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民调局异闻录 > 第16章 鬼脸 2

  路标!我反应过来了。这次没敢惊动老王,我自己先试了试。回想刚才的动作,把手放在墙上,脸稍微贴得近一点。果然,一个人脸泛着绿光又出现在我的脸前,“王队。”
  老王回头看着我,一脸的不耐烦,“又怎么了?”
  “没事。”他还是看不见,我努力笑了一下,“就是问问您找着暗门了没有。”
  “废话!你不会自己看吗?找着了还能在这儿瞎转悠?”
  “那您辛苦了。”
  “有毛病吧你?”
  人脸还是只有我能看见,八成“他”就是开门的机关了,不过这个门得怎么开呢?嗯?“他”的眼睛和脸上的其他部位有点不一样,脸是绿的,眼睛却是空洞洞,虽然眼眶下有两道血痕,但看起来还是显得不太合拍。
  我犹豫了一下,一咬牙,伸出两根手指对准人脸的眼睛插了下去。我的手指没有任何阻挡,顺着人脸的眼窝直接伸进了墙内。光滑如玻璃一般的墙体在我手指的位置起了一片涟漪,就像平静的湖面投进了两颗石子,荡起层层波浪。
  我操,这还算是墙吗?我急忙将手指拔了出来。在手指出墙体的一刹那,那面墙开始缓缓向下沉。我反应不算慢,第一时间找了个掩体隐藏了起来,枪口对着墙对面的方向。
  老王一弯腰,蹿到了我身边,“你怎么弄的?”
  “你以为是我弄的?”我一脸的无辜相,“我还纳闷呢,突然整面墙都下沉了,还以为是你们干的。”
  “真的?”老王一脸狐疑。
  我转移了话题,“别那么多话了,小心墙那边吧。”
  那面墙终于完全落下,里面并没有我想象的成箱成箱的毒品和正在交易的莫特、胖子等人。看着眼前的景象,我们七个人愣住了。
  刘京生说了一句:“他姥姥的,这是什么鬼地方。”
  我喃喃道:“地狱。”
  墙的里面是一座大殿,正前方是个水池,一池子黑褐色的液体散发着腥臭的气味在缓缓流动。大殿中央堆放着用人头搭建的高塔。墙壁上描绘着几乎是人世间所有的极刑:有扒皮抽筋的,有千刀万剐的,还有五马分尸的……大殿的尽头并排坐着两具干尸,和刚才看见的不同,这两具干尸倒是全须全影,零件齐全。身上穿裹着白色的长袍,两具干尸做着相同的动作,双手向天,好像在向苍天祈求什么。大殿周围摆放着几十个长明灯,长明灯已经被人点着,绿色的火苗上下窜动,看得人心惊肉跳。
  当时的场面静悄悄的,静得我都能听见自己的心怦怦直跳。过了半分多钟,老王先说话了:“这儿八成是个古墓,和我们没关系,以后留给考古的研究吧。别傻站着了,干活吧,看看目标人物从哪儿走的。”说完第一个走进了大殿,我们随后也进了大殿,四处检查有没有莫特他们留下的蛛丝马迹。
  从脚踏进大殿的那一刻起,我就感觉有双眼睛在暗处盯着我,距离那两具干尸越近,这感觉越强烈。奶奶的,八成是被那东西盯上了,上次差点被水鬼附身后,三叔带我回家见了那个秃老道,老道士教给了我应急的办法。要是再遇到类似的情况,第一时间要装作没事人一样,千万不要惊慌失措,更不要给出你能看见他的信号。然后找个男人扎堆的地方待着(借阳气抵挡阴魂),最后一招,是骂大街,什么难听骂什么,祖宗奶奶叉叉点点的全带上,鬼怕恶人,有时候这招最管用。
  我快走几步到了老王的身后,周围是宋春雷、刘京生他们。清了一下嗓音,我开骂道:“骂了个逼的!这帮毒贩子上辈子造孽,这辈子缺德!吃人饭不拉人屎的玩意儿。要是我抓住了那几个毒贩子,老子就亲手把他们的肚子豁开,把他们的肠子掏出来,套在他们的脖子上这么一绞。奶奶个熊的!这不算完,还得把他们的头砍下来,就照张云伟旁边的人头塔样子,也搭个人头塔……”
  “沈辣!你吓唬我有意思吗?”张云伟站在人头塔前,正准备硬着头皮沿人头塔转一圈,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刚跨了第一步就听见肠子、砍头、人头塔什么的。当时腿肚子就有点转筋,把跨出去的那半步收了回来。对我大声叫道。
  “沈辣,你抽什么疯!你还能把他们骂出来?再打草惊蛇……”老王的话刚说了一半,就听见大殿的尽头先是一阵枪响,紧接着“嘭”的一声,一面墙体倒塌,七八个人灰头土脸地从倒塌的窟窿里跑了出来
  “鬼!有鬼!有鬼!”跑在最前面的正是做无间道的胖子,差他一个身位的是我们找了半天的莫特,后面乱七八糟地跟着几个马仔。我第一个念头是:真是被我骂出来的?
  “站那儿别动,你们被包围了,谁动就打死谁!”我们举起枪口,做好了开枪的准备。没想到,这群毒贩子出奇地配合,莫特扔了手中的枪,先是主动跑过来,伸出双手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说:“抓我吧,只要能带我出去,怎么样都行!”边说边向身后的窟窿看去,他手下的马仔也都被缴了械,戴上了手铐,蹲在地上。
  胖子踅摸了一圈,找着了军衔最高的老王,冲着他说:“我是……”老王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你是谁,辛苦你了。”胖子并不领情,几乎吼叫道:“别瞎客气了,快点离开这儿。这儿他妈有鬼!”
  胖子话音刚落,脸色就变了,手指着大殿出口的方向哆嗦着。老王回头一看,原本已经落下的墙又重新升回了原样。
  胖子反应过来,冲到莫特身边,揪住他的领子问:“还有别的路吗?”
  “出不去了,都要死在这儿了。”莫特脸色死灰,瘫坐在地上。
  虽然不知道刚才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能感到事情的严重性。我跑到墙体边上,按照进来的方法试了一次,没用。那个人脸就是不出来,看来出去还要想别的办法。
  “里面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少了四个人?”老王查点了人数,跑出来的只有七个人。“都是这个王八蛋!藏毒藏哪儿不好,非得藏在这个鬼地方!”胖子指着莫特的鼻子大骂后说出了原委。
  莫特多年前就想在中缅边界的位置上找个能储存毒品的山洞当仓库,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不是山洞的位置太明显,就是距离太远,要不就是山洞的体积太小,存不了多少货。
  五年前,一次机缘巧合,莫特救了一个不慎跌落山崖的苗人。作为答谢,苗人康复之后带他到了这里。第一次进来时莫特吓得心惊胆寒,不过马上就对山洞产生了兴趣。这简直就是藏毒的最佳地点!瀑布里的山洞千百年都没有被人发现。如果有人误打误撞进来了,也会被沿路的无头干尸吓个半死,就算有胆大的,没有法门也进不了大殿。教了如何进大殿的法门之后,那个苗人又对莫特千叮万嘱,大殿的人头塔和干尸千万不能乱动,否则会引来恶鬼索命。
  得了这个宝地的莫特开始疯狂存货,准备干一票大的就金盆洗手。没想到存货存了五年都没事,一开始出货就倒了大霉。按照苗人教的,莫特没敢动山洞里的干尸,就算是用于藏毒的大殿暗室里的干尸,他都没有碰过。
  几个月前,胖子装作买家得到了莫特的信任,胖子诈称要一次买断莫特的存货,前提是亲自到藏毒地点验货。莫特正求之不得有这样的大买家,做完这笔买卖自己就可以到加勒比海买个小岛享受后半生了。头脑一发热,就把胖子带到了这里。
  一路上还算顺利,除了胖子偶尔发发“有钱人”的牢骚,骂骂闲街之外,也没遇到什么情况,直到他们进了藏毒的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