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三十四章 夜谈 二

第三十四章 夜谈 二


  金吾卫替女真人安排的营帐中间主帐内,完颜杲和完颜宗弼对桌而坐。
  火烛摇曳,昏暗的火光映照出两人凝重的脸色,帐内气氛沉重而压抑。
  完颜宗弼皱着眉头,轻声开口道:“叔父,程咬金那个老家伙让金吾卫一路跟着我们,怕是想要监视我们。想来也是因为我们释放了穷奇,对我们有了戒备警惕。
  ………………
  我们还去不去殒日原?”
  “必需要去,释放穷奇已经是让唐人警惕戒备我们了,倘若就这么直接回去,毫无所得还得罪了唐人,更损失了大半好手。
  ………………
  此次出使,盯着我们两人的眼睛可不少。
  就这么空手回去,你我都不免被问责,何况去殒日原取得传承本就是我们要完成的任务,必须在那处要有所收获才行,否则我们也难以向国主交代”完颜杲咬牙道。
  “没想到所谓上古凶神穷奇竟这么没用,我们损失了好几位先天境的勇士才帮它破除封印,到头来只来一个五帝之一的东方青帝就把它又给封印了。”完颜宗弼恨恨道。
  “穷奇已然被封印,现在多言也是无益,现在我们要考虑的是怎样取得慕容垂的传承。
  一位破虚境神级强者陨落后留下的传承,必对我们大金国大有裨益。”完颜杲眯着眼睛道。
  “我们有从鲜卑族圣地取得的圣物,还是很有机会得到传承的,就是要避免跟着我们的金吾卫妨碍我们。
  ………………
  对了叔父,慕容垂真死了吗?不是说破虚境与道同存,不朽不灭吗?
  慕容垂不会只是和穷奇一样被封印了了吧,那我们拿着鲜卑族的圣物找上门去怕是…………”完颜宗弼却是有些担忧。
  “慕容垂绝对是死得不能再死了,破虚陨落,有天地悲泣。
  当时慕容垂为了保住燕国,倚仗自己的实力,直接闯入大军之中想要刺杀唐国太宗皇帝。
  违背天道法理,引得人道众生意念排斥厌恶,神念元灵不得已脱离了破虚境能够不死不灭的与道合真之状态,不再有道则加持,实力也是骤减,只能靠他自己承受劫数。
  人道信念之诛,不可避也,慕容垂的元灵必须自己抵挡接下来的攻击,不能再以元灵合道而万法不灭。
  倘只大唐三军共击,他倒也不至于直接陨落,更大的可能还是身受重创,被此世驱逐,想来慕容垂也对此有所预料,所以才悍然出手。
  只是…………”完颜杲说到这,却是顿了顿。
  “只是什么?慕容垂到底怎么死的。”完颜宗弼却是等不及的开口问道,数万载以来,慕容垂貌似是唯一陨落了的破虚境大宗师。
  “当时唐国大将秦琼、尉迟恭两个天人境大将高手为了护住太宗皇帝,燃尽自身精、气、神,抵挡住慕容垂缺乏道则加持的一击,形神俱灭,染血于军前战旗之上。
  彼时三军震动,天策军直接战意化灵,此灵不只挡住了慕容垂,更是唤醒了北境地下沉寂已久的炎黄战魂。
  自汉朝灭亡,晋朝失北地后,便沉寂下来而近乎消亡的战魂瞬间觉醒,借由天策兵灵,三军之愤,以战旗斩落破虚。
  兵戈长吟,天地悲雨。
  ……………………
  兵戈落道斩长天,破虚寂灭日星殒。”完颜杲沉沉呼出口气,仿
  佛身上背着什么重物,随着话说完而卸了下来。
  完颜宗弼也是瞪大眼睛,久久不能言语。
  帐中就这么沉默了好一会,完颜宗弼缓缓开口道:“天策军便是自此战后兵灵显化?斩道战旗便是此战扫落破虚进而成为道之圣器?”
  “不错,不止天策,威震草原的苍云骑兵也是来源于当初那一战中的玄甲骑。
  可以说那一战之后唐国便乘云化龙,势不可挡了。”完颜杲道。
  ………………
  他们大金虽有凶悍勇士数十万,但尚没有一只军团能够战意化灵。
  “唐国是强敌,对比起来我们还远不够强大,慕容垂留下的传承我们势在必得!”完颜宗弼重重说道。
  “没错,但到时候我们要先想办法支开跟着我们的金吾卫才行。”完颜杲轻敲桌案,思虑道。
  完颜宗弼思索片刻后,出声道:“我们或许可以利用唐人的内部矛盾,自从唐国这位女皇登基后,一大群武氏族人的鸡犬升天,他们和程咬金这群李唐旧臣一直存在很大的矛盾。”
  “嗯,可行,我们当前不便和唐国产生任何直接冲突,能让他们自己起矛盾最好。只是具体如何去做,我们还要好好筹划一番。
  今天也有些晚了,明日还要赶路,宗弼你也回自己的营帐休息吧,免得惹程咬金那个老狐狸起疑,以后我们再找机会详谈。”完颜杲说道。
  “好的,那我就先回去了。”完颜宗弼回答到,起身出了营帐。
  ………………
  长安城,梁王府。
  古香古色的书房之内,武三思坐在主位之上,皱着眉头看着向自己汇报的黑衣人。
  “一点线索都没有发现吗?”语气有些不满。
  黑衣人连忙开口解释道:“我们安排在长安到玉门关之间的个个要点的人都发动起来了,可确实一点踪迹也找不到。
  属下觉得那人应该不在这条路上。”
  “会不是会他绕道了?要不要往南边北边的要道都找一找。”站在一旁的武崇训开口道。
  黑衣人看了一眼上首的武三思,拱手道:“那样的话,需要的人手就太多了,现在夜枭大部分人手派出去执行任务了,怕是抽不出那么多人手了。”
  “那就先不去管他,先集中力量做好手里的任务,本王要不了多久就要出征了,相关事宜才是当下最要紧的。
  陛下让本王统领大军,就是为了让本王在军队里树立自己的威望。
  我绝对不能让姑姑失望,本王不但要胜,还要大胜,你明白吗?”武三思对着黑衣人一句一顿道。
  “夜枭上下愿为梁王效死!”黑衣人俯首拜到。
  “好,只要有功,本王绝对不吝赏赐,荣华富贵,应有尽有。”武三思拍桌道。
  “父亲,那就不管那个小道士了吗。”武崇训不解开口问道。
  “这件事便交给魏王去做,他也就适合做做这种事了。”武三思阴着脸道。
  “若梁王没其他吩咐,那属下就告退了。”黑衣人躬身拜到。
  “去吧。
  崇训你也回去休息吧。”武三思摆摆手道。
  “好的,父王。”武崇训应到,跟在黑衣人后面出了书房。
  书房中,武三思轻抚架子上的宝剑,目光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