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四章 入城

  李若虚来到城墙之前,清楚的看见墙体上的刀痕斧刻,青苔血渍,不由震撼于这座大唐帝国的都城之沧桑宏伟。
  历经风霜的城墙一如这个伟大的帝国,英伟壮丽。满身伤痕而又屹立不倒,顶天立地,恍若与世长存。
  收敛心神,李若虚随着人流缓缓朝中央正门前进。
  高城之下共有五座大门,正中主门宽二三十米,为进出城的百姓所走,两边的辅门则是运送大批货物的商队的专门通道。
  最外面的两扇城门平时不开,想来当是应急通道,给权贵用的。或是军队专用通道。
  李若虚随着人流来到城门前的哨卡,见前面的百姓与兵士都十分熟练:掏出“身份证”,检查“身份证”。
  偶有那几个进城卖菜、卖柴什么的农民没带,兵士也会记下名字,信息;问清入城的去向。
  告诫其入城之后须得找到所在区域的戍卫武侯登记,否则无法在城中走动。
  “入城还要身份凭证呀?两个老道士自诩算无遗策,不会连身份凭证都没给我准备吧?”
  思及此处,李若虚赶紧翻了翻两个道士准备的包裹,果不其然,找到一张可能是作为身份证明的道士文碟。
  不一会,李若虚捏着文碟来到了城门哨卡前。
  “请出示路引”兵士伸出手,盯着李若虚。
  李若虚掏出文碟,递给兵士。
  “原来是位小道长,……道长请入城吧。”兵士翻看一遍文碟,又对比一番李若虚,递归文碟。
  李若虚通过哨岗,经过高阔宽大贯通城墙的隧道,走了十数米才真正进了长安城。
  一进城,李若虚便有一股恍然隔世之感,街道旁被各式摊位填满,摊前各自聚集着客人。
  天色此时已经变得有些暮色,特别是就位于城墙边的这片城区,在近百米的城墙的掩蔽下,天色已经昏暗如傍晚了。
  街边的许多人家都已经是点上了蜡烛,商贩们也有很多在摊位上打着灯笼。
  一时之间,李若虚颇有些神情恍惚,这长安城里夜市已然如同他在原来的世界的一些集市。今他颇有些物是而人非之感。
  不得不说果不是街道上的人都穿着宽袖长衣的古装,用的货币是铜钱。李若虚还会真以为来到了某个保留有部分古代建筑的城市的古风晚集了呢。
  李若虚正要迈步,便听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还不及转头,便见之前在城外遇见的盛气凌人的锦衣青年领着那几个骑手呼啸而过。
  李若虚正在心里问候青年的长辈,不防锦衣青年突然勒马停步,扭头看了过来。
  李若虚顿时心中一惊,“这小子难道还念念不忘城外被落的面子?可我也没得罪过他,呛他的是李三郎呀,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吧。”
  李若虚正琢磨着待会怎么把城卫军吸引过来,怎么让大家见识道青年的嚣张跋扈、目无王法。
  没想到青年却是只停了一会就转身招呼侍卫骑马离开了。
  李若虚松了一口气,准备先找一个客栈住下来。
  走在路上,李若虚心中还暗自奇怪,古代不都是有宵禁的吗?怎么街上到处都是人来人往的,很少见有人要赶着回家。
  路上经过哨卡才知道,入夜之后居民区里是不能四处走动的,商业区倒是没限制。
  过了哨卡,走了几分钟便到了长安城最――物美价廉的连锁酒店――悦来客栈。
  至于为什么不在商业区找地方住,当然是因为商业区的酒店客房都是“芙蓉帐”,给有钱人“度春宵”的。
  要是去商业区,那叫不叫姑娘呢?
  不叫吧,未免太虚伪,而且光听别人的动静,能好好睡觉吗,不是找罪受吗?
  要叫吧,李若虚还有点精神小洁癖,毕竟来到这个世界还没碰过女孩,不想第一次就是个一个老司姬一起。(绝不是因为自己二十几年初哥!)
  …………
  李若虚来到客栈前,看着“悦来客栈”的招牌,心中暗暗吐槽一番,便走进了店门。
  “小二,给我开间上房,上两道你们店里的招牌菜。”李若虚对店里的小二招呼道。
  “好嘞,上房一间,上招牌菜。”小二大声对柜台招呼道。
  小二说完连忙转身对李若虚弯腰道:“客官,我带您去房间,饭菜您是在房间里吃,还是等会大堂里用餐。”
  “直接送到客房里吧。”
  “好勒!您请。”说着便给李若虚引起路来。
  …………
  李若虚用完餐后无事可做,便盘坐在床上开始运气,长生真气在体内行运周天,李若虚能明显感觉到真气在滋养经脉血肉,浑身暖洋洋的。
  搬运数个周天后,李若虚睁开了眼,长叹口气:“还是没有半点进展,先天之气……到底如何才能炼出先天之气呢?完全毫无头绪呀!说什么真气交感自我之精神,这么玄乎的吗?我到底是差在哪里也不说明白了。”
  …………
  “算了,看来今天也是不行了,先睡吧,突破的事以后再说,那俩道士不是说我把盒子里的东西送到三藏寺会有一场机缘吗。
  三藏寺应当是玄奘大师修行的地方,两个道士说的机缘应该要应在玄奘大师身上。
  玄奘大师可是佛门圣人,随便指点一下,点明我突破先天的路应该不过小意思吧。”
  脑海思绪翻飞间,李若虚打了个哈欠。
  于是便解掉外衣躺到床上接着翻飞思绪,不知不觉就迷迷糊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