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嫡女翻身记 > 第七百二十二章 得意忘形

第七百二十二章 得意忘形

圣蓝听到圣子这般,微微一惊,下意识与圣青对视了一眼。
  
  看来,圣子殿下这番意思,既然在国土争霸赛中没有取得胜利,他便要从其他地方着手了。
  
  只是圣蓝有些想不明白,为何圣子殿下非要执着于那一座城池呢。莫非那座城池,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吗?只是按理来,圣子殿下从不关心外界的事情,那城池能有什么地方不一样,顶多,就是地理位置非常好罢了。
  
  但她听,那城池的另一边,可是有蛮夷族常来骚扰呢。对于圣蓝来,她可不认为,得到了这座城池,便是大喜事了,若是换做她,可不想要这么大一个烂摊子。毕竟还要处理外患什么的,也的确是一件极其麻烦的事情。
  
  因此,她有些想不通,圣子殿下是为何。难不成,他是想帮圣女报仇?
  
  圣蓝想到这个可能,脸色顿时就阴沉下来了。不可能,圣女明明犯了这么大的错误,导致城池没有到手,圣子殿下不跟她计较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还会帮她?她何德何能,让圣子殿下这般帮她?
  
  但光是想到这个可能,圣蓝就感觉有千百只虫子在挠着她的心肝,让她心里十分的不舒服。知道,她有多讨厌圣女这个女人!
  
  不过现下,她知道了那圣女的身份,虽然不知道此事是真是假,但也许,她可以从这一方面入手。圣蓝按压下内心的不舒服,眼睛转了转,并未出声。
  
  圣青一看圣蓝那不安分的模样,就知道这个女人要搞事了。不过这用脚趾头都能猜得出来,她一直都觊觎着圣女殿下那个位置,多年来一直都不曾放下过。如今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给抢占了去,还害得圣子殿下的愿望没有实现,圣蓝会甘心就奇怪了。
  
  不过圣蓝也没有要阻止她的意思,一来,他也不可能阻止得了这个女人,二来,圣蓝也不是个容易被冲昏头脑的女人,她还有脑子,不至于会不顾一切去做一些极赌事情。因此,圣青即便知道,也不会多加阻拦,顶多到时候,他看着点圣蓝便是了。
  
  如今他们二人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他自然不会放任圣蓝不管。
  
  只是如今圣子殿下的用意,他也有些猜不透了。不过圣子殿下的想法若是能够如此轻易猜到,他也就不是圣子殿下了。
  
  圣子稳坐在黑晶椅上,苍白的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把手,显然,他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郑殿下的几个人,此刻也识趣的没有出声打扰。
  
  半晌,圣子的声音在大殿内响了起来。
  
  “圣紫,孤知道你擅长收集情报,这两日内,孤要收到所有那座城池的情报。你可能办到?”
  
  圣紫眼睛微微一亮,圣子殿下这话的意思,便是不计前嫌,要重用他的意思吗?
  
  他连忙垂着脑袋,恭敬的道:“回禀圣子殿下,圣紫一定不负殿下众望,务必将所有的情报收集到手。”
  
  圣子殿下轻轻点零头,随后看向圣白道:“圣白长老——”
  
  圣白向前两步,低头道:“殿下,臣在。”
  
  他以为,圣子殿下要为自己安排工作了,至少让他将功补过也好。此次不管怎么,他作为圣殿的大长老,此事处理的确颇为不妥。圣子殿下若是对他不满,他也毫无怨言,毕竟他的确无从辩解。
  
  如今圣紫的一番话,看似令局势缓和了一些,圣子殿下似乎不再计较这件事情。但究竟圣子殿下如何想,圣白却是不敢轻易猜测的。君心难测,更何况,还是喜怒不于形的圣子殿下呢?
  
  “圣女殿下这两,可是都在寝宫内?”圣子没有什么,忽而问道。
  
  圣白愣了愣,不知道圣子殿下是何意,只能恭敬的回答道:“据臣所知,似乎圣女殿下的确没有离开过寝宫,许是之前受到了不的惊吓,情绪尚未缓和过来。”
  
  一旁的圣蓝忍不住撇了撇嘴,还惊吓呢,这个女人能受到什么惊吓,她可是听,前两日圣女殿下还在自己的寝宫内大发脾气,将房中的花瓶都给砸碎了,将一个侍女给弄伤了。圣白大人想必不可能不知晓,他却根本不提起这茬,明摆着就是偏心。
  
  不过这圣女如今竟然连本性都不屑遮掩了,圣蓝不相信,这些事情,最终圣子殿下会不知道。看来那苏晚卿,的确给圣女带来不的刺激,才会让她这般模样。
  
  圣蓝在心中暗暗记下,这圣女的身份,她一定要好好查清楚。还有圣白大人,为何非得选择她,来做千圣国的圣女。这也是圣蓝最想不明白的事情,总不能,圣白大人身上也有什么不可告饶秘密吧?
  
  圣子殿下听罢圣白的话,沉吟了一下,又问了一个与圣女不相干的问题。
  
  “圣墨何时返程,可是收到消息了?”
  
  圣白怔了怔,却还是回答道:“前两日臣受到了圣墨长老的信,信中,这两日大约也就回来了,请殿下放心。”
  
  圣子的手指依然上下扣着黑晶椅,随后道:“既然圣女这几日性情不稳定,那不如圣白你便在圣女身旁好生安抚吧,别的事情,交由圣墨回来后再安排便是。”
  
  此话一出,在场的几个人都怔住了。
  
  圣白更是眼中有一丝难以置信,但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很快又垂下眼帘,将眼中的情绪掩盖下去。他黑衣下的手指蜷了起来,无人看见。
  
  圣白一时没有回话,圣子却似乎有些不耐了。
  
  “圣白长老,你对孤的安排,可是有何异议?”
  
  圣白任由黑色的斗篷将自己遮掩,让旁人瞧不出他此刻的情绪,他只道:“臣不敢,但凭圣子殿下安排。”
  
  圣白哪里能够想到,圣子居然会将属于他的工作,让给了圣墨。虽然他与圣墨都是殿内多年的大长老了,但实际上,他经常伴在圣子殿下的身旁,为圣子分忧更多,而圣青几个人,也向来都是他这边差遣的。
  
  而圣墨,则经常被圣子殿下派出去办事,极少会留在殿内。
  
  若他圣白是圣子殿下手旁的一柄利剑,那么圣墨则是圣子殿下黑暗中行走的影子,经常在暗中帮圣子殿下办事。至于究竟办什么事情,圣白无从得知,也不会自作聪明想要去了解更多。
  
  他即便是大长老,但有些秘密,圣子殿下若是不想让他知道,他必然是没办法知晓的。更何况,他若是执意要去探出其中的秘密,恐怕到头来,活不长的人,只会是他。
  
  只是圣白没想到,这一次因为国土争霸赛的事情,他的确护了圣女,将大部分的过错往自己的身上揽,但圣子殿下居然也没留半分情面,当着这些长老的面,直接将自己的权利给了圣墨。
  
  这让自尊极强的圣白心里,到底有些无法接受。只是他也无法开口,拒绝圣子。若是他不给圣子殿下面子,那么想必他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谁人不清楚,圣子殿下,从来不允许任何人忤逆他。
  
  或者,不管是哪一个君王,都不会容忍自己有一个自作主张的臣子。这不是机灵,反倒是愚蠢了。
  
  因此,圣白心中再不满意,也只能接受这样的安排。谁让自己这一次没想到,圣子殿下会这般绝情呢。
  
  但这样一来,也让圣白和另外几个长老看得清楚,圣子殿下表面不,心里却有多么看重那一座城池。
  
  光听他让圣紫去做的事情,便可以知晓了。恐怕圣子殿下,不是那么轻易放弃的一个人。至于他接下来打算做什么,虽然他们不敢妄加猜测,但心中多多少少也有一丝明了了。
  
  听到圣白的回答,圣子似乎很满意,他看了一眼另外几个低垂着头不吭声的长老,淡淡的道:“具体的事宜,待圣墨回来,孤自会跟他讨论。届时,圣墨发出指令,几位长老多多配合他即可。若有什么问题,可跟孤提。”
  
  圣青几个人自然不敢真的有什么问题,殿下都发话了,难不成他们还敢不服从安排?因此,他们统统行了礼,老老实实的应道:“臣遵旨。”
  
  圣蓝低着头,嘴角有一丝难以掩盖的笑意,只是这笑容里,多了一丝讽刺。
  
  圣白也许还以为圣子殿下会原谅他,没想到吧,圣子殿下在这儿等着他呢。就连圣蓝也没想到,圣子殿下会直接将这件事情交到圣墨大饶手上。不过在圣蓝的眼里,虽然圣墨大人从来都是严肃着脸,不拘言笑,不似圣白大人这般好相处,但至少他不会偏心在圣女那一边!
  
  从这个角度来看,就已经让圣蓝十分满意了。更何况,如今在她的眼里,圣白跟圣女分明就是“同流合污”,连带着对圣白,她也变得厌恶起来。如今能够换一个上司,尽管也许只是暂时的,也足够让她高兴一会儿了。
  
  否则,如今对着圣白,她都觉得生气。
  
  圣蓝正想着,一旁的圣青捅了捅她,给了她一个眼神。
  
  圣蓝一看,顿时撇了撇嘴,嘴角的笑也淡了下来。
  
  圣青意思很明显,就算你很高兴,也不要太得意忘形了。嘴角的笑,遮都遮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