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大明少皇 > 第二十三章 各有惊喜

第二十三章 各有惊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西夷馆一间普通而隐秘的会客室内,朱由校与伽利略等人进行了第二次会面。他也趁这个时间,把汤若望和伽利略这两个历史名人细细打量了一番。
  汤若望一头金发约莫三十岁,留着一把典型的日耳曼人大络腮胡,都窜到耳垂了,看着就让人觉得扎手。虽然胡子太多,不容易看清脸上表情。但直挺的鼻梁和近乎垂直的瘦削脸颊,已经表明这个看似懦弱的家伙,根本就是一颗煮不烂捶不扁的铜豌豆。
  伽利略满头红发大约六十岁上下,明亮的眼神中闪烁着智慧之光。深深的皱纹布满了他硕大的额头与眼角,记录着这位学者沧桑的岁月。他没有典型意大利人如古罗马雕塑般的容貌,但精心修剪的漂亮山羊胡,倒是带给人爱琴海的浪漫气息。
  而地中海美女利维亚,五官轮廓分明,粟色头发与小麦色皮肤的搭配可谓相得益彰,充满着少女健康而青春的活力。那件略显修身的蓬蓬裙,将她火爆的身材衬托的更加凹凸有致。再加上火红的双唇迷人的电眼…嗯,看来欧洲人早熟是有传统的…
  信王作为一个极致的民族主义者,向来对于西夷没有好感。没等到朱由校问话,他便急急说道:“吾皇以诚待之,乌尔邦奈何如此?汝等视我大明如飞禽走兽,可恣意把玩乎?岂不闻上邦天国,亦有雷霆之怒!!”
  汤若望眨了眨眼睛迷惑地看着信王,又看了看朱由校:虽然我已经在很努力地学习汉话,但咱用白话交流行不?可这话只能在心里想,万万不能说出来。他熟知明朝官场规矩,上官提问千万别说自己不懂,否则上官会更加愤怒。此时装作聆听状最好…
  伽利略虽然不懂中文,但看到信王脸色不善,也猜到了此事大大不妙。他正绞尽脑汁,思考着应对之法,没想到脾气直爽的利维亚,牵着裙摆优雅地行了个标准的下蹲礼,说道:
  “亲爱的明皇,我们远渡大洋,为了科学和交流而来,并不是作为罪犯被流放的。当然,您与教皇之间有什么协议,我们并不知情也不想知道。作为学者,更不想参与其中。我们只想尽快完成自己的使命,然后回国。”本姑娘教皇都见过无数次,这点场面,小意思…
  汤若望心里松了口气,这话可以翻译,于是原原本本地把利维亚的话复述了一遍。朱由校正想说话,信王却气得满脸通红,手指发抖地指着利维亚道:“你…你…怎可如此不知羞耻,这亲…的,是你能对吾皇说的?来人啊,拖出去,斩了!!!”
  ……………………………………………………………………………………………..
  猛如虎把双脚乱踢的信王抱了出去,利维亚也被父亲低声训斥了一番。朱由校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安静了一会儿,缓缓道:“这么着,朕就直话直说了。朕当初与教皇乌尔邦八世商定,以流放的名义将诸位请到大明来。为的就是让各位,以后能安心在大明生活与研究。
  朕尊敬每一个为科学真理献身的人,并愿意提供,最宽松的环境和最充裕的资金,去协助他们完成梦想。但是,朕从来没有说过,会帮助教皇对抗东正教与新教,朕更没有兴趣参与你们的内部纠纷,此事不容商议。接下来商量一下,你们流放期间的待遇问题。”
  听完汤若望的翻译后,利维亚不解地小声问着父亲:“明皇既然如此开明,为何不直接邀请我们来明朝,非要采取流放这种方式呢?明皇的愤怒没有道理啊。而且,没有教皇的判决书,他怎能如此粗鲁蛮横的就将我们定罪?”
  伽利略轻叹一声:“亲爱的利维亚,这是在明朝,皇帝说一不二。还有,你可能忘了一件事,我也是现在才想明白。你说,欧罗巴大陆上正发生着什么大事?”
  利维亚想了想立刻捂住嘴巴,颤声说道:“父亲,您是说,战争?”
  伽利略点点头,眼神中充满了灰暗的色彩:“是啊,欧罗巴的新教、东正教和天主教,为了各自利益,划分成哈布斯堡王国与反哈布斯堡王国两大阵营,已经在德意志打成一团。教皇支持哈布斯堡国王,而汤若望想拯救德意志。而我们,只是协议的筹码而已。”
  利维亚摸了摸脸颊,她是个聪明的女子,却从来没有想过政治上的事。如今听父亲这么一说,她感到越来越糊涂。不过有一点她非常确定,她相信父亲也一定明白。明皇与教皇之间,必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这种拿学者做挡箭牌的事,在欧罗巴早就不新鲜了…
  …………………………………………………………………………………….
  朱由校正在和汤若望就翻译问题进行交流,伽利略瞅了眼继续低声说道:“明皇很聪明,他知道,如果直接从教皇那里邀请我们来到明朝,难免给人以明朝支持哈布斯堡国王的印象。这对于他的国家以后在欧罗巴开展交流十分不利,甚至会带来极大的阻碍。
  但是用流放的形式就不一样。他并没有支持任何一方,只是用接收囚犯来表明与欧罗巴交好的愿望。因为天主教可以流放囚犯去明朝,那么新教、东正教都可以。但明皇为何会挑选我们,而不是那些王公贵族进行流放,我到现在都还不明白,这有点不符合常理。
  在欧罗巴陷入全面战争之际,明皇选择了相对稳妥的方式来表达善意,我虽然不能接受这种表达善意的方式,但可以理解明皇的难处。可惜,教皇还是沉不住气,把这个消息散布了出去。他希望借此为本方助威,却没有考虑到明皇的感受。明皇的愤怒确实有理由。”
  利维亚皱着眉头,咬了咬盈润的嘴唇道:“父亲,这就是说,明皇本来只是想和欧罗巴进行正常交流,并不想介入战争之中。但乌尔邦那个蠢货,却想借此把明朝拖下水,作为哈布斯堡国王的后援。明皇因此被彻底激怒,害得我们真正成为了被流放之人。”
  伽利略尴尬地点点头道:“亲爱的利维亚,虽然你说的很正确,但教皇乌尔邦是我的好友,你不能用‘蠢货’这样粗鲁的字眼来形容他,教皇应该也有他的考虑和难处。”
  利维亚气呼呼地说:“哼,谚语常说,心眼小的人,通常舌头都比较大。我看,明皇就是太傻太天真,居然会相信教皇这个贪财吝啬鬼说的大话。教廷自身难保,那有能力和明朝进行什么交流。为了得到好处,教皇把你们当货物给卖了!!他们也就只会欺负父亲这样的人…”
  伽利略:“…”(满头瀑布汗:不要用‘卖’这个词好不好,我们是学者,是来交流的…)
  父女俩不知道,这批欧洲学者工匠,是朱由校用《死海古卷》交换而来。并且存心用这本古卷继续挑拨欧洲内乱,整个欧洲打得支离破碎倒退一百年最好。当然,如果基督教和***世界,因为这本古卷,再次发生什么十字军东征一类的大混战,朱由校会很开心…
  (远在欧罗巴的教皇,此时打了个喷嚏,看向了遥远的东方:等收到《死海古卷》的详细地址和部分残本,正式的流放文书也可以交给明皇了。不知明皇对于本皇安排的小插曲,是否满意?想得到好处又想置身事外,生意不是这么做滴…
  至于欧罗巴,打吧,就这么打下去吧,越混乱越好。世间若无黑暗横行,愚人怎会期待光明到来。本皇的理想,可不只是打赢这么一场战争,本皇还需要强大的外力。主啊,欧罗巴应该恢复到一个教皇一个皇帝,那个光荣、辉煌而骄傲的时代!!!)
  …………………………………………………………………………………………
  朱由校当然是愤怒的,但不是针对教皇,而是对自己的思虑不周。因为当初的疏忽,自己并没有要求教皇将流放判决书一起带过来,而是等着拿《死海古卷》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他相信教皇没有理由拒绝,谁会为了几个本就被定罪之人,而得罪一个东方超级帝国呢?
  可朱由校却忘了,彼时的欧洲人,属于典型的认理(拳头)不认人思维。有了教皇的流放判决书在手,这批人能轻易的为自己所用。可如果没有,这帮人是否能真心效力,就要打个大大的问号。这件事上教皇有了充足的可操作空间不说,自己还吃了闷亏只能背黑锅…
  现在的明朝,没有人比朱由校更清楚,欧洲人的思维与做事方式。盎格鲁撒克逊人,这个看似用规则定义一切行为的种族。其狡猾的心思和欺骗的手段,历经数千年战火与发展的磨砺,早已炉火纯青。即便是当今的华夏,许多人也被骗得晕头转向。
  欧洲人确实讲信用,前提是你的拳头比他大;欧洲人确实做事认真,前提是你也能做得足够好;欧洲人实诚?看看某些人利用这种心理,编造的青岛德国良心下水道,忽悠了多少人;欧洲人喜欢帮助弱者?被残酷的灭族的原住民,表示有话要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