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觅仙路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元婴之殇

第三百八十一章 元婴之殇



    “既然不是冲着本城来的,那我等未必需要逃窜。、.、”夏娃修士率先说出了自己的看法:“首先,妖兽的目标很可能不是寒孤城,我等也许只是杞人忧天。万一真是冲着我等而来,就算现在立刻动身,那些凡人也已经撤之不及。”

    “其次,寒孤城已经是苍风草原上人类最大的据点之一,要逃,也只能逃到数百万里外的其他大城。而我们走后,这里的凡人和低阶修士,恐怕就要尽数葬身于妖兽口中。”

    “第三,我们城中有传送阵,万一真的遇到了如此大的兽群围城,也可以尽早传送离开,现在也不必惊慌。”

    这一番话,似乎稳定了众人不少情绪,中年人听了也是频频点头。

    中年人随即说道:“龚某的意思也是如此,此时不如静观其变,同时加派人手,扩大本城的岗哨范围,一旦有兽群围城的迹象,再做安排不迟。此外,我等恐怕也要加紧炼制符兽、法阵,巩固城墙,以周全备战,不知诸位意见如何?”

    “如此甚好,不过城中那远距离的传送法阵,有好些年没有动用过了吧,城主最好也妥善检查一下,并安排jīng锐rì夜严密看守,也好让我等不必担心。”结丹中期的jīng瘦青年,显然是非常在意逃生的后路,出言提醒道。

    “秦道友的提议非常好!”立刻有人赞同道。

    中年人也含笑点头,说道:“自当如此,龚某会安排妥当,让各位道友不必为此担心。简道友,你的修为最高,不知有何见解,提点”我等?”最后一句话却是问向了傀儡。

    傀儡呵呵一笑,说道:“老夫也认为静观其变是上策。”

    “如此甚好道友修为极高,不知是否愿意留在本城中驻守一段时间,当然,遇到巨大危险时,道友可以随时离去而道友留守本城的时间内,本城所有的寒云丹都留给道友,如何?”中年人神sè一动,忽然开口拉拢对方。

    “这个,坐镇一下还无所谓,如果琐事太多,老夫就免了!”傀,儡眉头一皱,若有所思的说道。

    “呵呵这是当然!琐事也无需劳烦道友的。既然有道友助阵,我等就更为安全了!”中年人〖兴〗奋的说道。

    听闻有结丹后期修士坐镇,其他几人也担心稍减,这之后,赵地便暗中指挥傀儡,与这些修士交易了一番。

    寒云丹自然是全部收购,某些特别有兴趣的典籍、材料,也一一收下。

    而傀儡拿出的丹药、法宝、材料同样也引起了极大的兴趣。

    至于那高阶符兽的炼制方法,起初夏姓修士还不愿意换出,但在傀,儡拿出了十几颗丹药和一柄威力不俗的小尺法宝后,后者最终还是选择了交易。

    毕竟,拥有高阶符兽炼制术的修士,苍风草原可不止他一位,纵然他自认为有独到心得但愿意拿出如此高价来交易的,错过了此次,恐怕就再也没有能二次了。

    就这样,赵地在寒孤城中驻扎下来,布置子一个小型的洞府每rì服用寒云丹,打坐静养,恢复的速度快了不少。

    而百变傀儡所化的老者,则频频在修仙坊市中出手大量的收购某几种妖元大陆特有的材料。

    静养之余,赵地也开始试验那符兽的炼制之术。

    符兽的炼制,与傀儡炼制相比,简单不少。对于原本就jīng通炼器和符篆的赵地而言,不太费力的就领悟了炼气期符兽的炼制术。

    当下他弄来一大批低阶材料,亲自动手炼制,在失败数次后,就成功炼制出了第一只符兽,此后,他的成功率越来越高,质量也越来越jīng良。

    不多久,他就开始炼制筑基期符兽,虽然难度和成本都增加了很多,但是对赵地而言,却影响不大,不出一年,赵地就轻易的掌握熟练了筑基期符兽的炼制方法。

    至于结丹期的符兽,自然需要用到更高阶的材料。这点也难不倒赵地。

    但是,炼制时,必须要用到的金丹真火,却一时无法做到。

    他现在灵力被禁锢了绝大部分,无法调动丹田元婴真火来炼器,而百变傀儡只是实力相当于元婴期修士,却没有元婴、金丹这种东西,也无法产生类似的真火。

    幽兰幽若,虽然有yīn丹,但是却是yīn火,只能用来炼制冥器冥宝,不适合炼制符兽。

    一时没有办法炼制结丹期符兽,赵地索xìng就将其放置一旁,专心参悟混元真火的淬炼之术。

    如今,五行灵焰齐聚,等到他身体恢复之后,就可以进入通天塔内,开始闭关,将五行灵焰融合炼化,生成威力更高的混元真火。

    这项炼火之术,十分复杂,与混元诀息息相关,必须是修炼混元诀的五灵根修士,才可以掌握使用。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赵地在大量寒云丹的辅助下,气血恢复的很快。他的灵力禁锢,也一天天的减弱。

    面这段时间内,寒孤城一直风平浪静,除了偶尔有数十只低阶妖兽闯入寒孤城周围千里之内、尚未引起波澜就被消灭之外,并没有遭遇到大规模的兽群攻击。

    这期间,甚至也有个别不开眼的修尖,暗中打上了傀儡所扮老者的主意,在傀儡不经意间展露出深不可测的实力后,再也没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六年之后,赵地终于完全恢复过来,傀儡所扮的老者立刻对外宣布闭关。

    鬼奴在洞府内布下了严密的阵法,然后与赵地一起进入了通天塔中,洞府之内,只留几只结丹期傀儡守护。

    赵地进入通天塔后,数年未见的冰风蛟感应到了,立即飞上前来,与赵地亲昵了一番。自出生时认主、并一直在赵地的呵护下成长,对冰风蛟而言,赵地才是真正的主人与亲人。

    此前赵地还略为担忧,冰风蛟是否会怀念龙宫的生活,冰风蛟对其的依附,让赵地仅有的一丝担心也打消了。

    赵地在灵眼之泉边的静室中,闭rì养神了数rì,感觉周身灵力充沛之极,且运用自如、毫无阻滞之感,于是便小心翼翼的取出一只蓝sè玉瓶,打开之后,瓶中飞出一拳头大小似液似火的蓝sè光团,正是那弱水流焰。

    赵地脸上紫气一闪,喷出一口混元神光,将蓝焰团团包裹其中。

    然后他神sè异常严肃的双手一搓,两道紫光飞出,击在弱水流焰之中,牵引出一丝蓝焰,一齐飞入赵地的口中。

    此时,赵地的丹田之内,那一寸多大的紫sè婴儿,正掐指端坐着,神sè同样凝重之极的口吐紫火,将一丝蓝焰包裹其中,缓缓的炼化着。

    半月后,紫婴终于将这丝蓝焰炼化完毕,赵地袖袍轻轻一抖,一阵清风拂过,他脸上的汗珠便不翼而飞了。

    赵地如法炮制的再牵出一丝蓝焰,继续吞入腹中,以元婴之身将其缓缓炼化。

    此时,寒孤城的几名结丹期修士,正在某处洞府内霉谈。

    寒孤城城主龚姓修士、结丹中期的jīng瘦青年、善于炼器的夏姓修士,赫然都在其中,而每一人的神情,都十分凝重。

    “城主的意思是,这姓简的老头这次闭关,对我等是个极大的祸患?”夏姓修士心中一凛,顿时想到了传说中一些极其可怕的事情。

    中年人轻叹一声,皱眉说道:“不错!想必各位都听说过故老相传的一些传闻,这片大陆,广阔之极,苍风草原只不过是沧海一粟,但是却没有一名元婴期人类修士的存在!”,“传说中,这是因为,高阶的化形妖兽,不允许威胁到他们的元婴期修士出现在这片大陆之上。多少万年来,一旦某处冒出一名元婴期修士,就会立即遭到化形妖兽的铲除!”,“古往今来,总有个别资质机缘极佳的修士,成功的突破瓶颈,引发凝婴天象,顺利凝结元婴。但是往往不出数年,就会突然失踪。”

    jīng瘦青年此时也跟着长叹一口,悠悠的说道:“城主所言不虚。其实在数千年前,我们苍风草原,也出现了一名奇才,悄悄的修炼到元婴期境界,神通极大,并且聚集了苍风草原大半的高阶修士,将所在的城池防守的密不透风。”

    “然而,一百多年后,那一处爆发了极其可怕的兽cháo,据说妖兽数量超过十万,甚至有好几只化形妖兽出现,那座大城在数rì之间,就被彻底攻破、毁灭,而那名元婴期修士也当场陌落,连元婴都无法幸免”,“那一战,许多典籍都有些许记载,苍风草原的高阶人类修士在那一战中几乎损失殆尽,数千年过去了,如今仍然没有恢复到当初的盛况,连许多绝学都就此失传!”

    “传闻中,元婴期修士的出现,对我等不是幸事,反而是一场灾难!城主,你说该怎么办?”,中年人豁然站起,双眉一竖,说道:“如果那姓简的老头,真的是在闭关冲击元婴大道。我等就趁其在紧要关头,联手冲入洞府之中,将其灭杀,以免招来更大的祸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