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零六章 男儿膝下有黄金

第五百零六章 男儿膝下有黄金


      大事不妙了!
  
      秦泽打了个激灵,困意使脑子麻木,现在全醒了。
  
      其实手铐能掰断的,他一看铝制的,心里就有数了。为什么骗子衿姐说自己掰不断当然是为了吃豆腐啊,昨晚可把他给爽的,子衿姐像只洋娃娃似的被他搂在怀里,想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
  
      现在全暴露了。
  
      子衿姐昨晚吃了大苦头,一腔怒火和怨气正没处宣泄了,自己冷不丁就撞枪口上。
  
      秦泽心里慌的一批。
  
      “宿主,叫你皮!”系统幸灾乐祸的声音。
  
      “咱们怎么说也是有共同利益的,你不会提示我一下?”秦泽道:“另外,负面情绪是什么东西。”
  
      “哦,某个挂逼系统的招牌特色。”
  
      “什么系统。”
  
      “不想说,让我想起了不堪回首的往事。”
  
      “”
  
      我还懒得问,反正这lyi逼以前天天被系统怼,不稀奇。
  
      王子衿坐在床上,低头看了看成为废料的手铐,再看看秦泽,眼里布满阴云。
  
      “我肯定掰不断啊”、“这个我也没办法”、“无能为力”
  
      没记错的话,昨晚小赤佬是这么回复她的。
  
      没看错的话,刚刚确实是小赤佬徒手拧断了锁链和掰折了手铐。
  
      f
  
      回忆起昨晚的折磨,以及此刻火烧火燎的疼痛,丹田里就感觉有洪荒之力在。
  
      我把你当男朋友,你却坑我?
  
      用一句歌词形容王子衿此时的心态:别问最爱我的人,伤我有多深,现实总是太残忍。
  
      秦泽察觉到了王子衿眼中翻涌的洪荒之力,套用最近火的一段台词,他说的台词:当时那把剑离我的喉咙只有零点零一公分,但是在下一秒,那把剑的女主人会把我剁成咸鱼肉沫。
  
      “哎呀呀,原来我力气这么大啊,竟然能徒手裂钢铁,难以置信,难以置信。子衿姐你震惊不震惊。”秦泽施展他如火纯情的演技。
  
      但现在就算神级演技都救不了他了。
  
      王子衿:“我觉得智商受到了严重的侮辱。”
  
      秦泽:“”
  
      怎么办,药丸!
  
      秦泽:“这个真是误会,我自己都没想到会这样,要是知道自己能捏碎这玩意,我肯定不舍得让子衿姐受这么大的苦。”
  
      王子衿:“明人不装暗逼。”
  
      秦泽叹了口气,低头:“对不起,我错了。”
  
      王子衿深吸一口气:“故意的对吗?”
  
      秦泽点头。
  
      在子衿姐面前,还是别皮了,乖乖承认,会死的好看些。
  
      “所以说你对我还是很有意见的。”
  
      “没有没有。”
  
      “没有意见你就这么坑我的?”王子衿幽幽道:“阿泽,你这样会失去我的。”
  
      秦泽:“”
  
      好吧,真男人就要敢作敢当。
  
      “子衿姐,我错了,就算你叫我跪键盘,我也没有二话。”秦泽以退为进。
  
      王子衿摸了摸下巴,微微颔首:“这个主意不错。”
  
      秦泽:“???”
  
      “你等我一下。”王子衿掀被子下床,出门,片刻后,拎着一个键盘回房间。
  
      秦泽一脸懵逼,还真让我跪键盘啊,我只是随便说说的啊。
  
      王子衿把键盘丢床边,淡淡道:“你跪吧,我昨晚手酸疼的要死,你也尝尝滋味,跪完咱们就翻篇,姐姐很大方的,不会为了这点小事斤斤计较。”
  
      秦泽正色道:“我不跪!”
  
      以前没女朋友时,常常在到一群被女朋友和老婆训的比二哈还听话的男人,抱怨老婆让他们跪键盘,扣他们零花钱。
  
      秦泽就呵呵了,那种软骨头怎么配做男人,简直给天下男同志丢脸。夫纲不正,怎么当一家之主?
  
      像我海泽王这样的男人,一个唾沫一个钉子,说不跪就不跪。
  
      男儿膝下有黄金啊,而且,仅仅是子衿姐面前都硬气不起来,怎么统御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王子衿眯着眼:“不跪?”
  
      秦泽大声道:“不跪,子衿姐,我是男人,男人的尊严是不可侵犯的,你别看我像咸鱼,其实我海泽王,我一点也不咸。”
  
      无声的交锋后
  
      王子衿:
  
      秦泽:_ ̄●
  
      我这不是怂,恰恰相反,是男人的责任和气概。
  
      做错要承认,挨打要立正。
  
      男儿膝下有黄金黄金又不值钱,我可以买十几吨好嘛。
  
      王子衿满意道:“乖,我先睡觉,什么时候睡醒,什么时候结束。”
  
      从子衿姐的语气里,他听出了满满的怨念。
  
      仔细想想,子衿姐脾气已经很好了,相处这么久,似乎从来没见她发怒耍脾气过,昨晚想必一定苦吧,还要被男朋友坑。
  
      再用一句歌词形容: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四季如春,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大雪纷飞。(修改版)
  
      秦宝宝九点醒来,在被窝里七扭八扭的伸懒腰,咿咿呀呀。
  
      一张薄薄的被子,她只盖了肚皮,玲珑白嫩的脚丫,修长的小腿露在外面。
  
      她拿起手机看时间,九点了,按照往常,这会儿应该出发去公司的路上。但昨晚睡的迟了,好像熬到一点左右才睡。
  
      小赤佬竟然没来喊她起床。
  
      秦宝宝在手机上登陆app,查看她和徐娇的专辑销量情况。
  
      从昨晚到现在,徐娇卖了近十三万张。
  
      她也有十二万张。
  
      有点失望。
  
      秦泽说的话有道理,来日方长,但在乐坛一直遥遥领先的她心里不太舒服。
  
      好在秦宝宝心大,向来没心没肺,转头就把这事儿丢一边。
  
      她在床上深吸一口气,嘿呀一声,两条大长腿翘起,柔韧的腰肢发力,打算来一个漂亮的鲤鱼打挺起身。
  
      但没成功!
  
      嘿呀了几次,小赤佬能轻易做到的事,她发现对自己来说太难了。
  
      “没道理啊,为什么我起不来?姿势不对吗?”
  
      秦宝宝挠着脑袋,踩着小凉拖,啪嗒啪嗒的出了房间。
  
      她开门到秦泽的房间,没看到小赤佬,床铺整理的整整齐齐。
  
      厕所里传来哗哗的水声,秦宝宝关上门,进大浴室一看,王子衿正刷牙。
  
      “你刚起?”她瞅了几眼王子衿,穿着睡衣,头发凌乱,刚睡醒的样子:“没去跑步啊,瞧你这黑眼圈哦。”
  
      “昨晚失眠了。”王子衿淡定道。
  
      “阿泽呢?”
  
      “出去买早饭。”
  
      正说着,秦泽就回来了,手里提着三人份的早餐,一瘸一拐的样子。
  
      餐桌上,秦宝宝叼着小笼包,见弟弟时不时揉膝盖,纳闷道:“你怎么了。”
  
      秦泽干笑:“抽筋了,抽筋了。”
  
      说着,偷偷瞄一眼王子衿。
  
      秦泽人生中第一次跪键盘,不算久,就特么跪了三个小时。途中休息了半小时,王子衿八点半醒的。
  
      秦宝宝腾出一只手,揉了揉他膝盖:“疼吗?”
  
      秦泽抽了口凉气:“疼疼”
  
      姐姐奇怪道:“好端端的抽筋了?”
  
      秦泽:“可能是缺钙吧。”
  
      王子衿淡定的吃早饭,有点心疼,刚刚看他一瘸一拐的出门买早餐,心里就后悔了,小赤佬什么时候这么耿直,不知道偷工减料的吗,还真跪倒她醒啊。
  
      “阿泽,徐娇的销量比我还好诶。”秦宝宝道:“不知道能不能日销破纪录。”
  
      秦宝宝的上一张专辑,从凌晨上架到次日九点,销量是十一万。
  
      这一次是十二万,不过徐娇的十三万,徐娇创了一个半日销售的新高。
  
      但半日销量不算在记录里,除非日销能破纪录,秦宝宝的日销记录是二十三万张。
  
      “你们俩都有可能破纪录,日销记录而已,花了百来万就能刷新了。”秦泽分析道:“皇朝既然想为徐娇造势,这点钱还是会出的。但要刷下去,就得几百万了。不太可能,毕竟这样一来,他们能不能赚钱还两说,没准得亏损。”
  
      “那我们要不要卖新闻揭穿他们?”
  
      “肯定要啊,但时机没到,过几天吧。”
  
      “那你今天我和去天方吧。”
  
      “今天我得去宝泽。”
  
      “我不管我不管。”
  
      “好吧。”
  
      王子衿幽幽道:“好几天没来紫晶了吧。”
  
      秦泽头皮发麻。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