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香火炼神道 > 第四百八十八章 锅 上

第四百八十八章 锅 上

    “先生有何方法能让我剩余的弟弟全都尽快出世。”
  
      橙葫芦面色诚恳,眼中透露出希翼的光芒,一脸期待的看着徐渭。
  
      如今老大红葫芦被困,田茂也命在旦夕之中,由不得他再任性妄为。
  
      “你们七个都是经过无数的天地精气孕育而成,本体更是一颗先天葫芦藤,所受天地钟爱,可是凡是天生灵物只有灵性,很难诞生灵智,诞生灵智者,便是生灵,生灵便要受到另外一种规则管辖。”
  
      “你等虽然实力非凡,也属于下等的精怪一列,本来应该精气充足就能诞生,也因为先天的资质,导致出生也加大困难,唯有时机一到才能出世。”
  
      “何为时机?”
  
      “天心,人心,念动时机出。”
  
      听完徐渭的话,橙葫芦还是一脸蒙蔽,顿时想到了老大出世的时机,当初田茂消失不见踪迹,老大担忧其安危,这才出世。
  
      转念想到他出世的时机,虽说是徐渭相助一手,可是徐渭亲口也说,时机比寻常的天地精气的积累更为重要。
  
      他的出现的时机是什么?正是老大红葫芦需要营救田茂,担忧剩下的兄弟,这才给了一个时机。
  
      所谓天心,人心,念动时机诞生皆在此刻。
  
      橙葫芦明悟过来,顿时道:“若是如此,我只能孤身前往营救,可是那神兽威视滔天,我之一身实力远远不足,又何来营救。”
  
      “这就要看你自己了。”
  
      徐渭笑而不语,不在多言,他相信橙葫芦已经明白他的意思。
  
      所谓葫芦娃救爷爷,一个接一个,可不是浪得虚名。
  
      七个一同齐心自然强大,可是也受到天道的限制,很难一起出世,必须一个接一个出世,但是徐渭的到来,改变了时机,这才让橙葫芦提前一段时间出世。
  
      “二哥哥,你要去哪儿?”
  
      其余的黄绿青蓝紫五个不断的摇晃着身躯,不明白他们二哥橙葫芦和那莫名其妙的青年说的话什么意思,只见那橙葫芦面色凝重朝着山下而去。
  
      “差不多,本尊也该离去了。”
  
      徐渭目送橙葫芦离去,也看到了其余五个葫芦的焦急摇晃,其中黄葫芦浑身金光不断的闪现,最为强烈。
  
      对于七个葫芦与甲山君之间的战斗,徐渭已经失去了兴趣,左右在七心丹没有炼制之前,不会产生其余的意外。
  
      葫芦山下的某一处空地之上,离开了葫芦山的先天葫芦藤的生长之地,整个天地彻底的暴露在徐渭的面前,让他看的更加的清晰。
  
      早在之前,他就使用六甲奇门开始推演九尾通天狐的虚拟世界,而如今整个天庭恐怕都不知道在蛇蝎山脉十万里早就不同了,任何从外界进去其中的存在,进入的都是虚拟世界,与蛇蝎山脉一般无二。
  
      幻术的最高境界就是真实,九尾通天狐的实力自然非凡。
  
      身处被虚幻世界覆盖的蛇蝎山脉真实所在之地,徐渭也无法自有的进出,一定会经过两界的屏障。
  
      “如今大局已经拉开帷幕,可是最重要的主角还缺少一个。”
  
      徐渭目光深邃,掐指不断的盘算推演,缺少的那一个人自然就是周玄,曾经的天界战神,如今的司法天神,更是天庭如今炙手可热的人物,被拓跋昊日看重,加重天条威严,显露出自身的权威。
  
      “不知昔日的师妹如何了?情之一字,还真的伤人啊。”
  
      大楚王朝
  
      人间繁华之地,烟花柳巷,贩夫走卒,豪商士子,小姐娼妓。
  
      甚至是修行中人,偶尔可见一二,当然都是不入流的修行者,尚需五谷杂粮,金银财宝,还留恋在人间之地,受世界所供奉。
  
      一道光芒从九幽之中冲出,露出一道符诏,神光熠熠。
  
      随后一人从那通道之中而出,显露出身形。
  
      “姜欢,神主有令,需你尽快归位,不然九幽之中需要重新的选拔人选取代你的位置,记住是尽快,如今本神持符诏而来,监督与你,给你三日时间。”
  
      说话那人,面无表情,正是九幽神灵太白镜执掌者白梦魇,昔日的五方鬼帝之一,五方鬼帝尽皆成了九幽神灵,不过碍于往日的罪孽和底蕴受损,如今还在七品神灵境界,距离晋升中三品神灵境界遥遥无期。
  
      本源之上有着亏损,徐幽也没有办法,不然靠着五方鬼帝的资质,早就成了九幽阴冥之中仅次于徐幽的强者。
  
      “姜欢领命。”
  
      姜欢面色苍老,早已经白发皑皑,声音有些沙哑,微微欠身,将那符诏收起,神念一扫,顿时面色微变,里面竟然还有其余的信息夹杂在其中。
  
      姜欢侧过头道:“白梦魇大人,如今神谕已经传下,还不要耽误小人做事。”
  
      “姜欢。”白梦魇随即面色和蔼了一些,继续道:“我徒弟也看上了镇守奈何桥的神位,你本就无心神道,不如让出此神位,六道轮回已开辟,不如转世去修仙道。”
  
      “虽我无心神道,可是此世仙道根基被废,只能在神道之上一求出路,况且小人自身也有难言之隐,此神位不得想让。”
  
      “况且,此神位恐怕你的那徒弟恐怕也担当不起。”
  
      “姜欢莫要框我,此神位只是负责炼制一种汤药,洗去过奈何桥上所有阴魂的记忆,从轮回而出,重新开始,又有何难?”
  
      白梦魇怒道,对姜欢十分不满,镇守奈何桥的神位前途光明,他之一脉,虽然有九幽神器太白镜,可是如今九幽格局大变,随后一些神灵神位不断上升,他们五大鬼帝本源亏损,很难晋升。
  
      只有靠着培养后代,才能保证他们在阴冥之中的地位,如此才能保证持有五大神器,五大神器奥秘异常,成长空间无限,同样也规则晦涩,很难参悟。
  
      白梦魇等人也是靠着成为神灵之后,靠着香火神力炼化,才踏入了真正的大门,昔日徐幽曾言,不会强行谋划他们手持的神器,却是也做到了,可是如今十大判官,各大城主等等。
  
      阴冥神灵人才济济,高端神位有限,神器也同样有限,手持神器和不手持神器简直就是两回事。
  
      白梦魇只要彻底站在了七品巅峰神灵的境界,能掌控太白镜的力量,便能与神兽级别一战,相当于昔日的九仙。
  
      “炼制洗魂水只有两种方法,其一掌控先天神水之力,更要领悟其中的先天幽冥神水,你的徒弟虽然有些天赋,可是距离先天之力远矣。”
  
      “你不也未曾掌控先天神水之力吗?阴冥之中,即使是神灵也无法掌控先天神水之力,这要靠着机缘。”
  
      “对,我也未曾掌控先天神水之力,但是有第二种方法。”
  
      “收集人间九十九种泪水,用神力炼化。”
  
      “对,可是你知道最后一泪是什么?”
  
      “是什么?”
  
      白梦魇被如此一问,顿时被问到了,显得有些发愣。
  
      他只看到姜欢苍老的面庞之上留下了两行泪水,滴落在空中,被她轻轻的收集在玉瓶之中。
  
      “唯有情伤到极限,留下的伤心泪,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有资格成为候选者的原因,据我所知,你的徒弟虽然资质不凡,可是十八岁尚未出阁就已经病死,不过命格特殊,被你收徒,踏上鬼道不久,跟着你进入到九幽之中。”
  
      “难道一个如此鬼魂,还能流下伤心泪。”
  
      姜欢嗤笑了一声,泪痕未干,面色的笑却是透露出极尽的苦。
  
      “都说人间有情,没想到你一个踏上仙道,都步入半步长生境界的修行者,竟然也如此有情,我白梦魇算是折服了。”
  
      白梦魇叹息了一声,他游走在众生梦境之中,见识颇多,可是如此极情却从未见过,修行者追求天道,所谓大道无情,任何修行者,寿面远超凡人,最后情感都会比寻常人淡漠。
  
      “那你如今还欠缺什么?”
  
      “所欠缺的正是一个锅,或者说一个灵魂。”
  
      姜欢说完,目光远远朝着繁华城池偏远一角的破落院落望去,目光透露出无限的追忆,她等了很久很久,才遇到这么一个锅,如今也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
  
      白梦魇见着姜欢犹如呆立住一样,也不在打扰,悄然的离开到十里开外。
  
      尚未回头,便自言自语道:“倩儿,你听到了。”
  
      “嗯。”他身后浮现一个二八年华,身穿白色宫纱的妙曼女子,不谙世事,眼神纯真,好奇的朝着姜欢所在方向望去。
  
      她也听过姜欢的一部分故事,是一个奇女子,如今却是苍老的婆婆模样,真的是匪夷所思。
  
      “你的历练还是太少了,本来以我的地位,给你谋划一个正品神灵位不成问题,可是这等小神位,永无出头之日。九幽顶尖神位有限,这镇守奈何桥的神位更是佼佼者,可惜姜欢所言也却是有道理,这神位不适合你。”
  
      “师尊所想,倩儿明白,所以师尊让我修行鬼道。”
  
      一声清脆的声音传出,再看倩儿浑身气息竟然是一声浑厚纯净的鬼气,如今的实力已经是堂堂鬼将,神智清明,只差一步之遥便能成为鬼王。
  
      鬼道修行有着无数的捷径可走,但是老老实实的吸收鬼气修行最为缓慢,同样,如此修行也没有任何的弊端产生。
  
      一旦为鬼,感到的便是没有身躯的空虚,总想要找些东西补充,所以就算是没有灵智的鬼物都会本能的吸收阳气。
  
      而要克制这种种欲望,必须要很高的心灵修为境界。
  
      别看这倩儿看似柔弱,可境界可不低,也见识了人间无数的沉浮,可谓广博,最为难得的是还保持一颗赤子纯正之心,修为突飞猛进,到了鬼将的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