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大国名厨 > 第112章 要住一个屋了?

第112章 要住一个屋了?

    陶茹雪穿着白色的羊毛尼大衣,手上挎着价值不菲的名牌包包。
      头发梳成一团,藏在白色的时尚圆帽里。
      耳朵上镶嵌着指甲盖大小的耳坠。
      一双眼睛如水如玉,脖颈的肤色欺霜傲雪,纤细的蛮腰弧线巧妙绝伦。
      虽然姣好的脸蛋不外泄风光,但依然不时惹来行人的侧目。
      天使般的身材,足以成为眼球杀手。
      所有人都在好奇,口罩下究竟会藏着一张什么样的五官。
      抵达停车场,两人进车入座。
      陶茹雪摘掉口罩,弯弯浅浅秀眉下,眸光闪烁,琼鼻高挺,红唇不知涂抹的是什么色号,将唇形勾勒的清秀妩媚。
      侧目偷看第一眼,觉得她像是从天上宫阙伴琴而舞的仙子;
      再偷看第二眼,又觉得她是从时尚杂志里走出的模特。
      古典而时尚,很难兼顾的两种气质,在她的身上完美的融合。
      陶茹雪知道乔智看了自己几眼,以前觉得他的眼神如同带刺,看自己一眼,她就会心里毛毛的。
      但现在他多看自己几眼,会觉得莫名喜悦。
      女为悦己者容,也分对象在自己心中的比重。
      在乔智看来,陶茹雪最近变得有点反常,经常会对自己无缘无故地好。
      乔智发现自己的性格挺贱。
      以前陶茹雪对自己凶声恶气,他甘之如饴。
      现在对自己温柔以待,反而觉得有点不适应。
      难道自己有被虐倾向?
      应该是幸福来得太快,有点像是龙卷风,将自己吹得七零八落!
      他虽然讨厌丈母娘,其实性格跟陶南芳很相似。
      说得好听一点可以称作“稳健”,说得难听一点可以说是“老谋深算”。
      一方面忍气吞声、抠门吝啬、贪婪成性、舌如毒箭;
      另一方面待人真诚、正义公正、勇敢果决、坚韧不拔。
      稳健老成之人,外显的性格只不过是伪装出来,根据不同的环境表现在不同人群的面前。
      想要在社会上混出好名堂,必须要见风使舵,韬光养晦,明哲保身。
      过于锋芒毕露,横冲直撞,只会惹来别人的记恨。
      乔智看来,正确的处世之道,就应该如打游戏。
      前五分钟低调发育,后十分钟跟团支援,最后五分钟爆发实力,带躺队友。
      正确的处世之道,应该学会在什么场合说什么话,从善如流,而不是突出自己的个性,变成众人眼中的异类。
      乔智绝当不了英雄或者侠客,他对自己的人生有准确的定位。
      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喜欢且成功的事业,尽全力保护好自己身边之人。
      至于功成名就,富贵在天,他并不奢望,顺其自然,不去强求。
      那些站在权利或者财富顶端的人,绝大多数都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
      或者亲情,或者爱情,或者人性。
      而且他们面对的敌人,也是复杂多变且强大的。
      说得更加丧气一点,乔智只想在复杂的社会上,以“稳健”的方式活着,尽量好好的活着。
      他不相信狗屎运,不相信一夜暴富。
      只相信通过稳扎稳打,成为一个能在社会立足,能给亲人带来幸福感和安全感的男人。
      他从来不做梦,特别现实主义。
      乔智的厨艺不错,如果甘于当个厨师,完全可以选个不错的平台起步。
      为什么同意在陶南芳的安排下进入淮香集团,从事实习厨工的工作。
      是为了隐藏自己的实力,不引起别人的过分关注。
      如果一开始就站在特别高的位置,只会让人觉得你本应该如此,即使做出再惊天动地的事情,也无法引起巨大的差距感。
      乔智知道淮香集团很复杂,湖底很深。
      表面来看,陶南芳一人说的算,但事实上淮香集团的高层或者元老,只要稍微动动手指头,就能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乔智进入淮香集团,那就是家族子弟,这是那些职业经理人或者外姓股东极为忌惮的。
      陶南芳的堂兄陶新晨被直接剔除,何尝不是职业经理人们通过种种手段逼迫,最终得偿所愿的计划?
      陶南芳何尝看不出?
      乔智必须要稳健,保持低调,最好让人不知道他的存在!
      陶南芳一开始表示,要隐瞒乔智和陶茹雪的婚事。
      乔智内心深处没有丝毫的不满,甚至还认为这是个特别好的安排。
      至于现在公布了两人的关系,乔智已经成功创办出网红食堂,有了自己的根据地。
      即使外界对自己施加压力,他也有了避风港。
      所以乔智对陶南芳的感觉是复杂的,既觉得丈母娘是隐藏在暗处的大BOSS,又觉得她对自己的帮助不小。
      这便是陶南芳驾驭人的巧妙之处。
      想要让人对你俯首称臣,不能只给你投食,还得给你不断制定任务,逼迫你不断地完成她下达的指令。
      乔智仔细回想这数月,一举一动都是在陶南芳的算计下完成。
      唯一不在陶南芳计划之内的是,她没想到乔智将每件事都完成得超出自己的预期,以至于某些后续手段,都无法实施。
      如同乔智觉得陶南芳和自己是一类人,陶南芳自然也察觉到了乔智跟自己的相似之处。
      只可惜乔智是自己的女婿,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尽管她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但依旧没有办法摆脱固有的成见。
      财富必须由自己的骨血继承,淮香集团只能由陶家人掌舵。
      丈母娘和女婿的关系,堪比婆媳关系复杂。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那是丈母娘为了自己的女儿作出的姿态。
      丈母娘对女婿千般百般好,那是希望女婿看在自己的面上,包容女儿的某些任性和小习惯。
      尤其是像乔智现在的所处情况,他的家庭条件与陶茹雪的水平差距太大。
      而丈母娘又如此的强势!
      如果丈母娘嗅到女婿对女儿会造成潜在危机,丈母娘绝对会率先消除隐患。
      当然,陶南芳现在依然觉得,乔智加入淮香集团,可以成为陶茹雪后期继承产业的最大帮助和支持。
      如今,三个姓陶的女人,乔智已经基本搞定其二。
      唯独与陶南芳的关系,还真是说不清道不明。
      “我妈下周就打算出院,搬回家居住了。”陶茹雪心情很不错,“不过,她暂时不会去上班,会在家中休息一段时间。”
      乔智揉了揉鼻子,家里岂不是多了个灯泡?
      乔智脸上露出笑容,敷衍道:“就怕她闲不下来!回到家之后,就开启疯狂的上班模式。”
      陶茹雪瞪了乔智一眼,“为什么提到我妈,总会有阴阳怪气的感觉。”
      乔智微微一怔,暗忖难道自己将陶南芳的真实情绪宣泄出来了?
      “哪有?是你太敏感。”乔智连忙补救,“你妈需要什么?我明天赶紧置办一下。”
      “这个用不着你操心,保姆会处理好的。”陶茹雪顿了顿,才艰难地说道,“如果我妈回来了,你还打算住在你那屋吗?”
      “不然呢?”乔智话一出口,突然反应过来,喜上眉梢,“你的意思是,咱俩住一个屋?”
      乔智和陶茹雪分房睡的事情,陶南芳肯定是知道的。
      她之前住在医院里,没办法插手夫妻俩的私生活,如果搬回来住的话,她肯定会软磨硬泡,不断地给陶茹雪施加压力。
      乔智知道丈母娘的想法,她可是一直串掇自己,赶紧将生米煮成熟饭。
      等她住回来之后,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促成这件事。
      若是放在以前,陶茹雪肯定会坚决抵制,但她现在却是开始担忧。
      总觉得有些尴尬!
      若是两人住在一个屋子里,岂不是会让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
      虽然陶茹雪与乔智已经从水火不容,到现在动不动就奖励“亲亲”。
      但陶茹雪觉得距离最后关键一步,还有很一段的距离。
      她以前觉得自己能接受任何新鲜事物,这一刻发现自己特别传统。
      陶茹雪对妈妈的性格很了解,超前一步想到关于两人居住的问题。
      但是,她为什么要脑子抽筋,主动提出来?
      尴尬!
      陶茹雪面红耳赤,偷偷地瞟了一眼乔智的侧脸,“我觉得你可以搬出去,你不是对她一向有意见吗?”
      乔智耸肩否认道:“我跟她又不过一辈子?对她只有敬意。让你有这个错觉,还不是因为咱俩吵架时,口无遮拦?让我搬出去,我可不同意,租金挺贵,而且离你更远了。除非你跟我一起搬出去住。”
      离我更远了?
      还真是不害臊的狗皮膏药!
      陶茹雪心里暗骂,又觉得甜滋滋的。
      “搬出去住,我妈肯定不同意!”陶茹雪说出此话有点后悔。
      隐藏的意思,岂不是自己愿意与乔智搬出去住?
      “要不,还是勉为其难,咱俩住一个屋吧?”乔智试探道,“我可以买一个床垫,铺在地板上,你的房间那么大,应该不缺那区区四平方米的空间。我睡觉不打呼噜,也不磨牙,更不会梦游!”
      “不解释还好,越解释越让人觉得你有点可怕!”
      陶茹雪故意将眼神调整至前方。
      没有正面回应,选择无视。
      乔智心里一阵郁闷,
      明明是你挑起的话题,却故意不给答复,开始装聋作哑。
      唉,这个徒有虚名的老公,当的实在太难了!
      不过,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乔智突然有些期待丈母娘赶紧搬回来住。
      在夫妻感情促进方面,丈母娘绝对是正面、积极、有效的推动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