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璀璨城13科的吉恩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激斗!师徒56 上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激斗!师徒56 上


  下午5点37分
  太阳昏黄的照射在金灿灿的田野里,李昂擦拭着额头的汗液,皮肤已经黑了不少,四周围都是谈笑着,有人递了一根烟过来,李昂接过来后拿出打火机点燃。
  车上的所有人都在讨论着今晚食堂会给他们吃什么,他们这车人提前1小时就干完了活,但并没有超额完成,因为现在还在过年,大家只想要快点回去,到食堂里拿食物,然后回到宿舍里,聚集在电视机面前看新年的一些节目。
  李昂惬意的斜靠在椅子上,宿舍里一个年纪大点的男人又在讲有色笑话,车子里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李昂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宿舍里的人都挺不错的,在这里他也听到了不少课堂以外的新鲜事,许多事情在李昂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
  原本觉得这样的牢狱生涯会枯燥无比,但李昂也感觉到在这里其实也没什么坏处,自己还年轻就算20多岁出去也没什么的。
  过几天李昂还可以申请假释假期,为期10天,他可以回家去看看父母。
  “外面的世道还是一样啊,有钱真好!”
  此时一个在后排的犯人拿着手机,李昂顺势看了过去,瞬间震惊的站起身来,此时不少人也拿出了手机开始讨论了起来,在几个小时前的大新闻。
  “安格斯家放个屁都可以成为新闻。”
  一车子的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李昂也急忙打开了自己的手机,很快他就摇了摇头,一个又一个醒目的标题,都在说安格斯家的二女儿妮雅当街殴打一对可怜的兄妹。
  “那家伙不可能干这种事的!”
  李昂说着,想要和周围的人说点什么,但此时大家都在说着安格斯家的其他问题。
  “究竟是怎么回事!”
  5点41分
  太阳昏黄的光芒照射在46区治安管理所外攒动的人群身上,大量的人举着不公的标语在示威着,而大量的记者更是想尽一切办法想要进去治安管理所内。
  只是短短的一两个小时里,妮雅在街上殴打天痕的视频就传遍了城市,大量的媒体都在争相的报道着,连CBV都来掺和了一脚,甚至还要出特别节目。
  此时位于46区治安管理所内,阿尔法看着眼前的这对兄妹,男孩已经说了,是他先动手的,最后他虽然没有赢妮雅,被揍了但他并没有觉得自己被殴打。
  所有的证词都已经录好了,待会就会对外部公布,妮雅就抱着双手,坐在一旁。
  “妮雅!”
  “我不会道歉的姐,是他先动手的,的确我没注意撞了他妹妹,但我道过歉了,但他揍了我一拳,我肯定要还手的,而且是他自愿和我单挑的。”
  此时的天痕看起来十分的害怕,他低着头,旁边2岁不到的小姑娘眼中也透着惊恐。
  阿尔法微笑着站起身来。
  “没什么问题的,我会让人送你们回家。”
  天痕吞咽了一口,此时他看到阿尔法站起身来,走了过去一巴掌拍在了妮雅的脑门上。
  “让你不要惹事的,回去有你受的!”
  妮雅噘着嘴。
  “姐,你能不能送我去农场那边?”
  审讯室的外面,吉尔还在和当地的科官交代着,此时其他几个科所的科官也都过来了。
  吉尔非常清楚,外面那些报道的家伙究竟想要干什么,而这个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已经被利用了,那些采访视频他都看过一部分。
  民众只希望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而媒体自然给民众看到他们想要看到的,这样民众内心里可以一时间乐呵下,有了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媒体则赚到了钱。
  根据网络法,任何的网络内容提供者,大到企业公司,小到个人,只要产生了浏览流量都是可以到年底分到钱的,公司每个月月末都能够分到当月的钱,而个人则需要到年底,除去流量税后,会根据一个月或者一整年里,民众使用网络的流量所产生的费用来进行百分比分配。
  网络内容提供者都在相互抢夺流量,通常1小时需要1毛的流量费,按照一个人一天使用10小时网络来算的话,一天的流量费用最少2000万,一个月6亿,一年72亿,这是非常庞大的数字,其中40%是网络管理费搭建费以及税收,归国会所有,剩下的6成便是所有网络上的内容提供者的。
  一年40多亿的网络规模,只是流量费,一些内容则需要额外付费,整个网络上的内容,一年最少100亿以上的规模,而媒体公司大大小小的也就300多家,更多的是现如今个人用户也参与了进来。
  为了能够抢夺这100亿的大蛋糕,大部分媒体公司,都有着各区的常驻现场新闻记者,一旦哪里有任何问题,立马进行报道,而个人也丝毫不服输,只要有社交账号者,街边遇到一些东西就会拍摄。
  这是一个全民媒体的时代,信息化已经极致的发达,在100G的网络技术支持下,可以做到城市南北部最长距离的329公里的两个点,进行信息传递0延迟。
  一条信息如果一旦火热,瞬间便可以传递到城市每一个有网络的地方。
  这也是国会为了防止网络犯罪的一种手段,市民网络完全在国会的掌控下,犯罪者难以劫持到信息,除非人为的破坏网络传输置换器。
  网络这个虚拟的东西已经成为了大部分人的第二家园,很多人在网络上的时间,一天甚至超过了20个小时。
  此时5科的外面传来了更大的呼喊声,天痕和天爱兄妹两从治安管理所出来了,在5科人的护送下,直接坐入了车子里,而后5科的页面上直接对全城的所有人发了一条信息。
  严禁骚扰兄妹两,一旦违者直接处以一个月到一年不等的农场劳作惩戒,具体的事情已经公布在了5科的页面上。
  然而大部分人还是不相信,他们都觉得是5科逼迫兄妹两录这样的口供的,甚至有传言说,看到了5科的一架起降机在4点多的时候落在这里,阿尔法下来了。
  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强烈,大家都不相信这份5科对于这件事的报告。
  一些媒体已经愈演愈烈,变本加厉的透着这件事炒作了起来,开始把火力全都集中在了安格斯家,以及一些电视台甚至挖出了妮雅以前的一些事情来。
  但一些大的媒体已经开始收敛了起来,CBV只是在进行了简短的关于教育问题的特别节目后,就开始播放起了新年节目来,只有一些规模不大的小媒体,还在持续不断的变相炒作,只要能够吸引眼球就行,能够让人来看他们提供的内容就可以。
  “不要再让我来第二次,这次只是警告,下次我再来的话.......”
  薛王静静的冷眼扫视着眼前的几个CBV的负责人,马上一个负责人就拿着一个口袋走了过去。
  “薛王大人,你见谅,都是下面那些不懂事的毛头小子做的,真的请你多担待,多担待,既然来了就一起吃个饭,最近我们这边有一家新开的酒楼,味道可好了。”
  说着一堆人急忙靠过来不断的说着好话,薛王看了一眼袋子,接了过来。
  “既然诸位那么热情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CBV也知道,自己现如今已经成为璀璨城第一媒体,内部需要听从娱乐协会的,外部则需要听薛王一人的就可以,毕竟是搭上了薛王,他们才能够一跃成为璀璨城第一媒体公司。
  毕竟谁也不会和钱过不去,而昨天的GOTV覆灭的事圈子里的一些人也都多少听说了,虽然行事科说是火灾,以及里面有某种化学物泄露,导致不少人中毒,但大家不是傻子,昨晚抨击行事科最狠的就是GOTV,一夜间最起码可以进账上千万的,但一夜间就全部消失了。
  但今天这件事不同,和行事科没关系,所以大家也都想要多挣一点是一点,只要别太过分就行,现在大部分的媒体已经收声了,开始播放今晚的新年内容。
  薛王在一堆人的恭维下,缓步的走出了会议室,此时不少旁边停下来站到一旁鞠躬的人都有些狐疑起来,他们并不知道这个男人是干什么的,穿得很普通,虽然长得不错,但看起来似乎老板们对他的态度都是非常恭敬的。
  薛王温文尔雅的笑着,他不知道段空那小子究竟是怎么想的,这些问题如果未来不好好管制的话,会造成更多的问题的,因为很多媒体根本不负责的就发布了很多不实的报道,为了钱而根本没有任何的道德底线,这一块目前还是空白地带,但迟早有一天必须得处理才行。
  天空中的人工太阳正在熄灭,此时猛得抬起头来,可以看得到一大团红色的火焰在天空中燃烧着,但只是在一瞬间,眼前的世界只有一片血红。
  红光退去,一架起降机缓缓的朝着农业科的宿舍过去,妮雅笑嘻嘻的摸索着起降机里的仪器,旁边的阿尔法正在说着这些仪器数值的一些具体作用,妮雅显得非常认真。
  阿尔法并没有责怪妹妹妮雅搞出那么大的事来,只是会加重他们的一点工作而已,因为妹妹确实没有做像报道上说的那种欺压别人的事,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而从视频里可以看得出来,妮雅并没有下狠手,反而手下留情了,不然那个叫天痕的孩子,现在应该进医院了,不会只是破了点皮那么简单。
  “你如果平日里有这么用心的话,学习也不至于那么差了!”
  “姐,学习是学习,我不感兴趣的东西,你让我怎么学的下去?”
  妮雅说着看着起降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你可不要乱来,要是失事的话,可是会非常惨的。”
  妮雅仰着头笑嘻嘻的点点头,双手托腮的看着阿尔法。
  “姐你都好久没有带我去哪里玩了,今晚就带我去哪玩玩嘛!”
  妮雅撒娇式的说着摇着阿尔法的手臂,阿尔法看向了东南面的监狱,微笑着说道。
  “待会在12科吃过饭,我带你到11科去看看。”
  妮雅马上撇嘴道。
  “关犯人的地方,有什么好看的?”
  “我只是去见看看拉提斯。”
  妮雅嘟嘴道。
  “感觉那个姐姐,好像有些吓人。”
  此时已经可以看到12科的宿舍了,阿尔法降低了速度,朝着灯火通明的12科宿舍去了。
  妮雅扭过头,打开了通往后面机舱的门。
  “到了陈杰。”
  一时间陈杰清醒了过来,他有些浑浑噩噩的,打着哈欠凑了过来。
  “阿尔法姐姐,真的没事吗?”
  阿尔法微笑着摇摇头。
  “回去后替我向你妈问好!”
  陈杰微笑着点点头,他非常尊敬眼前的这个女性,至少比妮雅好一万倍,又漂亮又厉害,整个家族的男孩子们,都比较崇拜阿尔法,也是因为阿尔法的出现,家族里男人们对于女人的看法,有了一些改观,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不大,但实际上却是有影响的。
  现在家族里很多女性都参加了今年的行事科考试,特别是那些小家族热衷于把子女送到一些专门的培训学校里,筹备今年3月1日开始的为期1个月的行事科考试。
  在陈杰看来,阿尔法就好像每天升起的人工太阳一般,在他的眼中只有耀眼两个字来形容。
  李昂心事有些凝重的从车子上下来,他打算先回去宿舍里洗个澡,已经和舍友们商量好了,让他们帮忙把李昂的那部分食物带回去。
  “李昂,你跟我过来下,有人找你。”
  李昂有些讶异,看着眼前竟然是一名理事官叫住了他,他点点头后跟了过去,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下跟着理事官朝着宿舍后面走去,而此时李昂偷偷的看向了右手边,一辆辆运送着女性的车子过来,大量的男人们围了过去,但却不允许接近,不少人嘘声一片,李昂也是看得心潮澎湃,这些女人都挺漂亮的,各有风韵,身材也不错,但所有女人看起来都疲惫不堪。
  李昂之前小时候也见过原本所在的李家氏族街区里的一些站街女人,但这些女人被大人们强制清理出了58区。
  但这些女人明显和李昂过去见到的那些站街女不同,看起来更加漂亮一些,只不过有的女人脸上花了一大片。
  “为什么到这种地方工作还化妆?”
  眼前的男性理事官笑了笑。
  “怎么,已经到了对女人感兴趣的年纪了吗,小孩。”
  李昂惊愕的摇了摇头,马上不看了,但眼睛还是不自主的看了过去,冷不丁的李昂惊愕不已的看着眼前站着的一个家伙。
  “陈杰,你怎么.......”
  李昂此时才注意到站在陈杰旁边的妮雅,他有些不可思议的走了过去,但此时看到了在宿舍墙边靠坐在地上,叼着烟的阿尔法,似乎明白了过来。
  “别看了,你很有成为色鬼的潜质啊!”
  妮雅说着一手肘就让陈杰捂着肋部蹲在了地上,陈杰虽然叫疼,但还是忍不住看了过去,毕竟那么多的美女。
  “会长!”
  “麻烦你了。”
  阿尔法说着,这名理事官拍了拍陈杰的背。
  “待会自己回到宿舍里来。”
  陈杰感激的说了声谢谢,而后看向了阿尔法,是她主导了58区的罪案调查,自己也是因为罪案调查而被送进来的,但李昂并不恨妮雅,反而现在越来越觉得,要是再不做点什么,或许未来对于李姓氏族的就不是简单的坐牢这么简单了。
  李昂在这里劳作的期间月接触过不少过去曾经和李姓氏族进行过合作的犯罪者,知道了不少让他难以想象的事实。
  “怎么了?坐牢都不通知老娘一声?”
  李昂显得手足无措,但还是微笑着摇了摇头,妮雅凑过来直接勾住了李昂的脖子,把他压了下来。
  “干嘛!”
  “白痴,还有几年出来?”
  李昂无奈的摇了摇头。
  “谢谢你能来看我!”
  李昂说着,丝毫抑制不住内心里的激动,他在这里的时候,除了父母外,还有过去和父母关系比较好的人来看过自己,不过今天让李昂很意外。
  “你究竟做了什么,现在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
  妮雅摇了摇头,松开了手。
  “鬼晓得,那些混蛋竟然敢这么写老娘,要是老娘以后进入行事科的话,一定带人砸了他们的公司。”
  陈杰回过头来。
  “你是没可能进入行事科的,我倒是已经想好了,以后要加入行事科。”
  旁边的阿尔法有些意外,她微笑着看着眼前的这三个孩子,那两个男孩是自小和妮雅一起长大的,是妮雅非常要好的朋友。
  “你?就你这个怂包?”
  妮雅笑呵呵的看着陈杰,他马上就笑了起来,但鼻头却微微的上扬,李昂马上就看明白了。
  “还不是行事科里女人多,美女更多,不是吗!”
  被看破的陈杰马上尴尬了起来,妮雅突然间故作柔态,扭捏的走了过去,双手矜持的放在身前,优雅的姿态尽显。
  “你看我怎么样,嗯哼!”
  “如果100分是满分的话,你就是负分!”
  陈杰马上说道,但话音刚落脸上就挨了一下,他一屁股跌在地上,捂着脸颊,看着举着拳头的妮雅。
  “这就是拳头的威力!”
  三人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此时李昂内心里有些激动。
  “妮雅你好像又强了不少。”
  妮雅转过头来。
  “要试试看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阿尔法静静的看着眼前还在斗殴的两个孩子,他们就在宿舍的后面,不断的打斗着,看起来还有模有样的。
  “我就知道。”
  已经看了好半天美女的陈杰走了过来,看到已经躺在了地上的李昂。
  “你真以为在这里搬了一段时间的重物,力气是大了点,就可以打得过老娘了吗?老娘我可是天天在搬砖的。”
  阿尔法有些诧异,之前她就注意到妮雅手上的伤了,还有手指头上的老茧皮,曾经阿尔法告诉过妮雅,徒手战斗最重要的就是拳头,而手指头的强韧度决定了拳头的威力,这是能够最短时间里提升拳头威力的方法,但想要锻炼手指的话,比较困难,搬砖是个不错的训练方式。
  阿尔法没想到妮雅真的记下来了。
  “妮雅可是每天没事就在学校里搬砖的,那些学校后面的废弃砖块,每天妮雅都会从一边搬到另一边。”
  李昂有些诧异的看着妮雅,他想要起身,但感觉浑身有些疲惫。
  “白痴,你干了一天活,当然已经没力气了,这次就算平手了。”
  妮雅伸着手,把李昂从地上拉了起来,李昂摇了摇头。
  “就算不干活,我也打不过你的妮雅。”
  阿尔法站起身来,走了过去。
  “想要考行事科的话,可以试试看,你可以申请一些教材,在闲暇之余就看看。”
  李昂有些激动的看着阿尔法,嗯了一声点点头。
  “李鑫哥也和我说过,只不过,我不太喜欢行事科,我打算从这里回去后,继承家业,做一家酿酒厂的老板,阿尔法小姐,我家里有一些窖藏的酒,到时候可以送你一点。”
  阿尔法微笑着点点头,带着妮雅和陈杰离开了,她刚刚和拉提斯通过电话,拉提斯让她赶快过去,已经在准备吃的了,其他同学也希望阿尔法一起过去,好好喝一杯。
  6点51分
  天痕刚刚和父亲通过电话,已经和父亲说了整件事的经过了,锅子里正煮着食物,妹妹已经在音乐的陪伴中睡着了,面色看起来轻松了不少。
  外面还时不时会有人经过,一些人还在四周围徘徊着,天痕不知道究竟怎么了,他确实没有觉得和自己打架的那个叫妮雅的女孩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在看到妹妹被撞倒后,天痕下意识就出拳了,此时天痕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以为他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看着家里的光影电视上,关于这件的大量报道,他不知道这城市怎么了,为什么那么简单的一件小事,会变成大家在谈论的话题。
  此时房间门被人敲响了,天痕站起身去,刚打开门就看到门口一个微笑着的男人,他马上表明来意,想要为天痕做一个专访。
  天痕犹豫之际,男人拿出了一叠钞票来,一时间天痕愣住了,几分钟后天痕打开了门,让男人进来了,一进来男人就拿着手机开始拍照。
  “我家没什么好拍的。”
  天痕说着男人马上就一股脑的说明了来意,他是一名自由媒体人,他最看不惯的就是富人阶层欺负贫困阶层,一定要好好的报道这件事,不能让后续断掉,正义必须得有人来伸张才行。
  男人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这件事,天痕马上说明了情况,男人一脸悲哀的蹲在天痕面前,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天爱。
  “是他们逼你这么说的吧?”
  天痕摇了摇头。
  “没有啊。”
  男人只是拍了拍天痕的肩膀,一副愤慨的样子,继续说着一些东西。
  然而此时一阵上楼声响起,有大量的脚步声,房间门再度被敲响,男人直接过去打开门,十多名5科的人已经站在了门口。
  “先生,由于你违反了5科的禁令,请跟我们走一趟。”
  男人马上愤怒的叫喊着不公,叫喊着不正当逮捕,但却被拽了出去,收缴了设备,一名5科的女人走了进来,问了天痕一些事后,便微笑着离开了。
  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天痕看到那个还在大叫的男人被按倒在了地上,有人粗暴的堵住了男人的嘴巴。
  天痕急忙跑到了窗口处,此时外面到处都是人,拿着手机在拍照,而5科的人并没有下去,而是直接去了天台,把逮捕的男人塞入了起降机,此时男人老实多了,他流着鼻血,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家伙们。
  “许明先生,现在你可能要面临为期1年的劳作惩戒。”
  许明笑了起来,刚刚他被殴打了,只不过他却丝毫都不觉得疼,因为他很清楚,他们在掩盖真相,甚至禁止民众发声,这样的行为在他看来,是不负责的做法。
  几年前,在许明最为困难的时候,有人找到了他,为他提供了资金,那个人和他的理念非常相同,他们都觉得社会上必须有一些来自民众的声音才行,所以许明成为了一名独立记者,他不会屈服的,也不会妥协的。
  我会继续战斗下去的!
  天痕茫然的站在窗边,他看着下面的人群,心里感觉到了一丝恐惧。
  “他们究竟怎么了?明明根本不是他们所说的那样,根本不是!”
  此时身后传来了一阵响动,天痕急忙转身跑了过去,醒过来的妹妹朝着厨房跑去,天痕急忙抱起了妹妹。
  “天爱,你还在害怕吗?外面那些人。”
  天爱微微的点点头,她已经两岁了,但还不会说话,检查过后医生也说没问题,应该是长时间因为父亲以及哥哥都在忙,没有搭理她导致的。
  天痕也有些害怕,他真的不觉得行事科有哪里不对,也不觉得那个妮雅哪里有问题,有问题的是那些大人们,他们成群结队的聚集在一起发生,等事件平息后,又散开,这样周而复始的聚集,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