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二十七章 洞天福地

第二十七章 洞天福地


  离李若虚四人不远处,在女真队伍和李若虚四人都没发现的暗处,一队四人的小队无语的看着李若虚四人的行径。
  “这四个小子有点嚣张呀,明知道女真人发现了他们,还反而变本加厉的跟着。这是认定了女真人以为他们是金吾卫,不敢拿他们怎么样呀。”一个倚靠在树上身穿迷彩服的年青斥候莫名笑道。
  “对呀,老大,这些女真人根本就不敢对我们怎么样吗,我们完全没必要隐藏的呀。”另一个青年拿出一个‘望远镜’,窥看着远方女真人的行踪。“墨家机关道的千里镜还真是好用,远隔十数里地也能清楚看到他们的行踪。”
  “他们如何应对是他们的事,我们要怎样做是我们的事,作为合格的斥候,决不能被敌人轻易发现行踪。”被两人叫做队长的中年人冷着脸道。
  “可这并不是在战场上呀,没必要吧。”最先开口的青年开口道。
  “只要出任务,就应当当做自己在战场上。”先前一直冷眼旁观的另一个斥候突然开口道。
  “不错,萤五你要多向萤七好好学学,身为专业的斥候,一点职业素养都没有。”队长点点头开口道。
  “还有你,萤三,笑什么笑。”队长却是看到拿着‘望远镜’的青年在偷笑,当即呵斥道。
  “知道了,我们一定改正。”两人有气无力的答到,却是同时对代号萤七的斥候投去白眼。
  “队长,他们俩好像很有点不服的样子。”萤七十分悠然的开口道。
  “嗯?”
  “绝对没有。”两人连忙异口同声道。相互之间对了个眼神,十分有默契的决定以后要找个机会,给萤七那小子个教训才行。
  …………
  女真队伍行进可数里地,期间清理了无数凶兽,终于来到了一座山峰之前。
  完颜杲从怀中掏出了一只闪闪发光的虎齿,微微有些激动道:“我们到了,东西应当就隐藏在这座山峰之内,四处找找,看看哪里有特异之处。”
  “是。”诸武士应到,分散开来搜寻异常。
  完颜杲握住虎齿,闭目细细感应。
  “报告将军,属下发现了一块石碑。”不多时,一个武士急急赶回来报告。
  “那块石碑在何方?”完颜杲闻言睁开双眼问道。
  “往西半里处。”武士躬身答到。
  “大致方位不错,应当就是那了,所有人随我来。”完颜杲心中微动,开口道。
  说完便动身领着队伍赶往石碑处。
  …………
  来到石碑处,完颜宗弼打量了一圈四周,什么也没看到,不禁疑惑问道:“叔父,这怎么什么都没有呀,难道东西藏在石碑里?”
  完颜杲取出虎齿,感应之下,目光投向石碑后方。
  缓步走近石碑,一股错乱感涌上心头,明明看起来离石碑不远,却怎么也到不了石碑旁。于是完颜杲停下了脚步,目光带着思索投向石碑。
  这时完颜宗弼也发现了异样,开口问道:“叔父,这是什么回事?”
  “我们应当是遇到华夏古时某位圣贤遗留下来的洞天福地了。”完颜杲叹了口气,悠悠说道。
  洞天福地唯有破虚境之上的强者才能开辟,准确的说,是有洞天与福地两种。
  洞天者,是依附于这个世界的一个独立小世界,唯有圣人与大贤、真君方能以自己的道为支撑开辟出来。
  而且仅有圣人所开洞天能长存于世,而那些大贤、真君所开的洞天在开辟者飞升离开之后就会慢慢崩解,融入世界中,退化为福地。
  华夏九州,确定存在的洞天屈指可数:
  天下儒宗――泰山小圣贤庄之衍圣谷――经儒家孔、孟、荀三位圣人先后开辟拓展,当之无愧的九州第一洞天。
  嵩山少林寺的菩提洞,少林开派初祖达摩祖师开辟。
  武当山上紫霄宫,当世道门圣人张三丰所开辟。
  魔门机关城,乃是汉武帝时初创魔门的魔祖――墨非道,在墨家福地机关城的基础上开辟出来。
  ………………
  除此四处之外,或许还存在几个隐藏的洞天,但都是不能明确的确认其存在的。
  比如逍遥洞天,汉末掀起黄巾起义的张角曾于山间不可寻之处得道圣庄周的《南华经》传承。世人猜测庄子可能也开辟了一个洞天,留待有缘,张角或许就是在洞天中得到了庄子的传承。
  又如只存在于传说的鬼谷子、孙子等圣人开辟的洞天。
  至于更古时的三圣皇是否开辟了洞天,就更不可考了。
  即使对于圣人来说,开辟洞天也不是简单的事,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与时间,一般没有开宗立派的圣人基本不会考虑去开辟洞天,就如当世玄奘圣人、王阳明圣人,就都不曾开辟洞天。
  历史上开辟了洞天的圣人其实并不多,墨翟圣人虽然开创了墨家门派式结构,但忙于宣扬兼爱众生的理念,只打造了一个机关城福地。
  至于那些真君、大贤开辟的洞天也不多,道门真君逍遥洒脱,儒门大贤兼济天下,很少会花费大量精力去开辟一个迟早会退化成福地的洞天。
  除此之外,其实神州还有两处与洞天相似之所――五方神帝的神庭,三清天尊的道宫。皆是介于虚幻与真实之间,独立于九州之外,但又难以实际触及。
  ………………
  再说福地,一般的破虚境就能开创一个福地了,福地并不独立于这个世界,只是包含在开创者的道域之内,有点类似于仙侠里的法阵笼罩。
  相对于洞天,福地就很多了,难以一一列数,基本到了破虚境的一派宗师都会提自己的门派开辟一个福地,作为传承之所。
  当然,境界不同,开辟的福地等级也不相同,由洞天退化来的福地自然是最高级的,普通破虚境开创出来自然就是垫底的了。
  洞天福地皆有开辟其的先贤前辈的道则显化,后人在其中修炼可以起到事半功倍之效。
  在后人手中还能作为防御机制抵御强敌,无论在哪门哪派都是作为传承要地。
  ………………
  “这应该是一个福地,华夏洞天屈指可数,但福地也是外人难以进入的,我们该如何进去呢?”完颜宗弼向完颜杲问道。
  “如果这里是有传承者的福地,我们肯定进不去,但只是个无主的福地,凭借黑神的灵齿应该能打开一条通道。”完颜杲说完抛出手中的灵齿。
  灵齿飞到半空,透出一道血光,在石碑前凭空划出一道门户,完颜杲见状一喜,开口道:“大家进去。”说完率先跳入其中。
  随后完颜宗弼与一众女真武士有序跳入门中,待到最后一个武士进入,门户便凭空消失在空中。
  ………………
  与此同时,天地之外,介乎真实与虚妄之间的一处神庭,五位帝袍神灵盘坐五方。
  其中坐在东方的青袍儒俊帝者突然睁开久闭的双眼,眉头一皱。
  自语道:“有人进了当初圣皇伏羲封禁元初凶兽穷奇的福地?!看来本座得去世间走一趟了。”
  “要本座说,我们就干脆联合那三个老家伙,把这些当初太古时期被先圣封禁的凶戾神魔都解决了拉倒。
  太古时期是因为神魔太多,作为我等源身的圣皇人王没时间精力一一磨灭这些东西,现在我们完全有条件解决掉这些麻烦。”却是盘坐西方一身杀气的白袍帝者开口道,话语之间兵戈肃杀之气轻鸣,恍若刀剑交击。
  “不妥,这这元初之兽皆伴道而生,难以磨灭,真要赶尽杀绝,到了绝境之时,恐它们会鱼死网破,对九州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端坐南方一脸敦厚的红袍帝者托着琉璃火焰,摇摇头反对道。
  “先看看这些家伙的想法,倘若识趣,也不必拿它们怎样,天道人道皆有好生之德。倘若不识数的,便送它们回归天地怀抱。”北方黑袍帝者抬手间玄色水流环舞,透着冷寂与生机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息。
  “先看看吧,先不说那些远古凶神能否破去古之圣贤的封印,即便是有几只凶神出世。
  …………
  当世华夏有四位圣人,破虚数十,加上我等,也还轮不到几只过时不知多少年的凶兽撒野。”中央黄袍帝者目光幽远,穿透神庭,投向九州大地,缓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