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心灵宝藏 > 第二十四章 法术初探

第二十四章 法术初探


  在山谷里,在一片茂密的深林里,李梦仙自己用木头建造了几座小屋。屋子外表看上去朴实无华,周围也是野草丛生,而他搭建的花园里只有零星的几朵小花冒出。整个房子都没有院子。中间的屋子是李梦仙生活的居住地,而主屋旁边的两座小房子是李梦仙的实验室。在实验室门口堆放着很多废旧器材,有废旧电脑,也有很多玻璃瓶子。
  李梦仙并非传统的道士,倒像是一个自由的科学家。在这座荒郊野外的房子里,他想研究什么都可以。早年的时候,李梦仙信道,一度远离了科学研究的实验室。就在两年以前,他在渡秋河边划船的时候,捡到几颗红色的石头,他看着这红色的石头像是红宝石,但是似乎又不像,他对这种石头越来越感兴趣,于是重操旧业当起了科学家。李梦仙已经过惯了这种无拘无束的生活,不想受别人的指挥,所以他种地,种菜,基本够吃够用了。
  李梦仙研究这些红色的石头已经两年,直到有一天他下山去买点荤食改善一些生活,又听说有一些新类型的宝石被发现。李梦仙联系上自己的同学李文胜,他在矿区工作。后来,李梦仙得到一些其他颜色的宝石。李梦仙那天跟恶魔教主张万鑫分别以后就回到山里继续研究这些各种颜色的石头。研究器材无所不用,从法师的炼丹炉到普通的收音机。他希望一些外部条件能够刺激一下这些石头,从而能总结一些规律。他研究了个一个月毫无进展。最后他得出结论可能是宝石的数量不太够,于是下山找李文胜多要一些宝石。
  下山后,李文胜和李梦仙在一个镇上的饭店见面。此时的李文胜和一个月以前相比大不相同。他开着一辆黑色的新车,油漆在路灯下显得格外亮,而他从车里走出来也是西装革履,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成功人士。李梦仙根本没有认出来这个人是他的老同学。李文胜和他打招呼后,他才发现这是李文胜。
  “是你啊,我都没认出来,不好意思”李梦仙深感歉意。
  “没事,没事,都是老同学,来来,进去聊”,李文胜热情的招呼道。
  李梦仙进门之前还看了一眼李文胜的汽车。他们来到一个桌前坐下,李文胜早早就点好了菜,还特别关照一下李梦仙吃不吃荤。李梦仙说到:“没那么严格,随便来点就行”。随后,李梦仙说想请李文胜再帮忙弄些石头出来。李文胜满口答应:“这个好办,好办,已经带来了”。
  “我得好好谢谢你,即使你不来,我还准备去找你呢”,李文胜诚恳的说到,“如果不是你把我介绍给张总,估计我现在发不了财”。李梦仙想起来了,所谓的张总就是那天在山上和他交换宝石的那个人。“哪里,都是巧合,我也是碰巧认识他,看这样,你们合作的很不错。”李梦仙问道。
  “遇见张总,让我这辈子翻了身,以后不用那么辛苦了,张总真有能力,这石头都能卖出去”李文胜说到。李梦仙一直都在微笑着。心想:这个张总确实厉害,到底赚了多少钱,让李文胜佩服成这样。“对了,这是石头,你看够不够?红色的石头也有,不是很多,红色的石头查的严,不太好拿到”,说完他把一包石头递给了李梦仙,李梦仙打开一看,里面的石头真不少,差不多有五六十颗。“够了,这些足够了”李梦仙很满意。
  “对了,你那修炼的怎么样了?”李文胜问道。“还行吧”李梦仙淡淡的回复。
  “唉,你这比我们都有出息,学习也好,工作也好,为啥要当道士?你可是咱村的骄傲,以前都是榜样,现在都快成反面教材了”李文胜感叹道。“呵呵,是吗,我都好几年没回去了,反面就反面吧,过的舒服快乐就行了”,李梦仙说道。李文胜拿出一根烟递给李梦仙,李梦仙摆手说道不吸烟。随后李文胜点上烟,深吸一口,然后给李梦仙倒上茶水。“唉,不知道你们这些高智商的人怎么想的”,李梦仙听到后一直微笑着。
  吃饭期间,李文胜要了一瓶白酒,李梦仙不喝酒,以茶代酒。“这个张总真是我的大恩人,稀里糊涂的就挣了很多钱,做梦都想不到有这么一天”,李文胜酒后话就很多,“房子也快修好了,媳妇也挺高兴,家里矛盾也少了,以前媳妇嫌我挣钱少,天天骂我,现在也不骂我了,我这有点难受呢。”李梦仙说到:“那多好,好好过日子就行了”。
  吃完饭,李文胜买了很多礼品送给李梦仙,李梦仙坚决推辞说不要,但是李文胜一直坚持,最后还要开车送李梦仙回家。李梦仙说到:“喝酒不能开车的,我自己走就行了”。李文胜:“没事,那点酒醉不了,这荒郊野外的,也没有那么多人”。“不行,不行,安全第一”李梦仙说到。最后,李文胜还是开车送李梦仙到山脚下,然后把礼品都给了李梦仙,强行让他带走。然后李梦仙沿着弯曲的山路回家了。李文胜长期喝酒,这点小酒他觉得不算什么,过了镇上以后,他觉得实在太困,开不动了,于是把车停在了路边,在里面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天,李梦仙就开始研究他的这些宝石,宝石从袋子里倒出来,满满的一堆放在桌子上。他随后拿着显微镜一颗一颗的仔细观察,期待有什么新的发现。但是他把拿来的宝石都观察了一遍,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他失望的陷入了沉思。这时候,他的视线停留在外面,阳光明媚,光线穿过树叶在地面上形成了各种大小不同的光斑。叶子在风的吹拂下,光斑时大时小。“是叶子,有可能跟叶子是一样的”他自言自语,兴奋的跳了起来,高兴的像个孩子。
  他用显微镜一次观察多块宝石,然后他发现,原来这些宝石内部纹理都可以组成两种不同的形状,一种是O形的,另外一种G形的。“难道是二进制吗?有可能!”他自问自答。随后他把宝石小心的分类,让这些宝石组成一串二进制代码。他不知道这代表的是什么意思。也许代表的某一段频率,也许是周期性变化的一段温度。或者其他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他用电脑编写了一段代码,可以模拟出很多不同频率的声音,并用电脑录像。然后测量这些宝石的周围的磁场,电场有没有发生变化。他通宵工作,实验室里的灯已经亮了三天三夜了。
  他实在坚持不住了,就在实验室的地上睡着了。他醒来以后,回放了他睡觉时实验的录像。一条白光从宝石里闪出。他傻笑着,“果然是这样,果然是这样”。他兴奋的上蹿下跳。然后他找到那段产生白光的声音片段。
  他尝试了一下,白光又从宝石里面发射出来。他尝试着记住这段声音,他模仿的念道:“迪卡,帝库,迪肯,嗖”。一道白光冲天而起,把他的实验室的屋顶烧了一个大洞。他赶紧记录下来,并准备做更多的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