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一章 道观

  大唐帝国长安城东二十里处,一座看上去很破败的道观立在荒芜的下半山腰,山是那种看到就不会忘的模样,毕竟世上没多少山会是一半寸草不生,另一半花草丰茂。
  道观虽然门面很破败,但内里空间并不小,各色布置简单却不显得简陋,身处其中便能觉到一股安和宁明的道韵,让人不自觉的平心静气,心定神明。
  院中石亭里对坐着黑白两个道人。
  一位满头青丝,身穿素白色道袍;另一位身穿玄色道袍,满头白发。
  两人相坐对弈,架势是要下棋,可两人只是手里把玩着棋子,笑吟吟的望着对方,谁都没有落子的意思。
  就这样过了好一阵,棋盘上还是一片空白,两个道人好像一点都不着急,仍淡定的摆着姿势。
  这时边上站着的青年看不下去了,出声道:“你们俩位这是什么意思,到底是下棋还是摆姿势,让我等你们下完棋,照你们这种下法,要等到猴年马月呀。”
  闻此白袍黑发道人放下手中棋子笑道:“若虚呀,你这性子还是不够沉稳呀,急急躁躁的如何能突破境界呢?”
  “你个神棍别想忽悠我,突破先天和人的个性有什么关系,难道突破境界还对每个人的性格有要求不成?”被唤作若虚的青年撇了撇嘴,脸上写着满满的不信反问道。
  “突破境界自然是没有对个人性格的硬性规定,只是先天之境乃是要做到返本归源,真气与自身的精与神交感,同感天地元气,光是着急是没用的。
  你所来之处与这个世界有千般相似,却也有万般不同。
  你接触武道修行也只有在这道观的短短一年,对此世更是缺乏认知,用你的话来说,就是你的“三观”并不能完全贴合这个世界,心中尚有不通达,如何做到通达精气神,通达于天地?
  所以说,你须得出去走一走,于行中磨去内心的挂碍,那时你自然而然就会晋入先天了。”白发道人见棋下不下去了,也就放下棋子对李若虚说道。
  “对,你现在需要的就是以行践知,以行明知。
  入世历练,行于世间,体会自我,正如阳明儒圣所言的知行合一是也。”白袍道人见白发道人说了那么多,也是有些按耐不住接过话题。
  “我不管,袁天罡、李淳风,你们俩用河图,洛书把我弄到这个地方,就得对我负责,让我就这么没有任何保障的出去闯荡?谁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李若虚看两个道士一副要把自己赶出去的样子,顿时急了。
  “谁说没给你保障了?
  我们不是传了你《青帝长生经》了吗,这可是先圣天皇伏羲所创的神功。
  加之你“穿越”时,河图、洛书的力量护住你的同时为你洗经伐髓,使你资质远超常人,体内元炁更是充沛无比,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袁天罡笑眯眯的说道,白发飘飘,很是一副仙风道骨的高人风范。
  “说的好听,天皇所创神功,我也没感觉有什么厉害的……”
  “以你的境界,当然体会不到天皇的用意,否则也不会卡在后天圆满迟迟不能突破了。
  都说了,你内心中的障碍只能靠你自己化解,我们是无法代劳的。
  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出去历练历练吧。”
  身穿素白道袍的李淳风说着挥了挥道袍的长袖,虚空来风。
  李若虚只觉一阵清风吹起,身子一个踉跄就漂浮了起来。
  等回过神来就一屁股摔倒在道观外,站起来揉揉屁股,愤愤道:“天人境有什么了不起的,迟早有一天我也会到那个境界,到时候…”
  “对了,给你个任务。
  你若愿意把这盒子带到长安北的三藏寺,说不定会有不小的好处。
  若不愿意留下盒子便是。盘缠和一些要用到的必需品在包裹里,赶紧出发吧,不然天就快黑了。”李若虚抱怨的话没说完就被耳边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接着就见一个包裹和一个盒子从天上慢慢降到自己面前。
  不死心地试了十几次,都无法再接近道观后,李若虚在包裹和盒子前站了半天,最后把盒子装进布包里便离了道观。
  “使唤人也不知道先给点好处的吗?还是说我完成了任务才能回来领奖励?三藏寺,莫不是和佛门玄奘圣人有关的地方?”李若虚思绪万千,低着头默然走向长安方向。
  道观内,李淳风把玩着棋子对袁天罡道:“《长生经》虽然是天皇伏羲所创,但更多的还是用于固本培元、养精炼神,长生真气虽然生生不息、精纯绵密,但并不适合争斗。
  何况他毫无打斗的经验,就这么让他出去是否有不妥?”
  “他对于此世是个异数,想来不会那么容易就死,更何况他在怎么说也是后天圆满,长生真气更是精纯悠长难以枯竭,我们还传授给他八卦幻行身法,打不过跑还是行的。真要跑的话,寻常先天绝难留住他。
  真要去做那件事,自有玄奘圣人照看。这样还要是死了,就基本说明是他自己在找死,丢了命虽然可惜,但也是该有一死。”袁天罡微眯着眼,抚须道。
  李淳风听此,叹了口气,也不在提这件事。转瞬却又面带忧虑:“他带上了盒子,却不知那位佛门圣人会如何做……还有……当今武皇……
  李氏宗族也不知谁能当大任,庐陵王李显,相王李旦……还是李旦的三子,……李隆基。”
  闻言,袁天罡也默而不语,目光投向长安城方向,眼睛微眯,却有惊人光芒绽出,仿佛见到天边风雷惊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