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心灵宝藏 > 第十三章 恶魔教主

第十三章 恶魔教主


  在一座大房子里,一个女人坐在自家的后花园里晒太阳,在她右边的泳池里的水晃动着,把阳光反射到屋檐下阴暗的角落里,像是一切都应该享受这眼前的美好。华丽的房子,碧绿的草地,凉爽的池水,还有一个幸福的人,都沉浸在这眼前温暖的阳光里。但是一个月前,泳池里都没有水,吴莉还在医院的手术台上,平时身体都虚弱的几乎不能行走。而现在的一切美景,仿佛是她进入天堂一般,虽然没法和人们心中的天堂相比。但是这里算是人生的天堂。
  吴莉放下手里的书,拿起旁边的果汁,狠狠的喝了一大口。然后轻轻的放下杯子,手又忙着翻书页,她的视线根本没有离开书,继续聚精会神的看着。突然,书里的一行文字似乎触动了她的神经,恍然的抬起头看了看眼前,然后想了起来:我好像很久没有工作了。自从生病以后,好几年都没有工作了,虽然钱还有很多,但是不努力就会落后了。她从小就是一个积极上进的人,做事情一直都要当第一,不论是在学校里学习,还是工作以后,她的努力都远超普通人。正所谓天道酬勤,她的回报也很丰厚,至少在她的世界里,这些回报还是比较让人满意的。大房子,漂亮的衣服和车子,以及花不完的钱,唯一的遗憾就是得了一场大病,差点让一切努力都白费。她在生病之前已经把公司的股份都卖掉了,而且想通过自己的真诚努力对打败病魔,就像是工作中一样,她一直坚信,世界上没有事情是办不到的。直到有一天,给她治疗的医生都放弃了,再没有医生敢接手她的病。那时候,她的心理也崩溃了,突然感觉到人生的一种宿命感,一切都是天命所为,人不过就是顺着天意做事而已。她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的草地,脑力里全是以前在医院的回忆画面。这时候她想到一个问题:“那个恶魔教是怎么治好自己病的?难道是民间偏方?但是自己记得根本就没有吃过药,也许那个恶魔教掌握着某种新技术”,“如果能治好我的病,那么。。。”,“为什么那个恶魔教为什么不成立一个制药公司呢?然后注册一个专利,那得挣多少钱,也许那个人没有启动资金”。吴莉想来想去也不太明白其中的原因,但是吴莉知道并且十分确定,那个恶魔教确实能够治疗癌症,而且自己亲身经历过,不会假的。
  吴莉很看好这个恶魔教拥有的技术,如果能够投一笔钱,开一个大的制药公司,未来的前景非常广阔,不但能挣很多钱,还能让很多病人得到治愈。自从得过癌症以后,她就多了一份同情心,如果是得病前的她,她只会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商机,可以赚很多钱。但是现在,她能体会病人的痛苦,她把开制药公司这件事不在单纯的看成一项生意,更当作一份伟大的事业。
  下午2点左右,吴莉开着车去恶魔教谈投资事情,那是一个废弃后又重新装修的工厂。吴莉之前治病的时候来过,当时病重,没有仔细看,只是觉得地方挺大。今天,她又来到这里,感觉似乎比记忆中的小了很多。她根据提示到了二楼的前台,“你好,请问你们教主在吗?“,吴莉开口说这话的时候,心中还有点别扭,特别是教主那两个字。吴莉心想:还教主?整的跟武侠小说似的。“不在,张教主去外地了,过两天才能回来,你是来治病的吗?”一个前台的小姑娘说到。“不是治病,我找他有点其他的事情,既然他不在,我以后再过来吧”,吴莉说完话,就转身下楼了。心想:真是不巧,这个人还是个大忙人,那我只能回家了,在好好研究一下投资细节。
  在镀秋河旁边的一个小镇上,有两个人坐在一起吃饭,一个人体型较胖,油光满面,另一个面容清瘦,道士模样。他们两个之前在镀秋河边的一个帐篷里相遇,并且交换了彼此想要得到晶石。胖男人说:“现在这年头不好混啊,很多大公司都垄断了资源,想做点小生意都难”。道士说:“是吧,现在也就是给别人打工了,有知识卖点知识,有力气卖点力气”。胖男人问:“你们这当道士,国家有补助吗?”道士看了看胖男人:“没有补助,现在国家这么乱,谁还管道士和尚这类人,再说了,我们也不要国家补助,我在家里有个小菜园,有块地重粮食,平时生活足够了”。“是这样,”胖男人点头道,“我还以为你住在山上道观里”。道士说到:“我是个人修炼,不去那种地方,和他们聊不来,他们不懂道”。胖男人好奇的问:“嗯嗯,你们这个是怎么修炼?”道士说到:“外丹,我是修炼外丹的,就是太上老君炼丹那种”。胖男人接着问:“那你这比较费钱吧,炼出丹药效果怎么样?”,道士说到:“还好,丹炉都是我自己做的,现在炼丹还不行,缺少原材料,我这次出来,主要就是来找这东西的”。道士说完从口袋里拿出放晶石的袋子指了指。“有了这东西,估计离炼成仙丹就不玩了”。“嗯嗯,我觉得这东西也很有前景,这是是个巨大的商机”,胖男人说话的时候嘴角都笑歪了。道士看着胖男人心想:我说这东西能炼仙丹,你一提到这东西就是挣钱,咋俩不是一路人。胖男人低声说:“我可以把这个给卖出去,你能给我供货吗?到时候挣的钱平分”道士有点犹豫,说:“我可没有时间搞这个,回去后我还得炼丹,不如让我那个朋友和你聊聊,如果可以,你俩可以合作一下”。“嗯嗯,好好”,胖男人一幅很感激的样子,对道士非常殷勤。随后,道士把那个能搞到晶石的朋友的电话号码给了胖男人,并嘱咐胖男人说,打电话提一下他的名字,他的朋友就知道了。道士说自己叫李梦仙。胖男人说自己叫张万鑫。
  道士和胖男人吃完午饭以后,道士说自己家离这里比较远,所以提前先走了。胖男人,张万鑫,他手里有道士李梦仙给的电话号码,和道士刚道完别,他就匆匆拨了那个电话。
  “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张万鑫听到电话传来的声音,心中慌乱,脑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难道这个道士给了我一个假电话号码?他心中有点没底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下午三点的时候,他又拨了一遍电话,“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张万鑫在旅馆里有点失望,他坐在床上,然后身体像自由落体一般倒下,像是一棵枯萎的大树缺少一个支撑点一样。他看着天花板,大脑里充满了重重猜测。四点到五点之间,他又打了几次电话,只是电话那边传来的都是:“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到了晚上五点半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这时候张万鑫正坐在床上看电视,他拿过手机看了一眼。这是刚才自己拨打的电话号码。
  “喂,你好”,张万鑫说,“我和你的朋友李梦仙认识,有件事想麻烦你一下,电话里也说不清楚,你能不能来镇上跟我见个面,我们好好聊一下”。电话另一边:“这个,你是李梦仙的朋友,可以啊,我刚下班,上班的时候电话都是关机的,刚看到你打来的电话”。“没关系,没关系,我在如意饭店这里等你”,张万鑫说到。电话另一边:“好好,马上过去”。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一辆车从如意饭店门口缓缓停下来。出来的人个头不高,身上还穿着浅蓝色的工作服,只是脚上的靴子换成布鞋。裤子上高出膝盖的部分有很多泥点,而被靴筒遮住过部分没有被泥水溅到,显得特别干净,又特别滑稽。像是一种特别设计款式。张万鑫一看,这肯定就是自己想找的人,赶紧过去握手。随后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人,平头,个头不高,皮肤有点黝黑,肌肉很结实。眼睛不大,额头平坦,看上去像个经常做力气活的人。这时候,张万鑫想起了道士李梦仙,显然,李梦仙长的就白净很多。一阵寒暄之后,张万鑫带着这个人进了饭店,并点了一桌子菜。鸡鸭鱼肉,每样都有,山珍海味,就没法上了,这小镇,在内陆地区。平时没有什么高档客人,当地的消费水平也不是很高。张万鑫看到这个人有点腼腆,也可能是处于自卑。像张万鑫这种打扮,西装革履,名鞋名表,一看就是个阔佬。张万鑫看到对方优点拘束,意识到:自己应该穿的随意一点,这样对方就不会感到压力了。坐下以后,张万鑫说到:“今天,有个事想找你合作一下”,张万鑫清了一下嗓子,“我和李梦仙是朋友,我们认识呢是因为这个”,他把小袋子里的晶石倒出来几颗,“你看,我现在想收这个石头,但是市面很少,我知道你在里面工作,能不能每次带出几颗出来,然后卖给我”。“这个。。。”,他有点犹豫,“每次都带的话,我不确定他们允不允许“。”你可以试一下,如果你能带出来,2000块钱怎么样“。张万鑫说到。那个人坐在那里,听到2000块钱的时候,心中一震,每个月工资才4000块钱,带出一次就能挣2000块钱。一个月下来就能挣6万。似乎钱瞬间拉近了他们两个的距离,刚见面的那种拘束也消失了,他问道:“这石头这么值钱吗?”。“嗯,我觉得值这个价”,张万鑫说到,“每颗2000块钱怎么样,”。“啥?原来是每颗2000块钱”,他惊奇的表情挂在脸上,口中连连说到:“可以,可以,我努力试试”。他心中已经充满了对未来的美好向往。这是一个难得的发财的好机会。随后,他们又聊起了李梦仙。
  “他(李梦仙)是我小学同学,那时候咱学习不行,初中毕业,直接就跟着出去干活了”,一瓶酒下去,这两个人已经成朋友了。他接着说:“那时候还是同桌呢,人家睡觉都能考第一,后来就上少年班了,再后来我上初中的时候,人家就上大学去了”。张万鑫,虽然喝了不少酒,但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酒醒了一半。张万鑫:“他还是个天才,这我还不知道呢”。“他没跟你说过吧,以前可厉害了,19岁博士毕业,19岁我在干嘛,我在。。在哪来的,记不清了,反正就是在搬砖,推小车,上料”,“我记得那时候,被他们吼来吼去,他妈的跟狗一样,跟狗一样。。。”,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还有泪水,也许生活真是真是太心酸了。张万鑫看着眼前这个人,哭哭啼啼的说着悲伤的往事,自己心理反而很平静,砖他也搬过,曾经也很辛苦,只是他觉得过去的都不重要了。“兄弟,行了,现在也喝的差不多了,送你回家,明天还得上班呢,好好休息下”,说着张万鑫把他搀扶到饭店外面,找了一个私人出租车,张万鑫问道:“住哪里?住哪里?”。“老,老,老北村”。张万鑫嘱咐司机照顾好这个朋友。并多给了出租车司机100块钱。司机忙说到:“没问题,这个人我认识,都是老乡,放心吧”。随后,出租车消失在黑夜的背景里。
  张万鑫看了看外围,这个小镇除了街道两旁有几座房子,周围都是荒地,随后他回到自己的住处,明天准备回去,恶魔教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处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