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不是那种许仙 > 第91章 关系很复杂

第91章 关系很复杂


  关于扒底裤这档子事儿,
  许仙也算是一个老手。
  不过这一回,他不打算再用那一招比较隐蔽的渣男递进大法。
  而是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
  “既如此,那大哥,我们为何不反了他娘的!”
  许仙口出狂言。
  使出了最暴躁的一招。
  把个崔大郎吓得目瞪口呆,差一点儿就要冲过去捂住臭小子的嘴。
  “贤弟!贤弟慎言啊!”
  心道我老崔竭力拉拢你,不过只是想着为地府培养出一个人才,日后也好在三界中有个说话份量而已。
  可你小子倒好,这样的话都敢讲出来,这是打算鱼死网破吗!
  “大哥可是有所忌惮?愚弟愿为先锋!”
  此时的许仙,宛如一个二愣子,梗着脖子就要上去搞事的模样。
  “啊……贤弟,日后万不可再说这大逆不道之言了啊,天庭虽有用于我阴曹地府,
  可我阴曹地府若失了这幽冥归墟之地,便再无我千万鬼修的容身之所了呀,贤弟慎言……慎言……”
  “原来如此……那倒是愚弟鲁莽了,那便不反了。”
  这话说得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只是按崔判官的说法……这似乎也是一个死局啊。
  天庭需要地府的人干活,地府则需要这片幽冥归墟之地容身。
  那到头来,你们不还是一伙的,到那时天庭一旦要来拿人,你们会愿意担着破家的风险保我?
  我还以为找到长期饭票了呢。
  看来与地府的这段感情,还是得慎重的考虑考虑再考虑了。
  对了,还有佛门,不知道佛门与这阴曹地府又是个什么关系,一想到这里,许仙再次口出狂言。
  “那大哥,要不我们反了西天如来如何?先拿那地藏的人头祭天。”
  啪嗒。
  今日轮到崔大郎掉下巴了。
  不过这回他倒是没有紧张,也没有说慎言慎言之类的劝慰话。
  而是轻叹了一声。
  “要能请走就好了。”
  看来佛门的做法更加过分,也不跟你打招呼,也不跟你争不跟你吵,而是直接派了一个超大吨位,你抬都抬不动的顶级大佛过来。
  直接往那里一坐。
  看你能耐我何?
  这倒也能解释为什么这三方之间的关系会闹得这么不愉快了。
  本来人家两口子过得好好的,突然来了一个外来和尚,窝在家里不走了,这日子还能过嘛。
  想到这里,倒也不着急去拿地藏了,也拿不动,人家立过誓的。
  地狱不空,他就不走。
  于是许仙也很识趣地打消了去拿幽冥教主祭天的念头。
  “咳咳……那就……暂且留他一命。”
  “咳咳……贤弟慎言,地藏乃是佛祖遣往地府的幽冥教主,地位尊崇,不敢冒犯,不敢冒犯。”
  崔大郎也不痛不痒地随意劝了几句,这事就这么揭过去了。
  佛门就这点好,不嗔不怒,不喜不悲,别说隔空骂上两句,即便是过去指着鼻子骂,人家也只会宣一声佛号了事。
  地府的老底应该是摸地差不多了,过来地府也有不少趟了,这一趟也算最真诚的一回了。
  但许仙,依旧觉得绿茶好喝。
  “对了大哥啊,愚弟之前听说,地府鬼修,无法干预凡间诸事,若是这样,愚弟若入了鬼修一道,似乎也无甚用处啊?”
  “咳咳……这个嘛,地府鬼修不得干预凡间诸事,确实是天庭立的铁条,不容冒犯……咳咳……嗯对!不容冒犯……”
  崔大郎这句话中带着明显的其他意思,傻子都听得出来。
  于是许仙直接回道。
  “请大哥赐教。”
  “贤弟且看。”
  果然,一转眼,崔判官手中就多出了一个大金元宝,与姐姐在菜地里捡到的一模一样。
  “大哥这是……?”
  “咳咳……贤弟请拿好。”
  崔判官无视许仙话中的言外之意,说着就把那一坨金元宝递了过来,可还是如之前一样,直接从许仙的手中穿了过去。
  魂魄状态下,依旧无法真正地触碰到属于凡间的物体,可事实是,崔判官却是真真切切地将之拿在手中的。
  “贤弟可知为何?”
  崔大郎脸现得意之色,许仙木讷摇头。
  “地府鬼修不得触碰凡间之物,不仅是律法铁条,亦有阴阳相隔,因而不得触碰。”
  崔判官的意思是这本来就是属于两个世界的物品,有点类似于不在同一个位面的意思。
  “那大哥是如何办到的?”
  这小子连最基本的鬼修法门都不会,唉……
  崔大郎一声暗叹,脸上却更得意了,甚至还老夫聊发少年狂,变戏法似的,把那一大锭金元宝悬浮在了半空中。
  还飘来飘去飘了好一会,方才开口解释道。
  “操控周身阴气,将其覆盖,随后动念即可。”
  “原来是这么回事。”
  就这么简单,没有半点技术含量,甚至比小白教的针灸还简单。
  若是这阴气可以这样操控,那天地间的灵气想必也是一样。
  这种初级的法门,难的不是如何操控,而是如何让自身与周遭的阴气或者灵气产生感应。
  但是像许仙这种外来户,自然也无法与这个世界的天地灵气,或地府阴气产生心灵感应。
  不过不要紧,作为外来户,尽管无法与这些神秘气体产生共鸣,却可以不经过主人的同意,而直接取用。
  而且是想用多少,就能用多少。
  随后按着崔判官的法子,只用了片刻的功夫,就学会了物体悬浮,隔空移物等初级魔术。
  似乎没啥用。
  大概只能吓吓人。
  就像电视剧里常见的那种五毛特效,一个东西飞来飞去,还伴随着呜呜声,然后一个大妈抱着脸发出一声尖叫。
  时候不早,来的时候就差不多已经大半夜了,这会估计都快天亮了。
  姐姐之前说了,今天要去山上帮小白她们搬家的,一会瘦猴估计会来敲门,得赶紧回去了。
  只是崔判官似乎仍对今晚这种和谐的氛围意犹未尽。
  臭小子难得正经一回,不再牛头不对马嘴地唱假戏,得带他多看一眼地府准备的诚意。
  “贤弟且我来。”
  告辞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崔判官一把搀起,瓢了出去。
  “大哥,要带我去哪里?”
  “一会便知。”
  出了阴律司,朝着鬼判殿的方向行出去好远,还没停下的意思。
  许仙有些急了。
  “大哥,我得回去了。”
  “唉!不急。”
  “可是……”
  “到了,就是这个里了。”
  许仙还没可是完,就被崔判官带着进到了一处石屋里面。
  眼前的景象,倒是壮观。
  只见小小的石屋门洞里面,却是一排排望不到尽头的书架。
  这难道是地府的图书馆?这规模有些大了,放眼望去,一排排书架整齐排列,每一排书架,高足有两丈,深不知几许!
  “大哥这是……?”
  “贤弟今日正式入我鬼修一道,大哥有份见面礼送于贤弟。”
  崔判官的话中,几多槽点。
  许仙心道,好你个崔判官,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入鬼修一道了。
  而且还说要送什么见面礼?
  难道是要送天下无敌剑法?或是失传多年的修行秘籍?
  倒也好,只要快点就行,时间真的会来不及的。
  “多谢大哥美意。”
  说完便眼巴巴地看着崔判官,眼睛一眨不眨。
  看在崔大郎眼里,则成了一番腹诽,心道好你个臭小子,又来这一套,却也不二话,指着眼前书架说道。
  “便是这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