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香火炼神道 > 第四百九十章 周玄寻心

第四百九十章 周玄寻心

洗魂水亦或是姜婆汤对天下九成九以上的生灵都是剧毒之物,洗去记忆,生不如死。
  
  可是有一个人却是例外,那便是周玄。
  
  这水便是姜欢炼制,最是无情也是最有情。
  
  周玄成了无心之人,无情冷酷,秉承神道规则行事,一言一行皆有规条,可是只要饮下了姜婆汤,短时间内便会恢复正常。
  
  那神道符诏最后一句话,便是告知姜欢这么一个信息,所以当初姜欢才会脸色大变。
  
  蛇蝎心脏,作为蛇蝎两大神兽的联手神通,天下间最为阴毒的神通,改变人性,好好的一个人都会被毁了,而且还不自知。
  
  周玄虽然没有蛇蝎心脏,可是心脏本源早就被吞噬,成了无心之人,冥冥之中受到一些影响,改变也十分的明显。
  
  不然不会直接神罚姜欢和蓟梦,打乱两人的仙路。
  
  “这第一碗还请白梦魇送给他。”
  
  姜欢轻轻的用汤勺倒出慢慢一碗,天地灵气凝聚而出,化为一玉制小碗,被白梦魇接在手中。
  
  “神主用意果然高深,却是不明白更深层的用意,白梦魇拼尽全力也会送到。”
  
  白梦魇郑重说道,另外一手持有太白镜,随后便消失在太白镜之中。
  
  太白梦镜,玄妙异常,能掌控众生的梦境。
  
  梦是生灵昏睡之际,神魂暴露在天道之中,受到天道波动影响,本能的产生波动,结合自身的记忆,形成种种的梦境。
  
  而太白镜便是神魂至宝。
  
  白梦魇神体化为虚无,成为梦神体,介于虚无之间,能游走在梦域之中。
  
  经历重重阻碍,白梦魇停留在一片虚无之地。
  
  天界生灵很少做梦,梦境也是最少,所以大多都是虚无之地,偶尔可见一两块梦境都一闪而逝,而且梦域的屏障很难攻破。
  
  一个不小心,就会惊醒梦的主人。
  
  白梦魇所来,为的便是将周玄拉入梦中,将这一碗姜婆汤给他喝下。
  
  “太白召魂,梦入镜中来。”
  
  在梦域之中施法,白梦魇小心翼翼的掐着手诀,念着咒语,很快一根虚幻的梦线朝着某处而去。
  
  正在处理公务的周玄,突然眉头一皱,感到有些疲倦。
  
  即是神灵,心神也有疲倦的时候,曾经身为人类无数年来积攒的生活习惯可不是那么轻易的更改。
  
  “你们且先退下,公务稍后处理。”
  
  周玄满脸威严,一挥手,殿下的一众神吏全都迅速退去,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看着再无一人的大殿,周玄单手支撑着太阳穴,眼皮好似有千斤重一般,直接眼睛一闭,昏睡过去。
  
  “来了。”
  
  白梦魇面露出喜色,他感应到梦线成功了,也暗道周玄真的强大,他的实力也不算弱,更是有这么一间九幽神器在手,能发挥出更加不可思议的能力。
  
  还是耗尽全力将周玄拉入他营造的梦境之中,要想真实的伤害到周玄近乎是不可能的存在。
  
  “这是什么地方?”
  
  周玄转眼感到自身来到一片白茫茫的地方,只有很远之处,才有一点光芒。顿时心生疑惑道:“难道是有人要暗害本神?”
  
  “且去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哼。”
  
  周玄也感应到此地的不正常,入梦者一般不会第一时间感应到自身伸出梦境之中,梦会天然屏蔽生灵的先天灵性,对外界的一切感到迟钝。
  
  即使是梦境之中有些不正常的地方,也不会感到奇怪。
  
  堪破梦境,也需要一段时间,或者是机缘。
  
  “九幽七品神灵白梦魇见过司法天神。”
  
  不用周玄疑惑,面前玄关衣裳,拨开云雾,白梦魇自觉露出身影而来。
  
  “九幽神灵白梦魇!本神听过你的名讳,竟然敢入侵本神的梦境,以下犯上。该当何罪。”
  
  周玄直接怒斥道,他此刻也明悟过来,周遭是梦境之中,神力震动,让白梦魇叫苦不迭,他维持这一块梦境已经拼尽全力。
  
  “天神休怒,还记得姜欢吗?”
  
  “师妹,她擅闯天庭,被贬下界,废去仙道修为,怎么?发生了什么?”周玄皱了皱眉头,疑惑问道,神力震荡倒是轻了一些。
  
  “这碗水,天神喝了就知。”
  
  白梦魇也不敢再多言,他的神力消耗严重,作为下等神灵,他即使能拉扯众生入梦,可是作为天条的刑罚者,天条第一就是上下尊卑有序,他一个七品神灵来拉扯一个四品神灵的灵魂入梦,本就是以下犯上。
  
  天条规则有稀有密,周玄身旁的天条规则自然严密。
  
  “这水?”
  
  水清澈透底,能看到碗底的花纹,表面更如镜面一般,能直指人心。
  
  传闻之中,喝下此水着,当端起这碗的时候,便能回想自己的一生记忆,有的会落下一滴泪水融入其中,再一饮而尽。
  
  灵魂落泪,皆都是最为纯净之物,更是难得之物。
  
  周玄仿佛看到了姜欢巧笑盼兮的身影,在轻轻的呼唤,又看到天庭那一刻姜欢黯然垂泪的身影。
  
  他本无心,是姜欢的情绪填补了他的内心,从而使得他身体本能的情绪给勾引起来,产生一丝轻微的侧动。
  
  不自觉的伸出手,将那碗给捧在自己的手中之中。
  
  一饮而尽。
  
  顿时,那碗水带着姜欢的七情六欲一起涌入到周玄的心头之上,一瞬间,周玄感到失去的无数情感都回归而来,会想到他做的这些事情,后悔不已,顿时潸然泪下。
  
  情绪震动,梦境不稳,一瞬间便从梦境回归到现实之中。
  
  大殿之上,只有一金光闪闪的神人在无声的落泪。
  
  天条有规则,凡是神人不得动情。
  
  一瞬间,天条反噬归身,作为执掌天条刑罚者,也是最受到管辖。
  
  “原来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天条化为雷霆刀剑,一刀一剑宛如割肉一般,痛彻心扉。
  
  反观周玄,竟然甘之如饴,一脸的享受。
  
  他想到无情无心的自己是多么的可怕,铁石心肠来形容他都不足为过。
  
  “这碗水,乃是寄托欢儿的情思凝聚而成,只能短暂的让我恢复情感,可是若要重新的回归正常,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心。”
  
  “当初我的蛇蝎心脏是被东王公拿走,还曾经告诫与我,让我无心也可凭借理智行事,可是他恐怕也未曾想到,无心无情是那么恐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我是我,可我又不是我。”
  
  “我的心在哪?”
  
  周玄收敛情绪,他能感到他的情绪波动越强,姜婆汤的效力消耗的也愈发的严重,如今他的情绪全都深藏与内心之中,只是偶尔显露出一抹柔软。
  
  此刻天条规则的反噬之力也随之消失不见。
  
  周玄本体自然对他的心脏有些感应,之前习以为常,自然不懂,甚至从未想过,如今却是有了想法,开始对着天道感应。
  
  至于天界三十三重天,如今大门紧闭,好似一座囚牢一般,他想见也见不到徐渭。
  
  拓跋昊日早就等待再次见到徐渭,以他的身份,借用如今越发庞大的天条规则,号令徐渭交出封神榜。
  
  这些事情,天庭神灵都知道,所以如今徐渭的东王公神体是不会出三十三重天,而三十三重天也将会永远的处于封闭的状态。
  
  徐渭曾有开辟天界之功绩,获得一份天界位阶,他要是闭关不出,谁也奈何不得,除非攻破天界三十三重天。
  
  可是三十三重天,坐镇三界阴阳枢纽,理清天地气机,更为重中之重,轻易不可乱动,否则便会影响到仙神根基。
  
  “找到了,下界蛇蝎山脉之中。东王公到底所为何意?难道是要我除去蛇蝎两位神兽,方能寻回自身的心脏。”
  
  周玄对徐渭的玄机感到有些疑惑不解,要是之前他当然感应不到,先天葫芦藤乃是先天灵物,大道屏蔽,可是如今的情况,一个接一个葫芦出世,早就气机不在圆满,显露出一缕。
  
  与其相关者,倒是能够感应到一些情况。
  
  蛇蝎心脏当初是被徐渭硬生生用斡旋造化融入到先天葫芦藤之中,两者相互纠葛,早就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宣火部火刑殿火刑正神。”
  
  周玄声音传出大殿之外,立刻有天兵前去通传。
  
  不到一时三刻,火刑匆匆赶来。
  
  如今的周玄司法天神殿,在天庭众神殿之中宛如一个魔窟,不知多少神灵受罚。
  
  火刑摸了一把冷汗,不知今日周玄召唤他所为何事,他一直兢兢业业,也从未出过什么差错。
  
  “下神见过司法天神。”
  
  他属于中五品神灵,品阶仅在周玄其下,不用小神自称,火刑掌控的是火之刑法,所以也在周玄的职责管辖之下,同样也在火部之主千宣正神的管辖之下。
  
  属于不同体系的管辖,但是都是顶头上司。
  
  “下界蛇蝎山脉降火一事如何?”
  
  “每隔七日降火,从未耽误,之前倒是有蛇蝎妄动,不过只是些许小事,未曾影响大局。”火刑如实说道,丝毫不敢有所隐瞒。
  
  “你的鎏金玄火镜何在?”
  
  “还在火刑殿之中,荣小神召唤而来。”
  
  火刑连忙施法,三息之后,一面带着火光的鎏金镜破空而来。
  
  “上神前看,这就是蛇蝎山的情景。”
  
  火部早就用火眼悬空在蛇蝎山脉之上,用以观看监视和降火之事。
  
  蛇蝎山主峰其实被火之规则链条束缚着,随时能够降下火焰。
  
  “破妄神眼。”
  
  周玄双目放出神光朝着蛇蝎山脉一草一木,每一寸看去,他既然感应到蛇蝎心脏所在,自然不会出错,可是在镜面之中,一点异常都没有发生。
  
  他相信自己的感应,周玄此刻对心的渴望到了极限,不会错过一点半点。
  
  “不对,不对,不对。”
  
  “有何不对?”
  
  火刑小心翼翼的试探问道。
  
  “蛇蝎有出逃的迹象,本神要亲自下界查看一番。”
  
  周玄冷哼一声道:“若是有事,你的罪责不清,中了别人的迷幻术都不自知。”
  
  他也是靠着破妄神眼和自身的感知猜出一些端倪,此蛇蝎山脉一定有问题,周玄也相信姜欢这个时候熬制汤水送上,一定不同寻常。
  
  或者正如徐渭常常所言,时机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