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二十二章乱战

第二十二章乱战


  李若虚全力运转真气,流云掌势之间似有风雷动荡,威势不凡。
  很明显接下来面对的狼群可不是游刃有余就能解决得了的,必须要使出十二分的力气。
  流云掌,袁天罡、李淳风两位天人境大宗师所创,以天象八卦之变推演而出,传授给李若虚作为护身绝学。
  飘渺莫测如云雾悬天,难辨虚实;威势显露似风雷激荡,沛然难挡。
  按两个老道士的话来说,就是所谓的,云动必有风雷相随。
  李若虚以全力催动流云掌,当即显露出不凡的气势。
  队伍里的其他三人也是不由侧目,似乎对李若虚有了新的认知。
  “我之前只是没有全力出手而已,真要是认真起来,这些什么凶兽根本就不够看的。”李若虚心中暗暗有些小自得。
  “还远没到没和敌人交手就剧烈的催动真气,使出绝学,除了能吓到一些胆小如鼠之辈,只不过是浪费真气,还把自己的招法暴露给了敌人,……”平十方直视着兽群,右手握住刀柄,目不斜视。语气毫无波澜的道出自己对于李若虚行为的评价。
  好在不待平十方说完,楚项就出声打断:“十方!若虚兄弟提前运气虽然耗费了些许真气,但可以做到招法圆融无碍,也是磨刀不误砍柴工,这也只不过是个人有适合自己的习惯罢了。”
  说着又对李若虚歉意一笑“若虚兄弟还请不要怪罪,十方他向来就是如此。”
  “就是,就是,十方哥哥一直都是个直性子,有什么就说什么,而且都是实实在在讲道理的,李大哥应该不会放在心上吧?”楚霓兰也是开口道。
  李若虚还能说什么,还要计较的话,不就是说自己是个不讲道理的人了吗?更何况平十方说得确实是有道理的。
  当下也是洒脱一笑:“没关系,其实十方兄弟说的也有道理,确实是我有些对敌经验不足,才要提前蓄势运气,先作准备。”说着真气内敛于掌中,引而不发,却又蓄势而动。
  平十方用余光扫了一眼李若虚,缓缓拔刀出鞘,沉声道:“好掌法。”
  楚项哈哈大笑,迎上狼群,目光深处却是若有所思。
  楚霓兰拔剑嬉笑道:“李若虚大哥的掌法身法都是难得的绝学,想来必定师出名门吧。”
  说完不待李若虚回答,也便提剑跃向前方。
  李若虚心中微动,也不耽误,身形幻动,脚踩八卦,准备大战群狼。
  三人之中,楚项看起来粗犷豪放,但其实也是个心思玲珑之人。
  楚霓兰机灵活泼,伶牙俐齿,明显就不是个安分的,也是个黄蓉、赵敏之类的角色。
  倒是平十方,虽然冷漠淡然,却是纯粹直接,没什么弯弯绕绕,或许反倒要好打交道些。
  …………
  片刻之间,四人突入狼群,各展神通。
  楚项顶在最前面,正面抵住了狼群的冲击,双拳挥舞间护住自己,同时把异狼锤开,以一己之力缓住了异狼的攻势,如同岸边迎接海岸冲刷而屹然不动的礁石,倒是很有几分有我无敌的气概。无怪乎起了个这么霸气的名字。
  楚霓兰则是躲在她哥哥的后面,解决一些被她哥哥锤得半身不遂的漏网之鱼,同时为楚项护住后方,让其能够全心全意应对面前的冲击。
  剑光如水,铺映满地;
  拳势如山,巍然难撼。
  两人合作间,放倒一只又一只异狼,看上去还游刃有余,明显配合过许久,默契十足,行止颇有章法,虽然只有两个人,但也隐隐透露出军伍战阵的气息。
  平十方则是孤身冲入狼群之中,迟滞扰乱狼群的冲击,减缓楚氏兄妹的压力。刀光舞动间,如同蝴蝶穿飞于花丛,颇有几分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潇洒禅意。
  李若虚也不好意思站到楚项的身后,又不想像平十方那样孤身冲阵,于是就杵在楚项旁边,仗着自己气脉悠长,真气不竭。把掌法舞得密不透风,也算是和楚项互为犄角。
  …………
  狼群半数冲过四人后,便停下了冲锋,将四人围在中央,嘶吼磨爪,蠢蠢欲动。
  …………
  平十方和李若虚他们汇合,小心戒备着四面八方的狼群。
  李若虚见狼群围而不攻,全然不同于之前的疯狂,不由心中暗暗奇怪,正欲开口问一下楚项他们。
  却听楚项先开口,语气带着淡淡忧虑:“如此规模的狼群,必然有一只强壮的头狼,本来我看之前狼群全无章法,还以为头狼异变之后也只是和普通的狼异变之后差不多。
  但以目前的情形来看,狼群显然还受到头狼的约束,这就说明头狼必然要比普通的狼强出很多,这就很麻烦了。”
  “乌合之众不难对付,可若是有了一个强有力的统领,就会是大麻烦了。”平十方也是沉声道。
  “就是不知头狼是什么实力,若是不太强,我们倒是可以强行斩杀掉头狼,可若是头狼的实力不弱,那就不好解决了。”一直笑嘻嘻的楚霓兰也是敛容出声道。
  “那就先看看这只头狼是什么水平吧。”李若虚吐了口气,也是知道了事情并不好解决。
  …………
  四人等了好一会,终是听见了一声凶戾的狼嚎,然后便见一只比其他异狼大上一圈的巨狼在许多的异狼拱卫下,爬上不远处一个小土丘,傲立在山丘顶端,血红色的眼睛带着凶残的恶意望向李若虚四人。
  随着头狼的一声吼叫,狼群如同接到命令,猛然扑向包围中的四人。
  “不能一直这么被围攻下去,我们的气力有限,若被普通狼群耗去太多真气,再有狼王伺机偷袭,怕是有些危险。
  ………………
  我去试试斩杀狼王。”平十方留下一句话,便飞身而出,投入狼群之中,冲向头狼的方向。
  “大哥,李若虚大哥,我们也去帮十方哥哥吧。”楚霓兰却是有些着急了,急忙出声道。
  “我们也往头狼的方向冲一冲吧。我楚项即便在长安也算得上是一时俊彦,岂容一畜牲在我面前嚣张。”楚项带着询问看向李若虚。
  “楚兄不必激我,我本就是来经历战斗的,就目前情况远算不上什么九死一生的危局,李某自然不会临阵退缩。”李若虚也是不含糊,以后行走江湖少不了遇上这种局面,哪能在这就怂了?
  “好,今日我楚项就认了你这个兄弟,让我们一块宰了那个畜牲。”楚项哈哈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