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二十三章 斩狼

第二十三章 斩狼


  平十方在狼群中左突右冲,刀影如幕护住周身方寸,颇有些咫尺之间可敌国的感觉。
  刀气护住自己的同时,偶尔探出的一两道锋芒必取一两只异狼的要害,了结它的的性命。
  只是平十方虽能在狼群中凭借着凌厉迅疾的刀法驰骋纵横,但狼群自狼王出现后一改之前的疯狂无序,进攻变得张弛有度起来。
  限于身法,平十方只能被狼群团团围住,难以靠近狼王。
  狼王藏身于群狼之中,以冷戾噬血的目光,细细打量被团团围住的平十方。
  …………
  楚项双拳翻飞,将拦在身前的狼一只只锤飞出去,宛如一只人形推土机,全力攻向狼王的方向,以求减轻平十方的压力,只是群狼环视之间,难以去击打异狼的要害,造成的杀伤有限。
  因而被打中的异狼大都伤而不死,而这群进化的异狼恢复力极其惊人,一个个被锤飞十来米后,晃晃脑袋就又能站起来加入战团。
  楚项也是难免陷入苦战,几乎走两步就要倒退一步。
  至于楚霓兰,剑法倒是舞得水泼不进,但也只是能自保罢了。
  李若虚施展流云掌,浑身真气激荡,掌势所至,如有风雷护体,排开周围扑过来的异狼。同时脚下步踩八卦,腾移挪转、身形幻动。
  身陷重围之中,在从未遇到的压力之下,李若虚倒是把自两个道士老师处学来的绝学施展得越来越熟练,招式之间颇有了几分神髓。
  招式施展开来,群狼皆不得近身,李若虚倒是很有些酣畅淋漓的快意,仗着长生经快到不正常的真气回复速度,掌法用得更加声势浩大起来。
  毕竟是李淳风和袁天罡两个天人境大宗师合力推演出的神功绝学,李若虚稍微掌握,发挥出几分威力,便能在狼群里游刃有余的……边练起武来了?
  李若虚的不凡表现自然也落在了狼王的眼里,见普通的异狼围攻根本起不到效果,狼王察觉到李若虚的威胁,悄悄混在狼群之中,慢慢接近李若虚。
  …………
  李若虚正耍流云掌耍得畅快,感应到身后又一只异狼扑向自己,颇为自在的一掌迎上去,待到手掌打到狼身上,方觉不对,一股不同于寻常异狼的沛然大力自手掌处传来。
  却是狼王以头硬顶住了李若虚的掌力,撞断了李若虚的步法,同时用爪子在李若虚的腰间划了一道口子,随后便略有些脚步不稳地投入狼群中。
  这边李若虚脚步一乱,腰间受创,到底缺乏对敌经验,不免心头大乱,招法也有些凌乱。群狼不知是闻到血腥味,还是见猎物露出了颓势,更加疯狂地攻向李若虚。
  李若虚心中慌乱,用尽全力拍死眼前一只扑向自己的异狼,但却乱了招法,躲闪不及,背后又被开了一道口子。
  一时间心神失守,颇有些手足无措,竟全然没注意到从后方扑向自己的狼王,等回过神来,已经来不及招架,看着近在咫尺咬向自己的狼口,心中又惊又怕又悔,一瞬间转过千百个念头。
  自己是不是就不该进山?我怀里还有猴哥给的金箍都没来得及用呢!我就这么玩完了?……………
  最后却是连自己都颇有些吃惊的平静淡然。
  正当李若虚打算要最后用自己的头撞一下狼王,起码也要让这畜牲来个重伤时,一把直刀破空而至,击在狼王坚硬的头骨上,破开皮肉,发出金铁交击之声。
  刀被弹飞,狼王也被刀上的力道撞偏了脑袋,只是擦撞着与李若虚错身而过,没咬到李若虚的脑袋。
  “战场上分神发呆,等同于找死,自己死也就算了,还会连累到战友,你若是就这样死了,这头狼就会转身对付我们了。”直刀落地,平十方无语气起伏的声音同时传来。
  李若虚哑然一笑,救人就救人吧,非得一副‘我完全是为自己考虑而已’的样子。
  “十方兄弟,救命之恩,我李若虚记下了,来日必当报答。”李若虚清朗诵道,同时调运真气修养伤口,在长生真气优秀的养生效果之下,伤口很快就不再流血了。
  平十方丢了长刀,使出一套古朴禅意的拳法,却只能在狼群中护住自己,再难如之前,随意自在,纵横驰骋。
  听见李若虚的话,吐一口气,以淡漠的语气说道:“其实你的掌法和身法都是难得的神功绝学,而且以我看来应该同出一源,应该能相互呼应配合,你若是能将它们融汇为一体,这狼群应当就威胁不到你了,或许你还能借之解决掉狼王。”
  李若虚闻言,心中一动,流云掌与八卦步法都是袁天罡和李淳风两个道士从河图洛书中参悟推演出来的,合八卦之变,演天象之形,或许真能融汇为一。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亦有大了悟,李若虚经历了一番生死的体会,此时心境莫名的清明,瞬间便有了想法。
  流云随风雷而动,性合坎水兑泽,可以八卦步法之雷震、巽风、水坎、泽兑四位相合,而补之以乾、坤、山、火四象。
  念随意动,李若虚出掌踏步,相互呼应,开始尚有些生涩,在狼群围攻之下,莫名的很快就融汇贯通起来。
  掌力借力于身法,身法又借势于掌法,有如挟风引雷而穿云天,在狼群中肆意穿行,再不受阻挡。
  狼王又袭击了几次李若虚,但都无功而返,反而是自己受伤不轻,却是转向掷了自己一刀的平十方。
  此时,平十方和楚家兄妹借着李若虚扰乱狼群的阵型之际,汇合在一起。
  狼王从狼群中猛地扑出,咬向平十方,站在平十方右后侧的楚项却是早有所料,一记霸王举鼎,双拳打在狼王的背上。
  平十方同时一手结拳印,一声清呵,打在狼王的下巴上,原来平十方也一直戒备着狼王记仇的袭击。
  狼王遭受重击,惨嚎一声,被打飞到地上,艰难地站起来,长吼一声,一群异狼聚到身边,护着它开始远离李若虚四人。
  楚项见状,连忙高声开口道:“若虚兄弟,不要放走了狼王,这些畜牲都很记仇,现在不解决掉它,它就会跟我们一路,一直报复我们,我和十方全力出手竟都杀不了它,等它养好伤又是大患。”
  李若虚闻言,应上一声,直奔向狼王所在,刚才这家伙差点要了自己的命,自不可能轻易放过它,
  李若虚却也是个记性好的的。
  狼王见李若虚如入无狼之境地直杀向自己,也是急了,大声嚎叫指挥狼群拦住李若虚。
  但李若虚将掌法和身法融汇为一之后,这些普通的异狼已经完全没了威胁,片刻之间,李若虚便追到狼王身前。
  狼王见李若虚一心要杀了自己,也不再无谓逃避,双眼发红,一声嘶吼,扑向李若虚,似乎想要和李若虚正面分个生死。
  李若虚也是心头有气,差点死在这家伙嘴下,直接用出流云掌威力最强的一招,云雷寂,正面拍向狼王。
  狼王却是眼中凶光一闪,猛然一个下扑,避开李若虚的蓄势一掌,咬向李若虚的右腿。
  “好一头奸诈的狼,避实击虚,咬伤了我的腿,即便仍然打不过我,也能从容退去了。”李若虚心中一动,却是不慌不忙。
  若是之前倒是很可能有些应对不及,但现在李若虚以然将身法和掌法融汇为一体,动念之间,身法起于掌力,轻松避开狼吻,翻身而起,汇聚风雷寂真力于脚下,一脚蹬在狼王的腰背之上。
  狼王直接被巨大的力道击断了椎骨,瘫在地上,呜咽了几声,再没了生息。
  群狼没了统领,也不再与四人死磕,四散奔离。顷刻间,周边只剩下一地的狼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