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二十六章 尾随

第二十六章 尾随


  山林中李若虚四人循着女真人留下的痕迹一路跟着,倒是基本没遇到什么野兽拦路了。
  路上李若虚感受体内越来越活跃的真气,深切怀疑这群女真人的目的地极有可能就是自己要去的地方。
  “按道理来说,这邙山中的东西无论是什么,肯定是和圣皇伏羲有关的,我修炼伏羲圣皇所创的《青帝长生经》,要真有什么圣皇留下机缘,没理由不选我而选一群外来的吧。”李若虚心中暗暗权衡到。
  …………
  前方女真队伍正在有序行进,一只神俊的鹰隼在上方发出清唳,盘旋数周后,落到队伍中一个武士的手臂上。
  那名武士侧耳倾听过鹰隼的阵阵低吟,取了些肉喂给鹰隼,然后一扬手让鹰又飞回天空中去。
  驯养鹰隼的那名武士径直赶到队伍最前方,向完颜杲和完颜宗弼禀告:“将军,四太子,属下饲养的神鹰发现有四个人一直跟着我们后面,却不知我们该如何应对?”
  “莫不是唐国军队的斥候?”完颜宗弼惊疑道。
  “八九不离十,我们离了原本预定的路线已经十天了,唐国方面必然在寻找我们的踪迹,现在找到我们也不奇怪。”完颜杲沉吟道。
  “那叔父,我们要不要把他们给解决掉……不行,我们尚在唐国境内,不可和唐人撕破脸面,否则唐人必然不会让我们回到草原。”完颜宗弼脱口而出就是要清除隐患,但话未说完就反应到不可行。
  “但这些唐国的军人是否会阻挠我们的计划,这山中的东西对我族非常重要,我们应当如何应对?”完颜宗弼一时有些无措,转过头问向完颜杲。
  “唐人目前应当是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只是派人跟着我们,说明他们对我们还没有直接的敌意。
  反正我们的诉求未必会直接危害到唐人的利益,在唐国境内左右是避不开唐国朝廷的耳目,遮遮掩掩反而会让他们提防怀疑,或许更容易坏事。
  既然如此,索性我们就敞开了来,只要他们不主动妨碍我们,便不必去管他们,让神鹰盯着就行了。”完颜杲思虑片刻,缓缓说道。
  “也只能如此了。”完颜宗弼点点头,脸色却是有些不自在。
  金兀术自幼勇武过人,机敏聪慧,各方面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更是身为金国开国皇帝完颜阿骨打的四子,向来自视甚高,极为骄傲。
  但自从随叔叔出使大唐以来,不得不处处隐忍退让,实在是憋闷得很。
  完颜杲看到宗弼的脸色,自然明白这个侄子的憋屈,这种感觉他也有。但没办法,力不如人只能暂且屈躬低头,否则只能白白吃亏。与唐国争一时之气,对大金来说有害无益。
  叹了口气,对完颜宗弼开口道:“叔父知道你心里的憋屈,但你要记住,当前唐国强,我们大金弱,我们必须先向唐人低头,获得发展壮大的时间。
  等到我大金称霸草原,国力不弱唐国的时候,我们才能做到不对唐国低头示弱。”
  “会有这么一天的。”宗弼握紧了拳头,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道。
  “黑神大人赐予给我的灵齿反应越来越大了,我们应该快接近目的地了,加快前进速度,尽快拿到东西。”完颜杲朗声道。
  一众武士当即加快了脚步,有序的前进。
  ………………
  李若虚这边,四人不紧不慢在后面跟着,平十方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盘旋的鹰隼,眼中精光一闪,突然开口道:“前面的女真人或许已经发现我们了。”
  “什么,十方你怎么知道的?”李若虚心头一惊,疑惑问道。
  楚霓兰顺着平十方的目光朝天空看去,“是因为那只鹰吗,十方哥哥?”说着手指指向天空中盘旋的雄鹰。
  “那只鹰之前就在我们上方来回飞了几圈,然后便飞到前方去了,现在又飞回来跟着我们,十有八九是女真人豢养的,被派来监视我们。”平十方分析道。
  “那也好,哈哈。”楚项却是哈哈大笑起来。
  “大哥,我们可是被女真人发现了,你怎么还能笑的出来,谁知道他们会怎么对付我们?”楚霓兰有些疑惑不解。
  “真是因为他们早发现了我们,所以现在不用担心他们对付我们了?”李若虚若有所思道。
  “不错,既然他们早已经发现了我们,但到现在都没什么行动,就说明他们并不准备对我们有什么行动。”楚项对李若虚一笑,接过话道。
  “可为什么呢?”楚霓兰更疑惑了。
  “因为这里是大唐地界,山外面都是金吾卫的大军。
  他们发现有人跟在后面,会觉得我们是什么人呢?”平十方难得的语气有了些波动。
  “金吾卫的斥候!所以他们不是不想对付我们,而是不敢。”楚霓兰也是反应过来。
  “不错,除非他们不想活着走出大唐地界,否则绝不敢对他们认为是金吾卫的我们动手。”楚项点点头道。
  “那我们是不是能再跟近一点?”李若虚莫名说道。
  不得不说,这种狐假虎威的感觉还真的是不错呢,李若虚不由得有点想得寸进尺了,既然被你们发现了,那我就更靠近一点,免得跟丢了。
  女真人要去的地方应该也是自己的目的地,虽然自己能靠体内真气的感应找路,但难免走些弯路,有人带路多好。
  “可以。”平十方简洁明了的说道,语气依然没什么波动,但微微勾起的嘴角似乎诉说着些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欢悦?
  “那我们就加快点脚步,别被他们甩太远了。”楚霓兰漆黑发亮的眼珠转了转,带着些许恶作剧般笑意道。
  “咳,咳,还是不要,太明目张胆的好。”楚项咳嗽两声,把一句话分两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