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十九章 凶兽

第十九章 凶兽


  李若虚出得长安城,顺官道向北,一路无事,既没有劫道山匪,也没有豪强欺人,长安周边倒是真的一片太平盛世。
  道路上来往行商络绎不绝,行人往来不息,各有其序。
  …………
  李若虚坐在小镇路边一家客栈大堂的饭桌上,暗暗掂量兜里的盘缠。
  早知道就应该问李隆基要一点路费报销了,在长安的时候就不应该装什么潇洒,转身就走。
  李若虚的饭量有点出乎自己的预料了,本来还觉的两个道士给的银子挺多的,可没想到自己吃的更多,还专吃好的,到一家店就是“上你们这的拿手好菜。”还又不会还价,没几天钱包就瘪了大半。
  到雁门去还得要一两个月呢,饭钱好像有点不够。
  李若虚正想着该如何挣饭钱,忽然留意到旁边刀剑傍身的江湖人似乎提到了“赏钱”,顿时心中一动,细心留神,想要听听是什么事。
  只听边上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提刀汉子对身边的提剑青年扯着嗓门道:“哥哥还能骗你不成,这可是金吾卫的将军亲口承诺,一只野兽就抵二两银子。最近邙山里的猛兽突然发狂,冲出山林暴起伤人,金吾卫封锁了邙山出入要道,发榜悬赏,让武林中人剿灭凶兽。”
  “那些凶兽是不是很难对付,连金吾卫都剿灭不了吗?以我们两个的实力会不会有危险?”青年却是有些担心。
  “哪有什么危险,金吾卫没有进山只是因为要守备诸条要道,以备凶兽大量逃出,因而人手不足。而且山林中不利于军队列阵,才发榜让民间武者绞这些凶兽。其实这些凶兽也只不过比一般的猛兽强一点罢了,只是在发疯而已。我们只要小心一点不要被大量凶兽群给围住就行了。
  老哥也遇到过几只,都只不过几刀的货色。
  这里可离长安不远,真有强大的凶兽,早就被金吾卫大军灭了。”汉子满不在乎的大口吃肉,摇头晃脑道。
  “这么说,这就是白捡的银子呀。”青年闻言也是兴奋起来。
  “那不是吗,咱们得赶紧去,不然这些野兽都要被别人给抢了。一只可就是二两银子。”汉子用手一抹满嘴的油渍,在袖子上一擦,对青年说道。
  “而且呀,我听说金吾卫这也是在借此选拔新人,表现优异的可能被纳入金吾卫的,哥哥也就只告诉你,不要传出去了。”壮汉突然小声道。
  “那我们赶紧去吧,不能晚别人太多。”青年说完就提剑往外走。
  “你等等哥哥”壮汉急忙结了帐,追了出去。
  …………
  李若虚听完两人的对话,当即决定也去邙山杀那些发狂的野兽换钱。
  以李若虚的观察,方才对话的两人气息明显比自己弱了一大截,论内功心法肯定也是远比不上自己,招式上自己学的也是袁天罡和李淳风两个天人境大宗师创出的绝学,十之八九不会遇到什么危险,挣点钱何乐而不为。
  最重要的是,以后闯荡江湖难免会要和反派什么的刀口见红,可在这之前,李若虚是真连一只兔子都没亲手杀过,不先练练手,真遇到要分生死的时候,就怕自己心理素质不过关。
  在基本安全的情况下,杀些野兽来练练手,也免得将来和反派血拼太过手足无措。
  拿定主意,李若虚用完餐,向酒楼掌柜问明方向,便脚下不停的朝邙山赶去。
  至于为什么不骑马而是用脚走,那是因为长生真气生生不息,回复极快,只要不是拼了命的赶路,完全可以即时恢复消耗,也就是说正常走路,基本不会出现力竭的情况。
  当然,更重要的是李若虚不会骑马,也没钱买马。
  …………
  在路上没走多久,便可以见到,三三两两的武林人士朝同一座山的方向汇聚。从他们纷纷嚷嚷的议论中可以得知都是去杀野兽,捡钱的。
  其中还有一些心思活泛的带着几辆大车,准备收集杀死的野兽的皮毛呀之类能卖钱的部分,反正金吾卫那边只要杀死的野兽耳朵作为凭据就行,其他部位都能自己处理。
  没走多久,便来到座大山面前,山林入口处矗立着一座军营,军营之中一队队金吾卫正在操练,聚集而来的众人隐约之间能感觉到一股威武之势压在心头,议论声也不自觉就小了下来。
  营门前的一位身披锁子金甲的将官带着一队人迎上众人。
  “诸位豪杰,在下金吾卫郎将程处默,是此处负责人,邙山中野兽突然异化,发狂作乱,军队不便入山围剿,更要围住邙山,防止野兽逃出袭扰附近村落。
  故而悬赏一只凶兽二两银子。大家可凭凶兽异化的耳朵领取酬劳。营地已经替各位盖好了。”
  说话间,手指不远处疏落的帐篷。
  众人分别去找寻还空着的帐篷,不少人安顿下来就迫不及待的进山去猎杀猛兽去了。
  李若虚找了个地方一坐,倒是没有立刻就行动,搏杀猛兽这事还是第一次,有点小紧张,先调息一番,平复一下心情。
  坐了一会儿,李若虚深思熟虑后决定找个团队加入进去,虽然按道理来说,以李若虚的实力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但能多一些保障也是好的,打怪时组个队就更万无一失了。
  李若虚左右环视一圈,最后锁定了一个小队伍,两男一女,都是年轻人,年纪小好呀,不会有什么花花肠子。
  于是李若虚径直走到三人面前,:“在下李若虚,初次外出游历,对这山林中的情况陌生的很,不知能不能和三位结个伴。”
  三人中较为年长的青年上下打量一番李若虚,转过头问向自己的两个同伴:“霓兰,十方,你们怎么看?”
  被叫做霓兰的少女灿然笑道:“我觉得这位哥哥不是坏人呢,可以组一队呀。”
  少女这一笑却是颇有感染力,李若虚也不自觉嘴角微微上扬,对少女颔首示意。
  另一个少年十方仍是面无表情地擦拭着自己的刀刃,头也不抬地吐出一句:“我没意见。”
  见此,最年长的青年对李若虚开口道:“那就欢迎兄台加入,我叫楚项,西楚霸王的楚,项羽的项。这是我妹妹霓兰,拿刀的是我的发小平十方。”
  “平定十方,当真是好气魄,令尊必定是对十方贤弟抱有大期望。”李若虚笑道。
  “我无父无母,十方是我当和尚的时候,收养我的禅师替我取的法号。平这个姓是我自己取的。”少年淡淡的说道,抬头看了一眼李若虚就又专心去擦自己的刀了。
  少女霓兰却是噗嗤笑出了声:“我的名字,霓是霓裳的霓,兰是兰花的兰呢,这位哥哥还没和我们说自己的名字呢?”
  “我叫李若虚,大智若愚的若,虚怀若谷的虚。”李若虚有些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