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二十章 入山

第二十章 入山


  李若虚加入了三人的小队伍后,也稍微了解了些三人的情况。
  楚项和楚霓兰是长安附近豪强楚家庄庄主的一对儿女,平十方是他们家庄子附近寒蝉山上寺庙的和尚收养的孤儿,无父无母。
  楚氏兄妹小时候经常跑到山上玩耍,慢慢的三个人就玩到一起去了。一起长大,一起习武,这次也是出来游历。
  李若虚则是告诉他们,自己自小随两个道士师傅修练,修为遇到瓶颈,因而入世磨砺修行。
  ……………………
  加入了队伍,李若虚觉得可以立即进山捕杀那些发狂的野兽了。
  和三人商议一番,备好必需品,便进入了幽深的山林之间。
  刚进山里显然是遇不到野兽的,虽然金吾卫不便深入山林绞杀凶兽,但这些林子边缘的肯定都被清理掉了,否则一会往山外跑一两只的,处理起来也很麻烦。
  初时还能在林间间隙看见同样来猎杀凶兽的武林人士。
  随着渐渐的深入,周围再看不到人影,楚家兄妹三人结成某种阵型,互为犄角,缓步前行,时刻注意四方。
  李若虚蹑手蹑脚地跟在三人身后,有点尴尬。
  好在很快跳出来的凶兽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看来这邙山之中确实是凶兽泛滥成灾,四人随便选了一个方向,才走不过百米,就遇到了一只。
  李若虚停下身来,细细打量一番对着四人嘶吼的恶兽。
  长得确实是一脸的穷凶极恶,看起来像是一头狼变异而成的,依稀还能辨别出狼的外形,但头部明显比普通的狼大上一圈,过于胀大的头颈安在身子上,看上去反倒是有点像是身子萎缩了的感觉。
  异狼(李若虚在心里给这头变异体安了个名字)巨齿淌着粘稠的口水,目光凶戾,来回打量着四人。
  发出一声咆哮,就冲着看起来比较好对付的落单的李若虚奔了过来,相对于头部显得萎缩的小短腿爆发的速度完全出乎李若虚的意料,加上有些悚人的大张着的血盆大口,李若虚竟一时间发起了愣,没有动弹。
  等到反应过来,异狼的血盆大口已经贴到李若虚脸前了,感觉就要咬掉李若虚半个身子。
  李若虚当即一个激灵,运起身法就要后退,打算先避开来,再用流云掌朝这头狼脖子附近来一下,干掉这个异狼。
  只是李若虚刚来的及退上几步,便见异狼一声哀鸣,栽倒在地上,嘴里不住地吐着血沫。
  定睛一看,却是平十方不知什么时候一刀把异狼的腹部给剖开了,此时正在还刀入鞘。
  李若虚正想道谢,便听平十方冷冷开口道:“身法很不错,但心里素质太差,生死搏斗竟然发呆,要是遇上和你实力差不多的对手,一照面就已经死了。”
  “我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东西,只是有些分神了而已。”李若虚略羞耻。
  “我也是第一次。”平十方瞟了李若虚一眼,面无表情道。
  “若虚兄弟不要介意,十方他就是这样的性子。”这时楚项开口笑道。
  “我知道十方兄弟也是好意,而且他说的一点不错,我也正是因为战斗经验不足,才进邙山来磨练自己。”李若虚笑着回道。
  “之后再遇到凶兽,还请三位先帮我掠阵,我单独对付试一试。”
  “没问题,若虚大哥尽管放手去对付凶兽就是了,十方哥哥和我大哥都会替你掠阵的。”却是楚霓兰开口道。
  “我可不会像保镖一样照顾别人。”平十方淡淡对李若虚开口道。
  得,还是个傲娇,李若虚心中好笑,开口道:“那就先谢过十方兄弟了。”
  “不是,若虚兄弟呀,你为什么就不谢我,光谢十方呢。”楚项无奈满脸开口道。
  “当然是因为,刚才也是十方哥哥杀的那只凶兽,哥哥你什么都没干的呀。”楚霓兰眨巴眼睛笑道。
  “真是女大不中留呀,一口一个十方哥哥的,有了十方哥哥怕是都不记得我这个亲哥哥了。哎……”楚项狭促的对楚霓兰道。
  “看来这楚霓兰和十方有故事呀。”李若虚满满的吃瓜群众心态。
  “哥你胡说什么呢?再胡说,我就不理你了。”楚霓兰却是俏脸一红,嗔怒道。
  说着偷偷用眼角余光瞄向平十方,见他依旧面无表情,咬了咬嘴唇,佯怒转身前行。
  李若虚却是凭借多年看的影视剧里的经验,明锐地发现,平十方方才握刀的手很明显的用力了,直接突出。
  看来是郎有情,妾有意呀,互相暗恋都不说,懵懂而又美好。真是……呸呸呸,怎么就被撒了一脸的狗粮了。
  还是赶紧杀怪去吧。跟着平十方后面就向前方走去。
  楚项见三人都走了,急忙赶上,:“都等等我,别走那么快呀。”
  还没走上几步,几人便又遇上了两只恶兽。
  “这次放着我来,你们都在边上看着。”李若虚跳出来道。
  决定用这两只畜生发泄一下自己的憋屈。
  运起身法,挪转之间来到一只体型较小的异狼身侧,一记流云掌之风转云盘打在异狼的腰背上。
  真气劲力灌入异狼体内,爆裂开来,四处奔腾破坏。
  异狼呜咽一声边软倒在地上,四肢抽搐,眼看就要活不成了。
  两个道士教的武学还真是厉害,一掌一个小狼狗。
  另一只异狼见同伴瞬息之间就失去了战斗力,不但毫不畏惧,反而更是凶性大发,吼叫一声便朝李若虚扑过来。
  李若虚见状,腾身跃起,一脚踢在异狼的额头上,异狼被一脚踢进了地里,却是站起来摇了摇头,就仿佛没事一样继续扑向李若虚。
  都说狼是铜头铁尾豆腐腰,还真没说错,光靠蛮力,真不容易对它脑袋造成伤害。
  不过,到要看看,这异狼的脑袋挡不挡得住我的流云掌。
  '李若虚运起真气,脚步微动,瞬息之间腾挪到异狼身侧,一掌印在它的天灵盖上,真气吞吐间,却是感觉道一股力量阻挡自己的真气。
  动念之间,用手一撑,翻身躲过异狼划向自己的爪子,加大真气灌输,掌力推吐,突破异狼的防护,一记乱云惊霆震碎了异狼的脑子。
  看着异狼倒在林地间,李若虚却是若有所思,看来这邙山的野兽突然发狂异化别有内情,异狼体内的那股莫名力量绝不简单,竟能够直接对抗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