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三十六章 集结

第三十六章 集结


  李若虚换上一身军服,颇为精神出来营帐,便见得楚项站在旁边,盯着自己,似乎有什么话想要对自己说。
  李若虚微微一笑,走上前去开口道:“楚兄弟还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的?不妨直言。”
  楚项闻言哈哈一笑,朗声开口道:“虽然和若虚兄弟相识不久,但大家也算得上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交情了,我也就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程国公昨日夜间特意交代过我,不要把邙山中遇到的事宣扬出去,并说我很有潜力,邀我加入金吾卫,让我回家一趟后,到京都金吾卫衙去报道。
  ………………
  我知道若虚兄弟来历不凡,隐藏身份也必然是有重要的大事,今后有人问起邙山里的事,我和舍妹只是在历练时遇到结交了一个普通的朋友,其它什么都不知道。
  ………………
  十方他虽然天资聪颖,性情坚毅,但不太懂为人处世之道,若有可能,还请若虚兄弟多照顾一下十方。
  也望若虚兄弟日后不要忘了我这个朋友。”
  李若虚微微一怔,然后笑道:“那是自然,与我李若虚生死想交的朋友,我无论怎样都会牢牢记得的。
  我李若虚向来是个记性不错的人,与我有恩的,我会牢记在心。”
  老程还真是做事滴水不漏,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让楚项加入金吾卫,到他的手底下。不知是人老成精呢?还是这位程国公本就是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呢?
  这个楚项也是个会做人的,但也同时还算重情重义。
  想来他也是以为我的背景很大,正好我又姓李,按着这阵仗,他不会以为我是李唐宗室的人吧?
  李若虚心中微动,脸上却是笑意不减。
  谈话间,两人勾肩搭背,哈哈大笑。
  ………………
  不多时,平十方和楚霓兰反身回来,在营帐前站定。
  “我们去营寨门口集合吧。”平十方对李若虚道。
  李若虚点点头,转而对楚氏兄妹道:“那我们就暂且在此别过了,后会有期。”
  两人刚刚起步,突然一声清丽的声音传来:“等等。”
  却是楚霓兰几步追了上来,从怀中掏出一个锦囊,挥剑削落一截秀发,装入锦囊中,再将锦囊交到平十方手里,深深看了平十方一会儿,然后站回到楚项身边。
  平十方用力攥紧锦囊,将之放进怀里,便楚霓兰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转身前行。
  ………………
  李若虚、平十方来到营门前时,两百金吾卫已然集结完毕,为首的程处默见到两人过来,威严的点点头道:“你们来了,这一路上既然你们作为我金吾卫的斥候,我就会以金吾卫的标准要求你们。
  不管什么背景,在本将手下就要按金吾卫的规矩来。
  萤七会负责指导你们,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他,现在先归队。”
  说着指向队伍中空出来的两个位置,旁边站着的正是之前在邙山里遇到过的金吾卫斥候,萤七。
  平十方一声不吭的就走进了队伍里,李若虚心中微动,“这位程将军也是把我当成有大背景的贵戚之类,担心我影响军纪,所以要重点关注了?”
  念头一动,立刻跟在平十方后面乖乖走进队伍里。
  程处默环视一眼队伍,点了点头,侧身对身边的副将说到:“让那些女真人过来,马上出发了。”
  “是。”副将应到,随即便奔向女真人的营地方向去了。
  不多时,完颜杲领着女真使团来到营门前,走上前对程处默拱手道:“一路上就有劳程将军了。”
  “废话少说,出发吧!”程处默面无表情的说道。
  “卢国公怎么不在?”完颜杲左右环视一圈,出声问到。
  “父亲还在休息,说是昨天过于劳累了。怎么,使者想要向家父拜别吗?”程处默一脸坦然道。
  一个天人境的大宗师高手,又没受什么伤,再怎么劳累,休息一晚还能起不来了?
  只不过程处默这么说了,完颜杲也就这么听了。
  “既然卢国公还在休息就不打扰了,我们就此出发吧。”完颜杲连忙开口道。
  程处默点点头,一声喝令:“出发!”
  金吾卫的队伍闻令便动了起来,虽然只有两百之数,但动作整齐划一,气势磅礴浩荡,同样的威武慑人。
  萤七叫住就要迈步跟上的李若虚:“我们是斥候,要走在大军之前,探查情报,不是靠双脚走的,跟我去马寨骑马。”
  说着迈步走向不远处的马厩,平十方也是面色如常跟了上去,李若虚愣了一下,赶忙迈步赶上。
  …………
  骑到马上后,李若虚又有点慌了,从来没骑过马呀,虽然有高深的武学在身,上马只要一跃就行,但御马不能靠蛮力吧。
  只不过李若虚来不及多想,队长萤七就已经策马扬鞭跑出去了。
  边上平十方见李若虚有些局促的模样,淡淡开口道:“军中的马匹都是驯服好了的,很好驾驭,鞭打就是加速,缰绳控制方向。
  以你后天圆满的修为也不必担心被甩下马,骑一会就自然熟悉了。”
  说完马鞭一挥,就跟上萤七去了。
  李若虚定了定神,试探性挥了一下马鞭,座下的马果然一声嘶鸣,跑了出去。
  李若虚赶忙控制着缰绳,让马跟上大部队的方向。
  ………………
  三人骑着马很快就超过了大部队,赶到前方探路。只不过大家都明白,在大唐境内,金吾卫也基本不会遇到敌人,所以也只是象征性的派出了李若虚这三个人仅一只斥候小队。
  但这位代号萤七的斥候显然是个做事一丝不苟的性格,十分尽职尽责的带领着李若虚个平十方履行斥候的职责。
  而平十方又是十分认真的跟在后面看着,很是津津有味的样子。李若虚只能十分无奈的一起各种折腾,就当练骑马了。
  不过李若虚骑马骑着倒是别有了些收获,为了让自己不那么僵硬李若虚一路上试着将身法用劲窍门运用于自己在马背上的起伏中,使自己的动作能与马的奔腾运动相契合。
  或者说就是和马达到相对静止,这样就不用依靠真气体魄硬顶着,果然舒服很多了。
  在这个过程中,李若虚却是对身法有了些新的理解,感觉自己的身法又有进步,倒也不至于太过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