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十八章 北上

第十八章 北上


  李若虚闻言,笑道:“英杰不敢当,只不过是个还没出家道士而已。”
  少女清冽一笑,目光上下扫视李若虚,开口道:“没出家的道士?也不算平凡人吧。何况能让三哥看重的必不是一般人,想必你也有过人之处,我叫李裹儿。可要好好记住了。”
  “如姑娘这般清丽动人的美人想来大部分人都会印象深刻吧。”李若虚笑道。
  “油嘴滑舌,三哥,你这个朋友可不是什么老实人呢,你们自己聊吧,裹儿自己去包厢了。”李裹儿掩嘴笑道,说完便蹦蹦跳跳往楼上去了。
  “那为兄就与若虚贤弟说说话,一会再上去找你。”李隆基对着转过头来做鬼脸的李裹儿笑道,然后就坐在了李若虚对面。
  “三哥的这位裹儿堂妹倒也是聪慧过人。”李若虚举杯道。
  “裹儿确实很聪明,很多事都知道避开不去参与。她年龄还小,这个年纪每日玩耍就够了,很多事有我们这些长辈就行了。”李隆基目光微沉。
  “三哥的年纪分明也不大,怎么说起话来总是老气横秋的。”李若虚轻笑道。
  “既生于大唐李氏,堂堂男儿岂能不做出一番事业来?……
  不说这些了,若虚突然折返长安,还到这程家酒楼,想来是找我有什么事吧。”李隆基猛地盯着李若虚。
  “还真是什么都不出三哥的预料,那我就直说了。
  小弟去了一趟方寸山,侥幸得见圣人,玄奘圣人命我往西域都护府带回佛祖舍利,以之令佛门退出大唐正统之争。
  小弟想请三哥提小弟安排一下行程,让小弟顺利前往西域。”李若虚深知两人接触时间越短,自己越安全,简明扼要的说明了一下情况。
  李隆基沉吟良久,从怀里掏出一枚玉佩,放到李若虚的面前。
  “武皇奶奶应该不至于亲自动用影卫的势力对付贤弟,否则贤弟根本就走不出长安城。
  武氏诸贵戚肯定是我们面对的最大对手,武姓的几位王侯在长安的势力可谓如日中天,要想在长安动用相王府的势力为贤弟遮掩身份,安排行程。几乎不可能瞒过武氏的势力,毕竟在长安这边我相王府太引人注目。一举一动都有人在暗地里盯着。
  我建议贤弟先转道去北边雁门郡,拿着这块玉佩找我的一位兄长,长生殿殿主李牧北。
  让他想办法安排贤弟去奘西域。
  一来,镇北将军统帅下的北方军镇武氏的势力相对薄弱;二来,走江湖上的门路也可以避开官府的势力,更加隐蔽。”
  李若虚拿起玉佩,打量一番,见玉佩也不是特别珍贵引人注目的那种,便往腰间一系,起身道:“兵贵神速,那小弟也不耽误时间了,现在就动身出发了。在此拜别三哥了。”
  “那我就在此预祝贤弟一路顺风,等贤弟平安归来我再请贤弟喝酒。”李隆基微微一拜。
  “那就后会有期了。”李若虚说完起身便出了酒楼。
  李隆基也是挂上温和的笑容,仿佛只是和之前的熟人寒暄了几句,一路还不时与酒楼的客人打招呼,缓步走上楼梯去了。
  …………
  大明宫,梧桐殿。
  神秀禅师垂首立于大殿中央。
  御座上武皇卧坐着,半眯着眼睛享受上官婉儿的按摩。
  “玄奘圣人想让佛门抽身而出…………
  李淳风、袁天罡不知从哪找到一个不存在的小家伙,想要搅动风云,连朕都感应不到那小家伙是否会产生或者产生了什么影响……
  倒是有趣的紧呢。”
  “要不要动用影卫,把那个小子的行踪找出来,……”上官婉儿说着便停下了声音,只是眼中流露出慑人的冷光。
  “不妥,玄奘圣人都已经开口了,真要以力压人去动那个小家伙,因此恶了玄奘圣人不免得不偿失。
  就让朕那几个不成器的子侄暗中弄的势力掺合就行了。”武皇轻轻摇头,沉吟道。
  “可毕竟是个不稳定因素,风起于青萍之末。是否还是应该要关注一下?”上官婉儿试探问道。
  “风起于青萍之末,说到底也只是个由头。一缕轻风,没有暗中助力的推手,很快就会泯灭掉。
  虽说小家伙比较独特,但若没了他,难道那些人就会老实?
  更何况,即便佛门明面上抽身事外,同样会限制道门一部分人的行动。
  说到底现今的道门并不再是先汉初期的黄老之学,道门羽士还有几个擅通治国安民之道?
  佛道之争很重要,但并不起决定性作用。
  只要百姓敬仰、尊奉、认同,朕即天子,朕即天意。”
  “婉儿受教。”上官婉儿目光一亮,盯着武皇的侧颜目不转睛。
  “可对陛下而言,道门终究不是一条心,佛门才是真正的助力。”神秀没什么眼力见的沉声开口道。
  “可朕也没见到佛门多大的诚意,便是禅师的那位师弟,惠能大师。数次拒不奉诏入京。
  神秀禅师真能代表佛门吗?”武皇玩味的打量着神秀。
  神秀却是脸色一肃:“神秀非是代表佛门,只是为佛门前景而思而行罢了。
  惠能师弟不涉尘务,乃是一心参禅,完我佛门经义,亦是为佛门贡献,功德却是远超神秀。”
  “好吧……若无它事,禅师就回去清修吧。”武皇掩嘴小小打了个呵欠,似乎有些无趣开口道。
  “对了,若是那个小子成功拿到了舍利,禅师和长春真人就在他回来的路上各考验他一场吧。”武皇突然又开口道。
  “小僧明白了,那小僧就告退了。”神秀躬身一拜,无声无息退出了大殿。
  “陛下,这神秀禅师说话滴水不漏,婉儿实在是看不透他的心思。
  真不用让影卫盯着这件事吗?”女倌替皇帝揉捏着肩膀,皱着秀眉。
  “神秀再怎么说也是佛门几位破虚境尊者之下有数的高手,加之为人谨慎勤勉又不失灵活,才被佛门推出来作为代表。
  又怎么会被你轻易看出虚实。”武皇轻笑着拨弄女倌的长发,目光幽深。
  “影卫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南边那件事安排好,还有北边打起来就别让他们停下来了。
  两边都是急需人手的时候,佛道间的事就别去掺和了。
  只要朕大计得成,拓大唐之疆域,再广开民智,完成他和太宗皇帝未竟之功业,什么佛道之争,不过等闲。”女皇说及此处,声音却是低沉下来。
  女倌关心地凝视着侧卧的女皇,手上的动作也轻柔了些。
  不过片刻之后,皇者有昂扬了起来:“届时,便是当世四圣也须低朕一头。哈哈哈”
  一时殿内只有女皇的“猖狂”笑声。
  女倌眼中却满是崇拜恋慕,盯着女皇目不转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