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二十四章 完颜

第二十四章 完颜


  李若虚见狼群退去,轻吐一口气,找一棵树靠着,缓缓平复激荡的心情。
  楚项也是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大口喘息着,嘴里念叨着:“早知道遇到这种情况,就该把我的长戟带过来,用拳头想打死这些畜生还真不容易,让我歇息一会。”
  说着便盘膝打坐,开始吐纳回气。
  楚霓兰倒是颇在意形象,找了个方才大战被波及打断的树桩,用剑削平,方才坐了上去,出声招呼平十方:“十方哥哥,过来休息一下吧。”
  平十方还没来得及说话,楚项倒是先开口了:“妹妹,大哥也刚经过一场苦战,怎么就不知道关心一下哥哥呀。”
  “哥哥你不是已经坐下来了吗,再换个地方调息反而更麻烦不是?十方哥哥还没找地方休息呢。”楚霓兰吐了吐舌头,瞄了平十方一眼道。
  闻言楚项无奈苦笑,专心调息回气,从小到大一直以来他就拿这个妹妹没办法。
  平十方默默捡起之前掷出的佩刀,收刀入鞘,走到楚霓兰边上坐下结印调息。
  楚霓兰则是四处观察,应当是在习惯性的警戒,以防两人调息的时候又出现什么威胁,只是看着看着,目光就时不时转到平十方的身上,发一会呆。
  李若虚第一次觉得长生真气能自动回复也有不好的地方,咳嗽两声,开口道:“楚姑娘,你也休息恢复一下,我修炼的功法能够随时回气,四周的情况就让我看着吧。”
  “那就拜托李大哥了。”楚霓兰甜甜一笑,便也开始盘膝运功。
  大概是之前大批的狼群把周围的野兽都清理了一遍,三人调息期间,并没有什么不开眼的猛兽闯到附近,李若虚也是一边留意四周情况,一边回味之前自己掌法与身法呼应融汇的感悟。
  …………
  不久后,楚氏兄妹和平十方都调息完毕,将状态调整好了,四人聚到一起讨论是否继续深入的问题。
  李若虚手伸进兜里,摩挲着猴哥给的金箍,感受到体内长生真气的活跃,定了定神,开口道:“我还是想往深处走走看,不知道几位是什么想法?”
  平十方摸了摸刀柄,目光泛亮,开口道:“我对刀法有了些新的理解,要继续磨刀,还要往前走一走。”
  楚霓兰本来要开口说什么,听了平十方的话,只紧了紧手中长剑,看向楚项。
  楚项却是豪爽一笑:“山林中的野兽以狼群的威胁是最大的,我们已经把这群狼给摆平了,想来不会再遇到这么艰难的情况了,都走到这里了,不如就再往深处去看看,探个究竟。”
  四人议定,修整用餐后,便继续往山林深处走去。
  …………
  山林深处,四人所往的方向。
  一群头带毡帽,身披兽袍,裸露半肩的女真武士正收拾一片狼藉的战场。
  一个武士走到小山坡前,朝山坡上负手而立的一看就是首领的中年男人拱手道:“将军,这群畜生已经处理好了,是否要继续前进?”
  中年人淡淡应了一声:“让大家原地修整一番,一柱香后继续出发。”
  “是。”武士应完,躬身退下。
  旁观的青年上前一步,开口道:“叔父,这邙山中的东西真的如此重要吗,我们此次出使唐朝,对我们接下来与契丹人的战争十分重要,在大唐境内莫名失踪,难免引起唐朝人的猜疑,而且和唐朝女皇帝达成的协议要早些告知父亲才是。”
  中年人收回远眺的目光,回望青年,开口道:“宗弼,你还是太年轻了,唐国这位女皇帝可不是好说话的,这次辽国那边同样派了使团到唐朝求援,唐皇对我们许诺的话也许同样的也对契丹那边说了,唐人是想让我们和契丹斗起来,他们就能隔岸观火,从中牟利。”
  “可我们和契丹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唯有胜者才能称霸草原。
  但唐朝或许只是想要草原上的帝国向他们称臣,自古以来,中原的国家从来都没把他们的目光投向过草原,只要打败了契丹,到时我们献上盟书,表面上称臣,就能得到草原的实际控制权。
  之后再休养生息,徐徐发展,等到我大金能抗衡唐朝了,就不用看他们脸色了。”青年目光转动,吐字清晰,显然早有腹稿,对三国之间的态势早有考虑。
  “宗弼,你能考虑到这些真的很不错,按道理来说是没错的,像中原的谚语所说:大丈夫能屈能伸,如果暂时的示弱能换来我大金称霸草原,完全是值得的。
  可唐国这位女皇心思实在不能以常理度之,我担心……
  她或许对我大金,不,对草原有想法。”中年人脸上露出忧虑之色。
  “怎么会?”完颜宗弼一脸意外。
  “自古以来中原王朝都不曾想过占领,即便是当初大汉威压天下,宇内无敌的时候也没想过要统治草原。”
  “他们没把手伸向草原,是因为看不上北地苦寒,华夏九州物产丰饶,气候怡人。过惯了中原的好日子,能有多少百姓肯到关外苦寒之地,没有百姓作为基础,根本谈不上统治。”中年说道这,叹了口气。
  “既然如此,叔父为什么会觉得,唐国武皇帝会对草原有想法?”青年听到这更疑惑了。
  “更多的是一种感觉,觐见这位千古第一女帝时,我似乎能感受到她那慑人的野心和贪婪,…………对我们大金,或者说对是草原的。”中年人带着一丝心悸。
  “可这完全只是叔父你的感觉,并没有明确的迹象和证据,难道我们就要因此和远强于我们的唐国交恶吗?”青年显得有些犹疑不定。
  “当然不能现在就和唐国翻脸,我的意思是要小心提防唐朝,如果唐国这位女皇帝要通过对外争战增加自己的威望,极有可能会把目光投向草原。”中年人沉吟道。
  “的确,唐国如果向南,极有可能引起宋、明两国连手,唐国虽强,也难抵两国连手。
  向西南的话,吐蕃的地理环境是个大问题,也难有大的战果,当年唐国的天策上将薛仁贵亲自带军都没拿下吐蕃。
  往西的话,西域都护府的控制范围已经够远了,再往西征战,后勤压力就太大了。
  却是要防范唐国背后捅我们一刀,削弱我们的实力。”青年一一分析到。
  完颜杲无奈的看着自己的侄子,完颜宗弼,他的想法和金国绝大多数高层想法一样,其中包括金国的大王――完颜阿骨打。
  认为唐人不会把手伸向草原,最多打击一下草原上帝国的势力,让草原威胁不到他们。
  包括完颜杲自己,在见到大唐这位女皇帝之前也是这么想的。
  可现在完颜杲是真的担心,唐国会想把草原收为自己的领土。
  苦涩一笑,完颜杲收敛心神,自己完全就只是一时的感觉而已,自己有时都觉得会不会只是一时错觉,别人又怎么会信?
  “唐国并不可信,唐人的那位女皇帝近些年一直在厉兵秣马,我们不能寄希望于唐人不来打我们,强大自己才是正途,所以我们必须找到邙山里的那样东西。”完颜杲只能如此说道。
  “叔父说的在理,可这邙山里到底是有什么东西,能直接提升我大金的实力?”完颜宗弼好奇问道。
  “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完颜杲颇有些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