后回想起来,有点佩服。
  
      存在多年隔阂的表兄妹在厨房相顾无言,最后许悦低声道:“表哥,我来烧菜吧,你帮我洗菜。”
  
      秦泽摇摇头:“不用,我会做菜的。”
  
      许悦歪着头:“你小时候从来不进厨房。”
  
      秦泽笑道:“多少年前的事了,我现在不一样了。”
  
      许悦黯然的低头,是啊,十年,差不多十年了。
  
      “别愣着,帮我洗菜。表哥给你露一手。”秦泽拍拍她脑瓜,小时候的习惯,许悦皱了皱鼻子,出奇的没反抗。
  
      打燃煤气灶,热锅后,倒油,秦泽瞅一眼洗完菜兼切菜的女孩,刀工很利索,想来没少做菜,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又生活在大城市,会做菜,很不错了。
  
      “过年衣服没买?”秦泽问。
  
      “嗯!”许悦抿了抿唇,装作不在意的语气:“这么大人了,又不是孩子,不流行过年买新衣服。”
  
      “是没钱吧。”秦泽拆穿。
  
      许悦:“......”
  
      忽然感觉好委屈,表哥真坏。
  
      其实也不是没钱,买件衣服的钱总是有的,又不是八十年代,不过家里负债累累,有个不靠谱的父亲,自己和弟弟又要上学,光靠母亲撑着,蛮辛苦,她自己选择不要新衣服。
  
      陆陆续续烧了几盘菜,香气扑鼻。
  
      许悦咽了咽口水,趁着秦泽不注意,偷吃了一口,眯着长睫毛的眼睛,满脸幸福。
  
      “好吃吗?”
  
      “好吃!”许悦:“......”
  
      秦泽忽然想起一件事:“你那个,那个.....嗯,女高中生雯雯,她还有欺负你吗?”
  
      许悦摇头:“没有,陈清袁经常找我玩,把我当姐妹,现在学校里没人敢欺负我。”
  
      秦泽“哦”一声。
  
      许悦瞅瞅他,“表哥,陈清袁大概是喜欢你哦。”
  
      秦泽面不改色:“去掉大概。”
  
      许悦呲牙笑道:“变着法子在我这打探你的消息,还要我约你出来玩,就是不知道她自己为什么不敢约你。”
  
      秦泽叹口气,她还没放弃啊,有一个总想和他发生点什么的jk,想想,蛮得意,但更多是负担。
  
      感情的负担。
  
      “你爸今年不出去浪了?”秦泽道。
  
      “谁知道呢,”许悦撇撇嘴:“我知道他是躲家里来避债的,那天他在外面打电话,我偷听到了,说过完年就还钱,一定还钱。又不知道在外面欠了多少钱。”
  
      说着说着,她眼眶里就蓄满泪水,哽咽道:“他总是这样,以前和妈妈说,最穷不过讨饭,不死总会出头。”
  
      秦泽一愣,心想,舅舅莫不是网络鸡汤看多了,这句话满满既视感。
  
      “还说赚钱了,就让家里过上富裕的日子,他说他已经积攒很多经验了,距离成功只差一步之遥。”
  
      秦泽忍不住道:“这都是错觉,人生三大之首:我总能出头。”
  
      许悦:“.....”
  
      被他噎了一下。
  
      许悦道:“那至少他回家了,只要安安稳稳的找份工作,迟早会苦尽甘来,等我大学毕业,找到工作,也可以为妈妈分担压力。妈妈和他,再加上我一起工作,日子总会越过越好。”
  
      秦泽摆摆手:“不存在的,你爸什么德行,我十岁那年就看明白了,你十七岁了,还没看明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许悦愣愣望着他,眸子里的水雾越来越浓,忍了忍,没忍住,“哇”一声哭出来。
  
      手背抹着眼泪,可伤心了。
  
      “诶?好端端的哭什么。”秦泽一脸懵逼。
  
      “因为日子没法过了,”许悦哭道:“绝望!”
  
      “希望就在前方,不要绝望,”秦泽摸摸她脑袋,纳闷道:“都十来年了,现在才绝望?你反应神经如此绵长?”
  
      “哇~我不帮你洗菜了,我要找大姑。”许悦拍开他的手,边哭边往客厅走。
  
      刚走到门口,就被秦宝宝堵回来,秦宝宝茫然道:“你哭什么?”
  
      姐妹俩的打扮,差距甚大,秦宝宝精致的仿佛白天鹅,许悦则是灰姑娘。
  
      有句毒鸡汤怎么说来着:灰姑娘之所以被王子看上,因为她本来就长的漂亮。
  
      所以那些幻想自己是灰姑娘的姑娘,先照照镜子。没准你其实是丑小鸭,哦,丑小鸭都不算,人家至少是天鹅的基因。
  
      人生处处充满绝望。
  
      “表哥欺负我。”许悦哭诉道。
  
      秦泽懵逼,都不知道为什么,一头锅就甩在头上。
  
      “干什么你,欺负悦悦,信不信姐姐揍你。”秦宝宝也摸摸表妹的头。
  
      “我没欺负她啊,她自己想起什么伤心事了呗。”秦泽道:“你进来干嘛。”
  
      “有点饿了,进来找吃的。”秦宝宝看见桌上的美食,就把眼泪汪汪的表妹丢一边,抽出筷子,夹了几嘴,开心道:“好吃。”
  
      “别吃太多,给大家留点。”秦泽背对着门,不知道许悦没走,一边炒菜一边说道:“刚才悦悦说,舅舅回家来了,以后都不走了,然后她说,等她毕业找工作,舅舅也找工作,家里就有三份收入,日子会越过越好。”
  
      秦宝宝:“噗~”
  
      她笑道:“小姑娘想的好挺好,十来年了,舅舅啥德行,谁不知道。他亲妈,咱外婆都对他绝望了。哎,十七岁的花季,就是爱幻想。姐姐好羡慕。”
  
      “姐姐不用羡慕,悦悦十七,你十八。”秦泽吹捧。
  
      “那我岂不是要叫你哥哥?”秦宝宝嗔道。
  
      “不,我17.5岁。”秦泽不要脸道。
  
      姐弟俩正聊着,忽然听见一声呜咽声,扭头看去,许悦抹着眼泪,夺门而出。
  
      “她没走?”
  
      “呃,没注意,完犊子。”
  
      秦泽:“......”
  
      秦宝宝:“......”
  
      “对了,舅舅这件事儿,咱们要不要帮?”秦宝宝道。
  
      “帮,当然要帮,但不能无限制无条件的帮忙。”秦泽道。
  
      秦宝宝眼珠子一转:“要不你派人伪装一下,把他沉黄浦江去,快憋死的时候再捞出来,他下次保准老实。”
  
      秦泽想了想,轻声道:“姐,那是咱亲舅舅,过分了吧?还有,沉黄浦江这个梗,你哪学来的。”
  
      秦宝宝:“曼姐那里学来的,她的口头禅,真奇怪,老喜欢把人沉黄浦江。”
  
      秦泽心说,你也好不到哪里,真奇怪,老喜欢说我是蛆,还是黑心的蛆。
  
      “黑了心的蛆,快炒菜,发什么楞,我闻到焦味了。”
  
      “肥肉炸出油渣肉才好吃,你不懂。”
  
      客厅,许悦红着眼睛,站在家人面前。
  
      她老子瞅瞅她,没说话。外婆瞅瞅她,也没说话。她弟弟津津有味看电视。
  
      亲妈问道:“怎么了?”
  
      许悦委屈道:“表哥欺负我。”
  
      亲妈道:“哦。”
  
      舅舅道:“常事。”
  
      外婆笑道:“你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动不动就说表哥欺负你。”
  
      秦妈和老爷子:“呵呵。”
  
      许悦:“......”
  
      “那,那我生下来就是给表哥欺负的吗?”许悦委屈道。
  
      “嗯,要是搁在百年前,把你嫁给你表哥倒是不错。”亲爹嬉皮笑脸,“不过她和宝宝得天天打架。”
  
      “呸,就知道胡说八道。”秦妈怒道。
  
      “狗嘴吐不出象牙。”秦宝宝从厨房出来,听见这话,瞪一眼舅舅,她对舅舅向来没好脸色。
  
      敲门声响起来,砰砰砰,很激烈。
  
      许悦屁颠颠的开门,外面站着四五个男人,叼着烟,痞里痞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