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 > 第九百一十三章 两个废物!

第九百一十三章 两个废物!

    再三确认带土离开后,日向镜的脸色沉了下来,心中泛起了疑惑:“距离晓组织上次的行动,才过了几个月而已,为什么这么快又有行动了?不应该呀,难道是我上次露出什么破绽了?”
  
      以晓组织对神组织忌惮的程度,按理说,长门应该继续选择蛰伏才对。
  
      日向镜甚至推测晓组织这次会销声匿迹个几年,直到察觉一尾根本没有复活的迹象,猜测一尾人柱力还活着的可能后,才会再次有所行动。
  
      却没料到带土竟突然找上门来,而且听其口气,似乎晓组织近期就有行动。
  
      仔细梳理了一下上次与长门交手的全过程,反复确认自己没有留下什么纰漏后,困惑的日向镜突然灵光一闪,意识到了什么。
  
      “呃,该不会是我把戏做过了头,激起了长门拼死一战的决心吧?”
  
      正所谓‘过犹不及’,日向镜上次顺着日向青木的思路,把神组织栽给月亮上的大筒木一族,这在无形之中给了晓组织,也给了长门巨大的压力。
  
      毕竟‘大筒木’这个姓氏,本身就是一种压力!
  
      当意识到敌人是‘六道仙人’的同族后,哪怕是自诩神灵的长门,估计也有些心虚了。
  
      再加上历来的争斗中,晓组织都没能在神组织手中讨到什么便宜,长门更是数次败在了神组织‘阎罗’的手里。
  
      这一点点不断积累的压力,很可能就是促使长门决定先发制人,主动挑起大战的诱因。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是我自己弄巧成拙了!”顿了顿,日向镜暗忖道:“看来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本以为有一尾复活这个缓冲点,自己还有几年的时间可以从容的冲击‘血继网罗’,随便培养培养鸣人和佐助。
  
      现在看来,晓组织是没打算等一尾复活了,而这么一来,留给日向镜准备的时间就不多了,至少没有之前想象的那么宽裕了。
  
      来到了二楼的书房,日向镜翻开了办公桌上的一卷卷轴。
  
      哒哒哒...
  
      一边翻看着卷轴,日向镜一边用手指轻击着桌面,脸上露出了思索的神情。
  
      这卷轴是几天前卡卡西派人送来的,里面的内容,是岩隐村的三代土影大野木向木叶一方提出的一个建议。
  
      岩隐村建议召开一次五大忍村联合的中忍考试,通过这场中忍选拔,一方面挑选出五大忍村新生代的优秀人才,一方面巩固五大忍村目前的合作关系。
  
      因为随着晓组织威胁的加剧,五大忍村间的合作也越来越紧密了。
  
      相互间甚至都开始了情报共享,所以用举办中忍考试的方式,进一步巩固这种合作关系,的确是一招妙棋。
  
      原时空中,木叶也是广邀盟友,参加自己村子的中忍考试,以这种方式来巩固盟友之间的关系,并通过自身优秀的下忍,向盟友展现自身的强大。至于大蛇丸利用中忍考试的机会发动了‘木叶崩溃计划’,那纯粹是砂隐太蠢,被大蛇丸忽悠了。
  
      但对岩隐的这个提议,日向镜本人并不怎么上心。
  
      因为中忍考试这种事情又麻烦,又没什么好处,本身就忙得不可开交的他,根本没有心思主办这种大型活动。
  
      可今天带土的突然现身,令他意识到不论是他的‘血继网罗计划’,还是培养鸣人,佐助的计划,统统都要加速了!
  
      “办一场中忍考试,或许也不是什么坏事!”
  
      想到这儿,日向镜停止了敲击桌面,并从随身的储物卷轴中取出了雷遁克隆体,脑中猛地产生了一个念头。
  
      他的这具雷遁克隆体,还需要一些战斗来磨合,正好可以借着中忍考试的机会,酣畅淋漓的打几场,完成克隆体与灵魂契合这一步的要求。
  
      同时,对鸣人和佐助的培养也要加速了。
  
      特别是佐助,当下正处在人生的关键点上,能不能尽快的觉醒万花筒写轮眼,很可能直接关系到他的未来。
  
      而既然鸣人没能刺激佐助觉醒万花筒写轮眼,那赶时间的日向镜不介意亲自出手,赐予佐助一次刻骨铭心的败北!
  
      ………
  
      从日向镜家中出来后,带土没有停留,一路穿梭朝着宇智波族赶去了。
  
      此时他面具下的脸上,仍残留着一丝丝同情。
  
      在此之前,当得知在忍校连自己都打不过的日向镜,被选为村子的五代火影后,他的心中涌出了一股极为复杂的情绪。
  
      尽管他并不承认那是嫉妒!
  
      而刚刚确认神组织和卡卡西,同时向日向镜这位火影隐瞒了日向青木的死讯后,他又居高临下的对日向镜产生了同情,给了日向镜一个‘可怜虫’的评价。
  
      不多久,宇智波族地就进入了带土的视野。
  
      宇智波族地中。
  
      止水和真一全都一身木叶警务部队的打扮,走在族地的长街之上。
  
      真一左右瞧了瞧,然后小声的问道:“止水,你说今天佐助拿到了‘同期第一’,是不是老板玩脱了啊?不是说要给佐助一场失败,刺激他觉醒万花筒的吗?”
  
      “这怎么可能呢!”止水摇了摇头,说道:“前辈故意让鸣人和宁次在佐助之前进行较量,就是想考验一下佐助,看他能不能通过观战来吸收败者的教训,调整战术,所以佐助拿到‘同期第一’明显也在前辈的计划之中!”
  
      “也对哦!”
  
      真一想了想,似乎也是这个道理。
  
      突然,真一猛地回头,望向了远处的一个阴影,眉头皱了起来。
  
      止水见状问道:“怎么了?”
  
      真一仍盯着远处的阴影处,喃喃道:“我刚才好像感觉到了什么!”
  
      循着真一的视线望了过去,止水说道:“那儿什么也没有呀!”
  
      “或许是我感知错了吧!”
  
      因为感知能力远超常人,真一总能时不时感知到一些稀奇古怪的自然现象,所以像刚才那样猛地察觉到什么的事情,在他身上是时常发生的。
  
      待止水和真一消失在族地的长街上,阴影中才显露出了带土的虚影。
  
      望着两人离去的方向,带土撇了撇嘴:“上次的反叛,竟然被神组织的‘炎魔’轻轻松松就镇压了,真是两个废物!”
  
      .............
  
      第二更奉上,求推荐票,月票!另外感谢昨天打赏的同学们,谢谢大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