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零一章 钥匙不见了

第五百零一章 钥匙不见了

    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
  
      各方面?
  
      情侣之间,还能是哪方面,肯定有啊,他和苏钰的事情,不就是对不起子衿姐嘛。
  
      尽管第一次属于喝酒误事......好像所有乱七八糟的剧情都是从喝酒误事开始的,但这不是借口,酒精能让人兴奋,可如果男女双方真的看不对眼,完全可以选择不误事。
  
      秦泽确实对不起王子衿,因为他对苏钰有好感。
  
      机智的子衿姐,终于察觉到什么了吗?
  
      这事儿吧,早晚要摊牌的,摊牌之后,情况怎么样秦泽说不准,但绝对不可能风平浪静,然后姐姐那边肯定会知道。
  
      于是仿佛多米诺骨牌效应,姐姐知道这件事后会是什么反应,可以预料,他要摊另一张更大的牌。
  
      他暂时还没想好怎么摊牌,龙傲天能轻松解决的事,对咸鱼泽来说可能是灭顶之灾。
  
      世界上最不能原谅的事:
  
      吕布:我的吊,缠在哪里。
  
      貂蝉:子龙哥哥。
  
      想想就觉得悲伤。
  
      ......
  
      “子衿姐,你呢?”秦泽道。
  
      王子衿一愣,看他。
  
      “你有对不起我的地方吗。”
  
      “......”
  
      本该问心无愧的王子衿,突然就慌了一下,慌的秦泽心凉。
  
      “没有。”王子衿嗔道:“什么意思啊,你不相信我吗。”
  
      秦泽笑着摇头:“相信的。”
  
      王子衿不追究,她把目光投向电视。
  
      她和秦泽的这段感情,王子衿的确有一个心虚的事儿,你能相信吗,我同意做秦泽的女朋友,主要原因是为了秦宝宝。
  
      很早以前,王子衿就察觉到闺蜜对弟弟的依赖和喜欢,似乎超过了姐姐的范畴。
  
      弟控嘛,也不算什么大事,掰回来就好了。
  
      怎么掰?谈心肯定不行,这事儿说出来很尴尬,不适合开门见山的谈。
  
      如果秦泽有一个女朋友.......大概就能解决了。
  
      王子衿当时真的这么想的。
  
      当然,她喜欢秦泽,这个是肯定的,不然她不可能答应做秦泽的女朋友。
  
      喜欢到什么程度?
  
      喜欢到如果秦泽不喜欢她,她会很难过。
  
      可不管怎么样,王子衿觉得这份喜欢掺杂了别的东西,不够纯粹。
  
      所以她心虚。
  
      慢慢的,感情在发酵,在升温,越来越喜欢他,越来越离不开他。
  
      时间走到九点半,王子衿起身,揉了揉坐酸疼的屁股蛋:“我要睡觉了,你呢?”
  
      “我晚上帮姐姐刷一刷专辑,然后观望成绩。”秦泽道。
  
      王子衿略感失望。
  
      秦宝宝还没回来,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广告拍的不顺利,可能要晚点。
  
      天赐良机啊,他们可劲儿亲热都没事,没有碍眼的电灯泡。
  
      但小赤佬选择性智障,真特么让人捉急。
  
      十点,洗漱后,王子衿盘腿坐在床上,身前放着赵铁柱寄来的“欢乐加成buff”。
  
      这根香蕉用起来真的没问题吗?小疙瘩不会痛吗?
  
      王子衿拿起来,按下开关,香蕉的头部化身皮皮鳝,扭啊扭。
  
      她在拿起tiao蛋,按下开关,嗡嗡的震起来。
  
      好厉害的样子。
  
      真是久仰大名啊,盒子里的东西,王子衿都在网上看过,只是一直无缘实体,现在见到了,感觉.....还挺有趣。
  
      没觉得有多害羞,又不是改革开放前的时代,动不动就脸红害羞,太假了。
  
      她在认真思考自己会使用这些东西的可能性,听铁柱说,阿泽似乎很中意这些东西。那将来......肯定会用吧?
  
      幻想一下,王子衿白皙的脸上,终于出现红晕。
  
      果然,还是没法接受这些物品,感觉会被玩坏,太羞耻了。
  
      盒子里最正常的东西,应该就是仿真手铐了。
  
      如果是这个,王子衿倒是可以为爱情牺牲一下。
  
      她拿起手铐,把盒子盖回去,充满好奇的把玩着仿真手铐。
  
      尽管出身在官宦世家,手铐这种东西,还是第一次见到。
  
      电视上咔咔一下,就能把犯人给锁了。
  
      双手拧到背后,然后手铐打一下手腕,会自动拷上去......
  
      王子衿尝试了一遍,很轻易的就把自己拷住看,赤着脚丫下床,跑到衣柜边照镜子,镜中,她双手负背,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睡衣,如果把睡衣拉下来露出肩膀,再把头发弄乱点,会更有诱惑力,小赤佬肯定难以抵挡姐姐的魅力。
  
      哈哈哈。
  
      王子衿脚步轻盈而欢快,回到床边,转身,吃力的掀开盖子,再转过来,看看钥匙在哪里。
  
      这种束缚很不方便,但只是找钥匙的话,完全没问题,难不倒她。王子衿找啊找,找啊找,比小蝌蚪找妈妈还认真努力,可她连汗都找出来了,却没发现钥匙。
  
      钥匙呢?
  
      钥匙哪里去了?
  
      刚才的轻盈和愉悦瞬间消失,王子衿急的满头大汗。
  
      特么真没钥匙,不会是商家忘记放进去了吧,赵铁柱哪里买的,差评,一定要给差评。
  
      王子衿急了,扑倒在床上,用下巴点亮手机,点了几下才成功,可恨没有秦宝宝那可以戳死人的下巴。然后再用鼻尖吃力的输入密码,整个过程花费了她将近十分钟。
  
      哎呦,老娘的腰都要断了。
  
      拨通赵铁柱电话,对面接通后,王子衿低吼道:“赵铁柱,日你!”
  
      “子衿姐,你头上真的绿了?”赵铁柱沉声道。
  
      王子衿很少这样爆粗口,显然是受了什么打击吧。
  
      “钥匙钥匙......”王子衿一叠声的问:“钥匙哪里去了。”
  
      “什么钥匙?”
  
      “手铐的钥匙。”
  
      “不在盒子里吗?”
  
      “见鬼,盒子里根本没有好不好。”
  
      赵铁柱沉默了几秒:“你等会,我找找。”
  
      大概五分钟后,赵铁柱尴尬道:“那个,那个......钥匙被我落家里了,就一小东西,没注意。”
  
      王子衿:“.......”
  
      钥匙真的在赵铁柱那边,彻底断绝了王子衿心存的一丝侥幸。
  
      非常绝望的一件事,好比你出门没带钥匙,而且,你是一个人住。
  
      赵铁柱心虚道:“要不给您邮过来?”
  
      王子衿怒道:“怎么邮,从京城到沪市,就算你用顺封也得两三天吧,你要不折个纸飞机把钥匙放里面,让它飞过来得了。好你个赵铁柱,又特么坑我一次。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这是二十年份的仇恨啊,好味道。”
  
      想不到我王子衿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竟然中了你赵铁柱的奸计。
  
      赵铁柱道:“你别急,别急,要不找下物业,让人给你钳断。”
  
      王子衿:“我丢不起那个人。”
  
      赵铁柱:“那你让秦泽帮你掰断。”
  
      王子衿:“你手撕鬼子看多了吧。”
  
      赵铁柱:“不是啊,他连骨瓷杯都能捏碎,试试嘛。”
  
      王子衿:“我该怎么解释这些东西.......”
  
      赵铁柱:“这个问题吧,和当年老师问我诗人怀着怎样的思想感情一样回答就可以了。”
  
      王子衿:“说清楚点。”
  
      赵铁柱:“瞎几把扯呗。”
  
      王子衿结束通话,考虑到自己一直端庄优雅的形象,怎么都下不了决心找秦泽。
  
      秦泽要是问这些东西是什么,端庄优雅,大方得体的子衿姐该怎么回答?
  
      秦泽:子衿姐,这根是什么东西啊。
  
      端庄子衿姐:擀面杖。
  
      秦泽:那怎么有小疙瘩呀,哎呦,还会动。
  
      端庄子衿姐:电动擀面杖。
  
      王子衿脑补那个画面,浑身打了个哆嗦,她.....想尿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