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逆转重生1990 > 1043 教父 下

  虽然宋志超一直都认为泰国本土人不管男女长得都有些磕碜---那些男女明星除外,但眼前这位苏格瓦拉,却是泰国男人中难得一见的大帅哥。
  当然,这个帅哥岁数大了点,差不多三十七八岁,应该叫帅叔才对。
  虽然颜同说宋志超这人平易近人,平时也不喜欢收取礼品什么的,但苏格瓦拉来的时候还是带了很名贵的翡翠玉镯。
  这翡翠玉镯都是缅甸翡翠手工做成,一共是三支,每一支都晶莹剔透,水头十足,一看就是上好的老坑料。
  宋志超对珠宝玉器没什么研究,旁边颜同却是经营珠宝生意的,一看这三支翡翠玉镯,就知道价值不菲,看起来这个苏格瓦拉也是下了血本。
  宋志超邀请苏格瓦拉进屋,然后让女佣阿春去准备茶水。
  这边,颜同早已不请自坐地找了座位坐下,苏格瓦拉却没敢坐,模样很矜持地站着。
  要知道,这个苏瓦格拉可是曼谷最有权势的大人物之一,不管是家产,还是势力都极其庞大,可以说在曼谷乃至商界和政界都叱咤风云。
  而此刻,如此牛叉的一个人物站在宋志超面前,却和孩子差不多,姿态拘谨,恭敬。
  宋志超嘱咐完阿春,回头就见苏格瓦拉还站在原地,就忙招呼他坐下,说把这里当成是自己家就成,不要拘谨。
  苏格瓦拉这才嗯了一声,找位子坐下,坐下之后,也不敢主动做声,而是看向颜同。
  颜同明白是什么意思,当即就笑着对宋志超说:“苏格瓦拉先生也算是我的朋友了,最近他正准备为人民服务,竞选曼谷市长一职,并且在当地呼声很高。”
  “哪里哪里,这些都是曼谷人民对我的抬爱,”苏格瓦拉神情谨慎,语气谦虚地说,见宋志超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又忙说:“主要是我想为曼谷人民办点事情,尽我最大的力量为他们谋福利,所以还希望华商集团能够帮我一把……”
  宋志超点点头。
  苏格瓦拉见此,心里就有些忐忑---别人不知道,他苏格瓦拉却很清楚,眼前这个年轻人拥有多么不可思议的力量,如果自己真想成功,在这次市长竞选上拔得头筹,就必须要求助于他。
  甚至于,苏格瓦拉相信,只要宋志超肯点头,那么自己就绝对稳赢。
  气氛稍显有些沉默,这时候阿春把茶水端了上来。
  颜同接过茶水闻了一下,赞道:“极品冻顶乌龙对不对?”扭头又对苏格瓦拉说:“这种上好茶叶可是花钱也买不到的!想不到今天我会有这样的口福。”
  泰国人又有几个懂得饮茶?
  苏格瓦拉平时也是喝咖啡,此刻见颜同如此称赞,也忙端起茶杯见样学样地嗅了嗅,大声称赞道:“果然是上好的乌龙茶,多谢宋先生款待!”说完还美滋滋地又饮了一口。
  宋志超笑而不语。
  等到两人放下茶杯,宋志超这才对苏格瓦拉开口说道:“你的事情我已经明白了,我们会帮助你的。”
  苏格瓦拉激动起来,差点从座位上站起身子,“多谢宋先生---看起来这次我是来对了。”
  接下来,宋志超又简单询问了一下苏格瓦拉的一些基本情况,这才对颜同使个眼色。
  颜同就笑着起身,对苏格瓦拉说:“我们在这里也耽搁很久了,我倒有些想念你上次请我去做的泰式按摩---没办法,这身老骨头动不动就腰酸背疼的,怎么样,你请客?”
  苏格瓦拉哪会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忙起身朝宋志超告辞。
  颜同则对宋志超说:“那种地方我们就不邀请你过去了,都是一些老家伙,你还年轻经得起折腾---另外,替我给素素捎句话,有空让她回家食饭,不要来了曼谷就躲着我。”
  苏格瓦拉在旁边不明白他们说些什么,不过他很有眼色,知道两人估计在说什么悄悄话,于是就主动先离开了别墅,在外面候着。
  宋志超见苏格瓦拉离开,这才笑着对颜同说:“刚才那壶可不是什么极品冻顶乌龙,只不过是平常茶水而已。”
  颜同就笑了:“你也看到的啦,我说那是乌龙茶就是乌龙茶,那个苏格瓦拉很听话的---就算刚才我说那杯是咖啡,估计他也会跟着说是咖啡。”
  宋志超笑了,“没错,我们要的就是听话之人。”
  颜同就呵呵一笑,对宋志超说:“总之,我这把老骨头准备全交给你,帮你在泰国打天下。以后啊,这曼谷,清迈,还有芭提雅搞不好都是你们宋家的。当然,我这样做也存有私心,因为未来说不定这些东西还要交到我乖外孙手里头,你说是不是?”
  宋志超:“……”
  颜同这老不休越说越离谱了。
  “算我怕了你!请吧,颜爷!”宋志超赶紧把颜同请出门。
  颜同哈哈大笑,扭头冲别墅二楼喊了一声:“闺女,我走了!”
  宋志超:“……”
  第一次觉得尴尬。
  ……
  好不容易等到颜同他们离开,颜素素这才从二楼下来。
  看她脸蛋,还红彤彤的,不用说,颜同最后那一声吼,真的很刺激,让她羞臊的不能行。
  “宋先生,你好犀利呀,连曼谷这样的大人物都来求你,让我忍不住想到了那部美国电影《教父》。”颜素素语带戏谑地对宋志超说。
  宋志超正在看苏格瓦拉送来的那三支玉镯子,嘴上对颜素素说道:“《教父》那是电影,我是做正经生意的,怎么能一样?”
  “切,怎么不一样?看看,有求必应,还不都收取人家东西。”说着话,颜素素的美眸就看向那三支翡翠玉镯,立马,她的眼睛就移不开了。
  宋志超见此只是笑了笑,女人对于珠宝向来都没有免疫力的,尤其那些美女更是如此。
  “怎么,喜欢吗?送你一支。”宋志超。
  “切,我才不要呢!”颜素素嘴里说着,手却不由自主地摸了上去,左挑右挑,挑了半天才选了其中一支。
  也真得难为她,本来为了讨宋志超欢心,苏格瓦拉拿来送礼的这三支翡翠玉珠都是缅甸翡翠中的极品---三支几乎都是成色最好,水头最足的宝贝,在档次上来讲根本就分不出上下。
  颜素素看着晶莹剔透,翠色欲滴的翡翠镯子,忍不住戴在自己手腕上---翠色的玉镯搭配美丽的皓腕,立马相互辉映,变得更加令人动容。
  “很漂亮的,送给你了。”
  这次颜素素没有拒绝,只是拿眼瞥了宋志超一下,说:“那剩下的两支呢?”
  宋志超莞尔,“你不要贪心不足好不好?再说,女人戴玉镯都是戴一支的。”
  颜素素就嘟着嘴:“你是不是准备送给别的女人?”不等宋志超回答,就又接着说:“我就知道,这么漂亮的玉镯当然要送给自己最心爱的人啦。”
  宋志超耸耸肩,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颜素素却突然凑过来,依偎进宋志超怀里,模样有些自责道:“对不起啊,我总是忍不住吃醋---你原谅我,千万不要生气。”
  宋志超用手刮了一下她鼻尖:“明白就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那不如这样,大不了今天中午我不跟你去了,让你自由自在地去私会那个曼谷大学的小狐狸。”颜素素眨巴眼睛,仰着下巴望着宋志超,可怜巴巴地说。
  这分明是在试探,宋志超可不上当。
  “你还是跟我去吧,留你在家我不放心。”
  “是吗?为什么不放心?”颜素素高兴地问。
  “我怕你偷这辆支镯子。”
  颜素素:“……”
  愣了一秒,“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