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七十七章 真炁境

第七十七章 真炁境


  “神行百变……”
  “分筋错骨手……”
  连抽两次,一门是二星轻功,一门是二星的擒拿手法,运气不能说差。尤其是神行百变,目前的卓沐风不缺剑法,不缺拳脚功夫,但轻功却是弱项。
  一旦学会了神行百变,想必实战能力还会得到大幅度提升。
  但在卓沐风心中,还是比不上二星的内功心法,没有它,就修炼不出内力,没有内力,很多武学的奥妙根本发挥不出来。
  “已经扣去了1000点,武柱值还剩640点,只能再抽取一门二星武学。”
  卓沐风的脸色有点难看,这运气也太差了吧。
  要是第三次还抽不中,无法突破到真炁境,那么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自己都将攒不够武柱值,武功进境必会大受影响。
  所以接下来这一次的机会,堪称关键。
  老天爷,千万别玩我。
  卓沐风一咬牙,反正橙色光球从外表看不出什么,也懒得多想,直接抓向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团。
  橙色光球变成橙色小人,卓沐风一眨不眨地盯着,生怕橙色小人开始演武,因为那预示着又是一门招法秘籍。
  时间过去了几息,橙色小人静静盘坐着,始终不动一下,而卓沐风的脑中,也响起了这门武学的信息。
  “长河正气,黄河帮内功心法,暗合玄门静心养性之道……”
  卓沐风一阵狂喜,终于抽中了内功心法,而且还是玄门内功,再合适不过了。
  要知道,不同的内功心法也是有讲究的,有的偏阴寒,有的偏阳刚,导致修炼出的内力也有所侧重。
  但卓沐风不能保证,每一次抽取不同等级的心法,都能抽中同一类型,所以一旦抽中属性内功就麻烦了,不练可惜,练了又会产生后患。
  不像玄门内功,不偏不倚,今后可以往任何方向转换,而不需要费尽心力。
  心神集中,卓沐风很快就消化了长河正气的修炼要诀,等意识回到身体,便在房中盘膝,开始照着橙色小人聚气。
  真炁境,共分为十二重小境界,刚好对应十二正经,每打通一条正经,便等于突破一重小境界。
  此境界的本质,在于驱除十二正经中的杂质,使得更多的内力能够通行,增加攻击力和爆发力。
  所以内功心法很关键!
  不同的内功心法,所涉及的正经数量是不同的。有的只能打通一条正经,有的能打通两条,有的则能全部打通。
  一般的二星内功,涉及的正经数量在三到五条,换言之,修习的武者就算练到圆满,也最多是真炁三重至真炁五重。
  更不用说,不同内功修炼出的内力,质量和数量也是天差地别。
  这就是为什么,内功心法是一个门派的镇派之宝,因为一定程度上,它直接决定了一名武者的修为上限!
  当然,星级药材的作用也不可忽略,它能更快地打通正经,同时淬炼正经的柔韧度,容纳更多的内力。
  可以说,到了真炁境,资源对一名武者的影响还要远远超过金刚境。资质相同的人,也会因为不同的际遇,形成截然不同的人生。
  长河正气应该是中等的二星武学,涉及的正经数量达到了四条,分别是手太阴肺经,手少阴心经,手太阳小肠经和足阳明胃经。
  一夜匆匆过去。
  从入定中醒来的卓沐风,脸上闪过惊愕之色。
  修炼内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尤其是新手,难免谨小慎微,生怕弄错而伤及身体。但他吸取了长河正气的精髓,完全没有这个顾虑。
  一夜时间,丹田中居然就产生了一丝内力。
  “内功是水磨工夫,不过熟练的人,总是更快一些的。”
  见猎心喜,之后整整十天,除了吃喝拉撒外,卓沐风都待在房间里打坐修炼。
  这天清晨,一股轻风吹得房纸噗噗作响,房间内的卓沐风站起来,一股微弱的内力沿着手太阴肺经,聚集在他双手之中。
  随着他双拳捣出,空气中顿时发出了沉闷的巨响。卓沐风不禁喜形于色,他终于能施展内力了。
  不过武柱值并没有增加,大概是因为还未完全驱除手太阴肺经的杂质,真正达到真炁一重。
  也不知道这个过程,那些三榜高手用了多久,若是比不上自己,说不定将来也能混个三榜玩玩。
  心情大好之下,卓沐风推门走出,正好碰见来找他的杜月红,后者看见他,眼中飞快掠过一丝惊奇。
  “红姑,找我何事啊?”
  卓沐风笑道。
  “没事就不能来找帮主吗?”
  杜月红一脸幽怨,见卓沐风无奈的表情,这才笑道:“还真有事,这几天每到夜里,东面总会飘来一阵彩雾和异味,奴家种的菜都萎了,帮主得想想办法。”
  卓沐风答应让人去查查,也没将此事放在心里,好不容易应付了动手动脚的杜月红,便洗了个澡,带着批文往司户衙门走去。
  如今他已是真炁境武者,墨竹帮也该换个级别了,如此才能招更多的人。
  可惜,司户衙门依旧人满为患,不得已,卓沐风只得再度前往薛府。
  此时薛远峰父子正在花园中对坐饮酒,薛远峰一脸欣慰道:“诫儿,不枉为父苦心栽培你,十七岁晋入真炁境,你比为父当年快多了。”
  姑苏城晋入真炁境的年轻人很多,但能在二十岁前达到这一境界的,至少在一流势力内,不超过二十个。
  儿子才十七岁,潜力无疑巨大,薛远峰越想越畅快,仰头连喝了几杯。
  薛十诫喝得满脸红潮:“孩儿只是资源更好,才比父亲快一点。”
  “快就是快,你我父子二人,何必谦虚。”
  二人正畅聊着,下人走了过来,禀报卓沐风求见。
  薛十诫登时大喜,他正寻思着去找卓沐风呢。
  过去苦于没有内力,才处处被对方压制,现在的自己,修炼的可是三星内功,实力突飞猛进,不将卓沐风打出屎来,他就不姓薛。
  薛远峰听罢,今日酒兴上涌,正好缺外人分享,立刻让人领进。
  “见过薛伯父,薛兄。”
  见二人一副欣喜的样子,卓沐风有些疑惑,开口打了声招呼。薛远峰二话不说,立刻让人添副酒杯,邀卓沐风一同喝酒。
  连饮三杯,薛十诫正打算显摆,找个由头教训卓沐风一顿。薛远峰提前问道:“沐风,你不像是无事串门之人,这次过来,莫非有什么事情吗?”
  他看出了儿子的蠢蠢欲动,因此故意截话,免得让卓沐风没面子。
  卓沐风道:“不瞒伯父,我想让伯父再帮一个忙,替我去搞一张批文。”
  薛远峰疑惑道:“上次不是刚办过吗,莫非那张批文出了问题?”
  卓沐风摇摇头,腼腆道:“前几日,小侄侥幸突破到了真炁境,所以想提一提墨竹帮的资质。”
  噗!
  薛十诫口中的酒喷了出来,一脸见鬼的表情。
  薛远峰也是愣愣地看着卓沐风,怀疑自己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