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璀璨城13科的吉恩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激斗!师徒51 中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激斗!师徒51 中


  晚上8点
  “最后!我代表国会,对今天事件里的无辜死难者们致以最诚挚的歉意,对那些英勇而不屈的死难者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不日国会就会启动抚恤程序,金钱虽然无法挽回那些逝去的生命,但却可以挽救一些因为逝去生命而支离破碎的家庭!请诸位民众心存希望,不要因为这一次因为少数犯罪者们而引发的问题而感到悲观!今后我们会一如既往的打击犯罪!”
  骆家辉站直身子鞠了一躬,身边的总务科成员们跟着他一起鞠躬,电视讲话也结束了。
  街头巷尾,一张张不同的面孔,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悲伤和无助。
  今天是愚人节,一大早大家还满怀希望的等待着工厂开工,然而到了现在,城市里却发生了这样的事。
  那些愤怒的声音也渐消了,随着一件件恶**隶买卖的事件曝光出来,城市又一度回归到了沉默中,许多人都在声讨家族们的做法,然而因为有豁免权的存在,这样的声讨没有任何的支撑点,显得苍白而无力。
  “我就说他们一家消失到哪里去了,之前我应该问问看的,哎!”
  一个男人懊恼的按着脑门,这个底层的区域里有不少的黑户,从行事科开始建立以来,他们就一直都在追查黑户的问题,但这个问题已经扎根太深,其中层层交互的关系网复杂而庞大,5科每个区平均下来只有200人不到,人手严重的不足,甚至有的区只有100人不到。
  那些人口只有不到2万人的区里,常年累月只有几十人,在权利更迭,城市进入下一个时代的节骨眼上,那些沉积在过去的泥沼中之物现如今因为罪案调查而被牵扯了出来。
  旁边的几个人也说了起来,不少人都见过一些黑户,甚至看到过一些黑户被团伙份子们暴力对待,只是谁也没有发声,只是看着,因为很多人都觉得就算报案,也没用的。
  当地的一些权力者们多少都和这些团伙份子有一定的联系,因为强硬的罪案调查,大部分依靠着犯罪生存的团伙份子,彻底的转入了地下。
  今天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够乱了,不少人已经回到了家里,只是还有一部分人坚持等在了工厂区的附近,打算等待着工厂的开工。
  8点01分
  阿尔法静静的坐在办公室里,一份份调查资料已经传了过来,来自12个科的审讯调查报告,她只手按着脑门。
  究竟要怎么做才好这样的问题第一次出现在了阿尔法的脑海中,已经调查到了大量的东西,各科内部都有自己的问题,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便是这么一回事。
  在新旧权利更迭的时代,目前行事科21万人,正式通过了行事科考试者3成都不到,5科目前28215人,其中有6成都是过去的管理员们。
  阿尔法才刚刚和C通过电话,2科处理的大部分人质胁迫的事件里,甚至有科官成为了人质,而根据安插在每一个区的特殊科员的报告,很多科官都与一些团伙份子有染,明明是有证据的,但C却没有上报。
  “你自己考虑清楚阿尔法,证据我们是搜集到了一些,但一旦公布出来的话,现如今开了个好头的行事科,会遭受到非常大的冲击!”
  而现在摆在阿尔法面前的巨大问题便是小作坊的问题,大量的黑色资金,都是通过这些小作坊来洗白的,大部分小作坊甚至连注册人都找不到了,但这些小作坊依然在运转着,依然有着许多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产出,依然在盈利。
  涉及到的面太过于庞大,7科和9科进行了经济方面的调查,这些小作坊100个有99个都存在问题。
  阿尔法的脑海中浮现出了58区的事,这件事得到了大部分人的支持响应,最终阿尔法还是根据证据,把那些有罪的李姓之人,无论男女老幼全部送到了律法厅里,一个不留的全都投入到了监狱里。
  现如今58区里最多的是孤儿院,有16间,这些孤儿院是芙蕾雅他们集资建立起来的,收容了大量的父母犯罪被判刑后无人抚养的儿童。
  但现如今的问题,让阿尔法感觉到心寒,她又一次站在了十字路口上,这个十字路口的选择方向有很多。
  洗钱的问题,药物泛滥的问题,黑户奴隶的问题,牵扯到的东西太多,小作坊便是其中之一,而这些小作坊其中有各地的孤儿院里的人,民间福利社团的人,慈善机构的人,这些都是城市除了税收外,承担着社会责任的一些机构。
  但他们参与了洗钱,成瘾性药物贩售,奴隶的买卖,刚刚在骆家辉进行电视讲话的时候,12个科的科长们开过一个长达一小时的会议。
  大家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特别是3科的问题,他们在这次的城市短暂动乱问题里,承担了封锁城市,疏散民众,以及担任普通民众的护卫工作。
  最后阿尔法告诉所有科长,由她来处理,他们只需要协助就行,阿尔法独自把这样的担子揽到了肩膀上,瞬间她似乎看到了科长们紧锁的眉头,舒缓了一些。
  “科长,家族的人已经等了很久了!”
  此时一名5科总部的室长推门进来说道,阿尔法点点头,5科的总部的室长是3级的科官,负责和来5科办事的各区域的科官们对接,如果问题难以解决就会上报给上级的理事官。
  此时位于5科3楼的一个大型会议室里,将近200人坐在了会场的前面,总共153个家族涉案,占到了所有家族的45%。
  安格斯夫妇就坐在前排的地方,家族里的所有人刚吃过饭,来的都是家族族长夫妻,以及一些家族里比较重要的人物,所有人都接受了询问调查。
  阿瓦诺静静的回忆着,儿时就曾经见过奴隶,也听闻过,只是没想到自己家族的种植园里,早已就已经开始使用奴隶了。
  维奥利特静静的看着门口,因为待会女儿会过来,这些年来夫妻两都在忙碌中度过,隐约间多少还是知道一些事的,只是夫妻两从未问过,因为种植园的管理者们,是安格斯家和维奥利特本家的人在管理着。
  在管理上,安格斯夫妇从未过问,因为在夫妻两的眼中,管理种植园的都是家族里值得信赖的人。
  记忆一点点的在夫妻两的脑海中复苏,他们到过种植园的次数虽然不多,但隐约间已经觉察到了一些不对劲。
  维奥利特记忆中最深的便是一次宴会,她看到了一名种植园里的仆人,在给自己端东西的时候,显得极为卑微,眼中透着惧意,甚至她去看一些种植园里的工人们的孩子的时候,那些孩子的眼神到现在维奥利特都记得,微笑着接受了维奥利特送给他们的礼物。
  阿瓦诺很清楚,自己和妻子都是从小在各自的家族里长大的,家族刻在他们身体上的烙印,随着年岁的增长,或许在叛逆期的时候,他们都想过要去处这些烙印,但现如今他们的身体里流淌着的家族的血液苏醒了,他们也和不少家族的人一样,无法看着家族走向摔落,必须保护家族,就是在这种微妙的心理上,很多人都在其中寻找着平衡点,最好的办法便是视而不见。
  咔嗒
  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都看向了门口,阿尔法快步的走了进来,身后的科员关闭了大门,阿尔法坐在了台子的前面。
  “你们究竟在保护什么!”
  一坐下来阿尔法便开口道,没有人回答,所有人只是静静的把目光移向一旁。
  “这里的所有人我都认识!你们每一个人,一些则是我从很小的时候就认识的,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大家明明知道,明明感受得到,但却什么都不说,选择了沉默!”
  阿尔法调出了一块光影面板,静静的看着,目前被解救的奴隶数字,22145人,这是一个骇人的数字,数字已经庞大到阿尔法无法去想象,这些数字其中的种种。
  “的确!你们有豁免权,律法无法制裁你们,除了经济上的制裁外,你们依然明天可以沐浴在阳光下,依然能够和自己的家人们欢笑着,依然能够轻松的过接下去的日子,甚至这件事在你们的眼中,很快就会被遗忘,因为大家都闭口不谈,因为大家都是一样的!”
  砰
  阿尔法的手敲击在了桌面上,她情绪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还是没有任何人开口,她怔怔的看着自己的父母,此时安格斯夫妇也看着自己的女儿,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你们是人!”
  阿尔法喘息着,点燃了一根烟,她仰着头。
  “各位可以回去了,等罪案调查结束,律法厅做出裁决后,对于诸位的经济制裁文书,会送到诸位的家里!以上。”
  看着离去的女儿,维奥利特此时此刻清醒了一些,她站起身来快步的跑了过去。
  “等等阿尔法!”
  阿尔法站在了门口,她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因为根本没有任何能说的话。
  “抱歉了阿尔法,抱歉了!”
  阿尔法低着头缓步的走了起来,维奥利特悲伤的看着离去的女儿。
  记忆中阿尔法在很小的时候,某次家族的聚会,面对不少宾客的称赞,阿尔法当时什么也没有说,但之后她却问过维奥利特,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甚至都不认识他们,为什么大家都会称赞自己。
  维奥利特只是告诉阿尔法,因为他们安格斯家是城市里最有名望的家族之一。
  那时候维奥利特便已经察觉到了,阿尔法很多地方和家族里的人都格格不入,这或许是夫妻在无意识间,就不自主的把阿尔法推了出去,推出了家族的圈子,交在了吉恩的手里。
  一滴泪水从维奥利特的眼眶里滑落了出来,她迅速的抹去了泪水,她很清楚女儿不会再回来的,她倔强而强硬的性格,是不允许她回头的。
  晚上9点11分
  还在有起降机不断的降落在弗莱精神病院的大院子里,弗莱还在指挥着在这座病院里工作的人,给这些被解救出来的奴隶们安排房间。
  不少奴隶们已经被穿上了干净的衣服,他们都不同程度的患有认知障碍,特别是那些年纪不大的奴隶们,除了吃饭和干活外,不会说话。
  看着一个个茫然的犹如尸体一般的奴隶,弗莱静静的站在病院的门口,他无法想象这些人究竟在这些年的劳作里经历了什么。
  阿基米正带着4科的人给这些奴隶们进行精神上的诊断,以此来分级,为弗莱的后续治疗,提供可靠有效的数据。
  “事情远比我们所想的要残酷得多弗莱。”
  马库斯说着,调出了一块光影屏幕,上面是最新的报道进展,在不少家族的领地里,都挖掘到了大量的人体尸骨,经过检测,一些人已经死亡超过30年了。
  “没事的,我们会帮你的。”
  弗莱嗯了一声,低着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因为这个数量远超所有人的预估,病院后面的那些曾经居住着变异人的街区,也成为了临时安置所。
  “我有一个提案弗莱!”
  一时间弗莱瞪大了眼睛,马库斯微笑着说道。
  “等把他们的病症等级分层出来后,除了一些可以作为研究对象的病人外,其余的就.......让他们长眠好了!”
  弗莱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么多人,你根本顾不过来的,而这些人大部分已经没有未来了!”
  弗莱猛然间一只手拽住了马库斯的领子。
  “我不会允许你这么做的马库斯,由我来治好他们,他们还活着,是活生生的人,你如此否定他们的未来,这样的做法和那些残忍的家伙们有什么两样?”
  马库斯仰着头,拂去了眼角处的泪水。
  “我也是人弗莱,所以会感觉到悲伤,抱歉了,抱歉.......”
  此时又一架苏家的大型起降机过来了,大量的由苏家捐赠的衣物已经送到了。
  这些衣服都是苏家过去的一些库房里堆积着的衣物,当年国会回收的时候苏家并没有把衣物卖给国会,而是在堆积着。
  此时远处的街道上,一辆辆卡车朝着这边驶来,马库斯很快调整了下情绪,弗莱已经迎接了过去,在刚刚他们便收到了教育协会的一批捐赠物资,以及克里斯会带着一些教师们过来,作为志愿者来照顾一些奴隶们。
  “非常感谢你,克里斯先生。”
  卡车上的克里斯刚下来,便让大家一起帮忙,把一些被褥拿下来,虽然很多被褥都有些老旧,这是但年克里斯为了一些学校特别找了一些工厂制作的,很多在光影物质化时代来临后被淘汰掉的原始被褥,大部分都堆积在了学校的仓库里,原本就是用来应对一些事故发生时的物品,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
  “情况会很严峻的,弗莱院长。”
  克里斯面色凝重的看着还在不断从5科的起降机上下来的奴隶们,大批量的流质食物还在发放,上面有着三联公司的标识。
  弗莱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国会目前只能够确保医疗,食物和水的供应,但其他的物资还在调配中,只是让弗莱没有想到的是,八大协会都动了起来。
  之前芙蕾雅就来过电话,医疗协会正在进行医生们的调集,最迟会在今晚12点,有一批超过1000人的医生以及一部分药物运送过来。
  此时马库斯看到了一些老旧的家电用品搬了过来,以及一些米面等类的食物,包括味觉剂。
  “虽然老旧了一点,但他们每天都吃流质食物的,工业协会和食物协会都的集资捐赠物还会过来的。”
  马库斯有些诧异了起来,此时大量的记者们还在现场报道着,面对镜头克里斯有些拘谨。
  “我只希望大家不要差别对待弱者,这座城市的每一个公民,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劳动公平的获得权益,这样的恶性事件是一次教训,我只希望大家在看到一些恶性事件的时候行动起来!”
  克里斯说完后便在不少人的簇拥下进入了病院,他不打算继续回答记者的问题。
  而此时另一件让整座城市震惊的新闻又再度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律师协会的会长铂尔曼明确的表示,律师协会的每一位成员,是绝对不会为任何一个参与了人口贩卖之人辩护的。
  同一时间,建筑协会的会长王莹也发声了,表示已经在积极的进行规划,会想办法弄一个区域,用于这些奴隶们的生活恢复,表示会和其他七大协会一起努力,愿意为一些黑户提供工作,希望他们能够走到阳光下来。
  一场悄无声息的行动,正在城市里展开,由八大协会牵头带领,此时不少记者们都看到了一些陌生的起降机落了下来,在看到贝金赛尔走出来的瞬间,大量的记者拥了过去。
  在贝金赛尔的身边,是作家星源以及大导演兰尼,还有不少娱乐界的明星演员,以及一些导演。
  “我们今次来的目的是为了把这段事故记录下来,我们会用纪录片的手法,记录下这些奴隶们,以及黑户们的一些事,这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但必须得有人来记录才行,请让一让。”
  9点19分
  骆家辉稍微松了一口气,城市的这股悲伤的氛围,正在得到缓解,有了疏通的通道,八大协会在事故愈演愈烈的时候,就向总务科提交了很多事故后的处理对策议案,骆家辉都同意了。
  “多亏了你们,吴群。”
  骆家辉从酒柜里拿出了一瓶酒来,倒了两杯,端给了坐在沙发前,还在和食物协会的人商量着事的吴群。
  “你应该谢谢芙蕾雅,是她第一时间召集了我们,我只是负责统筹规划的人。”
  骆家辉摇摇头。
  “一样的。”
  吴群微笑着关闭了光影屏幕,随后喝了一口酒,平日里不抽烟的他,今天特地的向骆家辉要了一包,点燃了一根,吸了几口后咳嗽了起来。
  “事情还会很多的,总管哟,这不是一年两年堆积起来的事,不过让我很诧异的是苏莉那家伙,家里竟然连一个奴隶都没有,他们苏家的种植园里也是,那么刻薄的她竟然在这次的问题里没有出事,太让人意外了。”
  骆家辉无奈的笑了笑。
  “你知道原因?”
  骆家辉说道。
  “也会有这样的人吧,有着和表面上截然相反的一面。”
  吴群笑呵呵的喝掉了大半杯酒,而后呼出了一口气。
  “芙蕾雅说过,必须得有人来承担,这样的恶性社会事件,在事件还未全面发酵,对大部分人造成冲击之前,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减缓这次事件所造成的冲击,所以必须行动起来。”
  骆家辉嗯了一声,此时吴群直接褪去了外套,看着不远处的一个泡澡的池子,已经热气腾腾了。
  “要不要一起泡个澡,总管阁下。”
  骆家辉笑着摇了摇头。
  “胖哥,这里有好多紧急的文件,需要你亲自签字才行,还要你解除下道路交通的权限,确保物资运送车能够抵达。”
  尹香凛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骆家辉微微皱着眉头,瞬间场面尴尬了起来。
  “别看香凛!再说了你这么冒失的跑进来.......”
  骆家辉看了一眼已经跳到了水里的吴群。
  “这里好歹是我的私人休息室。”
  尹香凛尴尬的低着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很快把一些已经优先标注出来的文件,优先传给了骆家辉,而后逃一般的跑了出去。
  “抱歉了,我这身肥肉污染了你们秘书的眼睛!”
  骆家辉无奈的笑了起来。
  “说个实在的,你觉得阿尔法........”
  “我无法去评判她的对错,只是很佩服她,她某些部分和芙蕾雅有些类似,但却截然不同,真的所做的每一件事,任何人去做都恐怕要下很大的决心,才能够迈出这一步,如果换做是我,我做不到的总管阁下,为了创造社会的正义,即使需要去拆散一个个家庭,也在所不惜,甚至是把自己的家族送到了被告席上,我做不到的!”
  吴群说着靠在了浴池的边上,又点燃了一根烟。
  “现如今城市需要什么,她心里很清楚,所以才会义无反顾的去做,长期沐浴在黑暗中太久的民众,是需要光芒的,她就是城市的灯火一样的存在,我常常听人和我说起过,过去他们晚上出行需要小心一些,但最近这两年过来,即使是深更半夜出行,都会有穿着黑色制服的行事科成员在街道上巡逻,他们很安心,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如果你犯罪,5科一定会逮捕你。”
  骆家辉嗯了一声,无奈的叹了口气。
  “芙蕾雅人呢?好像不在家里。”
  吴群叹了口气。
  “她应该亲自去找阿尔法了,因为阿尔法下一步要干什么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总管阁下!”
  骆家辉面色凝重了起来,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内心,再度开始焦虑了起来。
  因为谁都没有想到,问题竟然会越来越多,仿佛处理不完一般,在行事科虽然不是非正式的登上城市管理层的时候,骆家辉就意识到了,是时候该和城市遗留下来的问题做正面对决的时候了。
  这也是他们这批神之学院里的学生们都清楚的,但实际上,大家在城市这只怪物的问题上,都开始退缩了,保守治疗是很多人内心里第一时间的手段。
  这也是无可厚非的,就好像撞球一般,力度过猛的话,一枚枚毫不相干的撞球都会噼啪作响,原本完整的撞球堆会变得四分五裂,而每一个被推动的撞球,不知道会在哪里停下,能否安全的进洞。
  “今晚工厂应该可以开工吧!”
  吴群问了一句,骆家辉嗯了一声,但这声音显得不太确定,因为在几个小时前和10科联络的时候,诺亚表示正在全力的排除一些故障点,已经动用了10科所有人的力量,以及最新型的拟人型的机器人,应该可以开工。
  这样的时节如果能够开工自然是非常好的,但即使不开工,现如今对于很多民众的影响也已经不大了。
  黑夜还会持续很久,今晚注定会有些漫长。
  全领域学院的门口处,段空静静的站在校门口,他没有进去,而是在等待着。
  “怎么了段空科长!”
  一时间段空看向了从小门里走出来的薛王,他凑了过去。
  “薛王,我该怎么办?”
  薛王温文尔雅的笑着,摇了摇头,因为他也不知奥该怎么办才好,为了能够在工厂全面停工的时候,1科出台了小作坊的注册资质放宽的政策,结果这两年过来,小作坊越来越多的冒了出来。
  甚至大部分小作坊根本没有过硬的资质,但依然拿到了经营证件,持证犯罪便开始了,段空也知道,但还是只能这么干,因为工厂停工的这一年多,甚至在停工以前的一些整改阶段,都是这些小作坊在为城市输送一些制造物。
  “我该怎么办才好?”
  段空又问了一句,薛王摘掉了眼镜,再一次的摇了摇头,昏黄的路灯下,两人的影子交织在了一起,被拉得斜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