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真不是剑仙 > 第六一零章 没有消息,就是坏消息

第六一零章 没有消息,就是坏消息


  地下溶洞深处,舒氏、灵溪、丁柒柒三方大打出手,虽然彼此防备互有攻杀,但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舒氏二人和丁柒柒分别猛/干灵溪和水月。
  灵溪老脸气的发黑,他用术法把丁柒柒拉下山壁,摔到下方舒氏二人附近,目的就是让他们先掐起来。
  谁知,自己的仇恨值那么高?
  这把丁柒柒拉回来,等于是凭白多拉了一个敌人啊?
  可他毕竟是老牌尊者大能,无论实力还是经验都非这些年轻人可比,这里到处都是喷涌的地下水,对他来说尤为有利。
  溶洞里大战爆发、气息激荡,远在板牙山之外追杀鸣鸿王的舒大墙立刻有所察觉,散出一道灵识朝地下探查,不由得眉头微皱。
  入侵者是三个术师。
  一个堪比舒涝的顶尖强者,一个术法不甚精纯,但境界不低的火系术师,另一个可以忽略不计。
  而舒氏这边只有舒涝和十二两人。
  “到底还是被那些蛆虫找到了么?看来是我过于自信了些……”
  舒大墙看了看扶着鸣鸿王快速朝远征军方向飞窜的承影王,咬牙道:“鸣鸿狗贼,本座便多给你点活命机会!”
  他飞奔中双手握住苍龙之牙,锋芒上再次凝聚出强悍的炎流,对着承影王二人背影狠狠砸去!
  一道无色无形,但能扭曲空间、蒸腾一切的强悍热流笔直射出,左右数丈内的植物立刻枯萎成灰,被炎流裹挟着飞上天空。
  砸出这狂暴一击,舒大墙立刻转头朝山谷里飞去。
  感觉到身后威力巨大的杀招袭来,承影王轻轻把鸣鸿王往前一托,回身持剑咬牙面对汹涌而来的恐怖炎流。
  “盛世繁华……!”
  承影王剑影一起,受他剑气影响,大地凭空绽放出无数花瓣,十几丈内完全成了花的海洋,只是这花瓣非红非紫,而是饱含着凛凛杀意的暗青色。
  “去!”
  承影王一剑劈出,青色花海席卷向那道炎流。
  炎流所过,花海瞬间枯萎,但新的花瓣又快速生出,紧紧卷向炎流周围。
  承影王不禁冷笑一声,自言自语道:“好一个舒大墙,没想到境界已到了如此程度!”
  后方的鸣鸿王依旧脸色惨白,额头渗着细密的汗珠:“玄煌兄当心,这贼子的妖法隐含天地清灵造化,不可大意!”
  承影王传音道:“老夫晓得!”
  气息再提,承影王以漫天花海凝成一道巨大无比的剑影,狠狠撞向汹涌炎流。
  两者撞击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气浪冲击,剑气和炎流无差别四散,把方圆近百丈毁的一塌糊涂,到处都是深深的沟壑和焦糊的草树。
  “嗯?老贼跑了?”
  烟尘弥漫中,承影王和鸣鸿王同时发觉舒大墙非但没有追上来,反而朝山谷里飞去,速度极快,似乎是有什么急事需要他处理。
  承影王眉头微微一皱,跺跺脚道:“下方有震动传来。”
  鸣鸿王点点头:“似乎是有术师跟舒氏高手对决……照这个距离来看,应是有人潜到了‘天海水月’所在的地方。”
  承影王略有些迟疑:“术师?这……看来对‘天海水月’感兴趣的,不只帝室一家啊。殿下,你的意见呢?”
  鸣鸿王忍不住又揉了揉太阳穴,呼出一口气,沉声道:
  “贼人不知是用什么妖法伤到我神识,我能使出的本事不足巅峰时一半。他现在离开或许是个机会,烦劳玄煌兄率领远征军残部尽快离开此地,留下火种,以待将来反扑。”
  “好,那咱们先退出去再说!”
  没有舒大墙在后方追赶,鸣鸿王安下心来,全力感知头脑的损伤情况,承影王则托着鸣鸿王快速朝四皇子大营方向飞去。
  板牙山附近三处战场,最焦虑、最不知道该怎么办的,绝对是四皇子这边。
  身为主将,大军是走还是留,全凭他一句话。
  看似两选一没什么难度,实际要留,就要承担被叛军击溃,甚至是全军覆没的风险。
  要走,这场入侵东岛的战役就算认输了,先前冲进山谷的十几万主力等于是放弃掉,甚至两位神王大佬还没回来,这时走很不合适。
  先期冲入山谷的十几万主力,最终逃出来的只有几十人而已。
  这几十人无一例外都是军中顶尖高手,以他们实力,几十人联手足以众创一支上千人的军队。
  但看他们逃命的姿态那叫一个狼狈,就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别说重创敌人,自己能不能保命都难讲。
  而在他们身后,数万如狼似虎、神态疯狂的叛军武士紧追不舍,这些武士展现出远超他们正常该有的可怕实力,而且个个悍不畏死、戾气深重,精神明显不太正常。
  前锋的消息一个接一个传到四皇子大帐里,待那几十位幸存者逃回大营后,四皇子等人已经知道山谷里发生之事。
  出大事了。
  十几万禁军和府军主力,全军覆没了。
  面对紧随而来数万叛军精锐的疯狂进攻,四皇子沉吟片刻,果断下达坚守阵线的指令。
  禁军主力没了,至少两位“神王”殿下还在。
  若是此刻撤退,不说会不会陷两位殿下于险地,在数万虎狼叛军追击下,能撤走多少人还是个问题。
  只能咬牙硬扛了!
  双方军队从开始接触就是最激烈、最血腥的互屠战,远征军为了站住阵脚不至崩溃,不计后果的拼命抵抗,叛军武士则神志癫狂,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痛楚和疲累,只是嗜血的砍杀,连身上精妙机甲都忘了使用。
  除却普通武士,双方将领和高手全部压上,在倒塌的板牙山后方大片矮山区域疯狂血战。
  “报……!左二营伤亡过半,已守不住阵地,请求支援!”
  “禀殿下,府军正面阵地已丢,哈丹将军的部队被压退三里,请求支援!”
  “报!右营三座山头已丢两座,最后一座陷入叛军疯狂围攻,请求支援!”
  “报……”
  各种不利消息纷至沓来,四皇子身边的军队一支接一支派出,但更多求援的传令兵排着队求见,不到半个时辰,四皇子竟到了无兵可派的境地。
  只剩他三千神机营还在身边。
  李富贵有些坐不住了,赶紧下令道:“拦下那些求援的将士,只放禀告军情的进来!”
  两个护卫武士立刻跑了出去。
  “我要见四殿下,我要见四殿下……!右营兄弟顶不住了,四殿下请一定派军接应右营啊……!”
  四皇子一动不动坐在主位上,脸色铁青。
  此时还留在大帐里的,除了四皇子、李富贵,就只有花独秀等四个亲兵护卫。
  其余各部将领,已全部派出去领兵打仗。
  听着外面越来越多的呼喊求见声,四皇子缓缓闭上了眼睛:“老李,皇叔和承影王,还没消息么?”
  李富贵脸色一暗,道:“殿下,派去的武士悉数没有消息传回,很可能……很可能已死在半路上了。”
  四皇子有些心烦意乱的挥挥手,王北玄和赵清扬忽然对视一眼,发觉到远方的异常。
  王北玄抱拳道:“殿下,北方鸣鸿王和贼酋舒大墙的战斗气息,突然安静下来了。”
  四皇子立刻睁开眼睛,急道:“谁赢了?”
  王北玄摇摇头,有些歉意道:“臣境界不够,难以探查到如此遥远距离的真实情况。不过鸣鸿王神勇无敌,又有‘朱雀’神刀,料想不可能输。”
  四皇子只是默默点头,没有多说。
  其实他心里明白,以鸣鸿王的实力,要打赢早就打赢了,怎会拖这么久?更何况板牙山倾倒,十几万大军葬身山下,以鸣鸿王的境界会发现不了么?
  发现而没露面,拖到现在大战气息才消失,这里面能琢磨的空间可就大了。
  四皇子心里一动,突然喊道:“老李!”
  李富贵赶紧转身道:“卑职在!”
  四皇子用坚定语气说道:“命令神机营做好撤退准备,如一刻钟内还没有皇叔和承影王的准确消息,大军立刻交叉掩护,沿来时山路撤退!”
  李富贵等人微微惊讶,但谁都没有提出疑问,包括一直不太正经的花独秀。
  此刻的花独秀,何止是正经,他内心慌乱程度不次于四皇子。
  无他,远征军打到板牙山了,却遭到如此惨败,对藏身地下溶洞的丁柒柒会有什么影响?
  看叛军顶尖高手层出不穷,两个“神王”大佬出手都如石沉大海,柒柒在下面会不会有危险?
  算算日子,柒柒也该出来了。
  她怎么还没出来,真是急人啊。
  四皇子恰好抬头和花独秀对视一眼,二人看到彼此脸上那忧愁又无解的表情,忍不住同时惨然一笑,沉默无语。
  又过一会儿,王北玄忽然眼皮一跳,大声打破焦虑而沉闷气氛道:
  “殿下,南方承影王那边有气息波动了!似乎鸣鸿王已经赶了过去,和承影王汇合一处!”
  四皇子腾地站起身子,激动到:“什么?两位王叔聚在一起了?那岂不是说……皇叔他,他打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