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的老婆是大BOSS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死伤惨重

第二百五十七章 死伤惨重

    感受到两个直勾勾的眼神,方冷只好僵硬地露出个笑容,道:“你们好哇……”
  
      【lv 91 苏白】
  
      【lv 93 苏红】
  
      方冷眼里看到的信息很全,但此处便略过不表了,苏酥的两个手下都是九十级以上的,这个就强的有些过分了。
  
      苏红和苏白没有看方冷太久,苏红很快就低头道:“遵命。”
  
      苏白倒是想说些什么,却被苏红拉了一下,没能开口。
  
      很快,苏红和苏白便离开了,方冷也就回房间去休息了,苏酥并没有打扰他,只是道:“你歇一会我再带你去看看涂山吧,不要到处乱跑,你的圣贤之身,在妖族之地发挥不了用处,反倒会成为你的限制,没有我保护的话,你会很危险。”
  
      方冷:“……”
  
      我感觉你更危险啊……
  
      但是,方冷也只能说:“知道了。”
  
      苏酥这才放心离开,但等苏酥一走,方冷就坐不住了,自己一身好东西,都被苏酥拿走了,但是,那些都是身外之物,只要王者之剑和长虹剑还在,方冷就有战斗力,虽然妖族的圣人境似乎有些多,但问题不大,偷跑是必须要偷跑的,不可能留下来给你做夫君。
  
      而且,刚才偷听到的信息也很重要,雷州怕是在沦陷的边缘了,而苏酥说的指令,似乎也有深意。
  
      的确,妖族的实力,似乎比人族强太多了,但为何没有长驱直入呢?
  
      似乎他们总是在等待着什么,从刚才的对话可以听出来,妖族是保留了实力的,似乎,是苏酥不让?
  
      这场人妖之战,里面还隐藏着什么东西,是受限于系统规则还是如何?
  
      方冷一时半会也猜不透。
  
      房间里面的布置很简单,一桌一椅,一张床,床上铺着柔软的毯子,不知是何种动物的毛。
  
      桌上只有一个竹简,上面的文字,也有些年代感了,似乎是甲骨文,方冷也看不懂,就随手丢下了。
  
      躺在床上,方冷才觉得这毯子的味道有点熟悉,似乎,跟苏酥的一样……
  
      她该不会拿自己的毛给他做毯子吧……
  
      方冷想想都觉得怪怪的,房间里面布置太简单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方冷一眼就看完了,又等了一会,自己状态都回满了,才拿出神笔,准备用一个隐身术。
  
      【系统提示:你处于妖族境内,受妖族气运压制,文气无法使用】
  
      方冷顿时一脸的身无可恋,没有隐身术,他怎么出去……
  
      他瘫在床上,宛如一只失去梦想的咸鱼。
  
      躺着躺着,他就睡着了。
  
      一直默默观察他的苏酥这才安心下来,又吩咐道:“苏三,看好树屋里的人,如果他要出去,你也别阻拦,暗中保护他便可,我要闭关三日。”
  
      “是。”
  
      一名侍女领命退下,便在树屋外藏了起来,苏酥则是进了一个树洞之中,苏酥进去之后,树洞便闭合了。
  
      方冷这一觉倒是睡得很香甜,别人的日子,都没有他这么安逸。
  
      此时的雷州,一片肃然,城门上,挂着一只蛟龙的头,而守城的大将军刑战,自从大战之后,便一直静坐在城墙上,一身杀气,让人不敢靠近。
  
      这事儿,还得从两军交战说起。
  
      雷州守军和妖族的大军,一直都是试探性的进攻,但昨日,两族大军都像是疯了一般,打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面,刑战鸣金收兵,也无人理会,这时候,她才发现,战场上的士兵似乎都被什么迷失了心智,只知道战斗,不知道撤退,刑战惊怒之下,也只能率众杀敌,妖族统领虎大力与刑战交战,被刑战斩落首级。
  
      妖族大军原本应该溃败才对,大将都死了,如何能战?
  
      可所有的妖族军队,仿佛都悍不畏死,主将死了,依然继续战斗,拼命地战斗。
  
      人族的军队数量上本来就少,个体的战斗力也不如妖族,这样一来,就算有刑战带头冲锋,面对一群妖族,也是死伤惨重,终于,刑战带兵将所有妖族都击杀了,但回头看时,自己的部下,也悉数阵亡。
  
      刑战成了个光杆将军。
  
      “为什么会这样……”
  
      刑战握紧了拳头,他知道有人在暗中动手脚,可是,他不会破解,只想着自己杀光了妖族军队,神威军士兵的性命便能保全了,可是,他们还是阵亡在战场上。
  
      战死,对士兵而言,太正常不过了,参军的时候,他们便没有想过可以活着回去。这一战,他们也打出了让人震撼的战绩,歼灭了数倍的敌军,可是,比起战功,刑战更在乎士兵的性命,这些人,都是跟他混的,没能将他们活着带回去,刑战有何面目,去见他们的父母?
  
      战场遍地横尸,血流成河,只有刑战一人一牛。
  
      正当刑战悲伤难以自持时,有三个人出现了。
  
      他们便是御龙尊者,百鬼道人和神医鬼手。
  
      这一出好戏,就是他们策划的,御龙尊者布阵,神医鬼手下药,现在就到了百鬼道人招魂的时候了。
  
      已经炼制好了宝物的载体,现在只需要收纳军魂即可,不光是人族的,妖族的也可。
  
      百鬼道人施法,顿时阴风阵阵,刑战抬头,便看到了他们三人一蛟龙。
  
      “是你们搞的鬼?”
  
      刑战的声音冰冷,有如来自九幽的厉鬼,但他的敌人完全不屑一顾。
  
      连圣人境都没有的将军,如果又士兵的话,他们还有几分忌惮,但现在,就一个光杆将军,能把他们三个如何?
  
      “不如,把他也杀了,炼制到百鬼幡里来作为统帅?”
  
      百鬼道人一边将军魂迅速地收入幡里,一边得意地说道,他甚至看上了刑战。
  
      刑战也明白过来他在干什么,一切都了然了。
  
      这些人,为了军魂,故意使用了阴损的手段,才使得人妖两族的士兵都失去理智。
  
      而且,死后,他们还要御使那些士兵。
  
      “你们该死!”
  
      刑战拿起了斧头,他经历过大战,现在已经很疲惫了,但是,为战友复仇的怒火,在他心里燃烧着。
  
      这些人,都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