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三十九章 风起

第三十九章 风起


  两支人马组成的队伍在城中的营地中,李若虚躺在床上翘腿轻晃,若有所思,脑子里想着白日间初次看到殒日原时,心中一闪而逝的感触,久久难忘。
  很显然,这处当初大战后遗留下来的平原绝不简单,内里必有大机缘,大凶险。
  白日间李若虚突然涌上心头的一抹感触,或许是突然间的灵光一闪,或是因为孙悟空的金箍的异动而触及到李若虚的灵觉。总之,李若虚有点想要去看看的想法。一来确实好奇,二来也想看看是不是能得到什么好处。
  别的不说,得自青帝太昊的《乾天八势》李若虚一直没能入门,今日见得殒日原之景象时,突然心生感触,或许进去看看就能有个顿悟什么的,从而得以掌握《乾天八势》。
  不过此时李若虚是作为金吾卫的斥候的身份,无故离队是属于违反军纪的,搞不好就来了个军法从事。
  “还是看情况而定吧。”李若虚心中想到,毕竟也不能确定去了就一定会有很大的好处。
  ………………
  女真使团的主帐内,完颜杲和完颜宗弼正在接见今日刚归队的几个女真武士。
  “事情安排得如何了。”完颜开口询问领头的先天后期的武士。
  武士拱手回道:“我们在暗中行动时,刻意留下一些似是而非的痕迹在唐国武氏的情报组织的目光之下,他们很快就会发现暗中有人躲避着他们的触手往北方赶路。
  很快他们就会循着我们留下的线索来到此处。”
  “不论唐国武氏要找的是什么人,都要和那两百多金吾卫扯上关系才好。可我们影响不到金吾卫的行为…………”完颜宗弼眼睛轻眯,沉吟出声道。
  “我们是控制不了金吾卫的行动,但我们一直和金吾卫在一起,某些意味上,我们和金吾卫是绑在一起的。”完颜杲嘴角微微上钩,意味深长道。
  “叔父的意思是,让武氏的人以为他们要找的人在我们的队伍里……”完颜宗弼眼睛一亮,恍然道。
  “不错,我们半路上忽然多出来的几个‘归队’的人,便是相当大的疑点了,金吾卫会疑虑,运作一番,武氏的人也会怀疑……”完颜杲点点头道。
  “再加上在邙山时,我们和程咬金照过面,之后便有一队金吾卫一路护送我们,不论武氏的人要找的是什么人,必然是对他们有巨大影响,程咬金麾下的金吾卫要破坏也是理所当然,我们这个使团有可能就是和金吾卫达成了某些协议…………”完颜宗弼越说眼睛越亮。
  完颜杲眼中透露出笑意,点点头道:“我们就是要引导武氏的情报组织往这方面想,他们必然会想办法替我们把金吾卫调来,探我们的底,我们借这个机会取得传承,再掀底给他们看,我们队伍里只有我们女真族人,并无他们想找的人,之后的事就与我们无关了……”
  完颜宗弼起身对下首的女真武士道:“接下来你就深居简出,尽量不要见人,越神秘就越引人怀疑。”
  “是,属下明白。”女真武士抱拳应到。
  ……………………
  另一边,魏王武承嗣派出的心腹,武振海再次来到保定城的通宝钱庄找到大掌柜赵全。
  “我希望这次听到的是好消息,而不是推脱之词。”武振海毫不客气道。
  “回禀大人,我们的情报网发现有近些天有人潜藏行迹往北而行,极有可能就是我们的目标。虽然他们很小心,但还是被我们的人发现了蛛丝马迹,我已经发动路上的人手,马上就能找到这些人的位置,估计今明两日就能确定这群人的位置了。”赵全恭谨小心道。
  “那就好,此次事关重大,你等务必尽心,不可有丝毫怠慢。”武振海拿捏着腔调一字一句道。
  赵全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正打算送这位大爷回他的温柔乡去继续享乐,突然传来敲门声,一个伙计打扮的精壮汉子走进门来,先后对赵全和武振海拱了拱手,开口道:“已经发现那伙避开我们追踪的人的下落了,就在天门县,不过他们似乎进了女真使团的队伍里,随行的还有一支金吾卫护送,而且……带队的是左武卫将军,程处默。”
  坐在上首的武振海闻言猛地站起来,一拍桌子道:“金吾卫,难怪找不到那人的踪迹,竟然是金吾卫在和我们作对,我记得卢国公好像去过邙山和女真使团打过照面,这队金吾卫也是他派出护送女真使团的吧,原来这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真实目的是让那人混在女真使团里,悄悄出关,让我们找不到。”
  “大人,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那人在金吾卫的眼皮底下,我们总不能和金吾卫正面交手吧。”赵全是真怕这位大人脑袋一热就要和金吾卫火并,虽然他手下的高手不少,但这些人搞搞刺杀还行,正面对决训练有素的军队,还是金吾卫这种天下闻名的骁锐,无异于送死。
  退一万步再说,即便高手尽出能打得过这为数不多的金吾卫。但你一个隐藏在阴影里不见光的组织,光明正大的袭击朝廷京畿的卫戍军队,这行为和扯旗造反也就差一个口号了吧,作死也不是这么个作法呀!
  不过武振海显然还不傻,沉吟一会开口道:“不能和金吾卫正面冲突,尤其这里离雁门关已经不远了,北地的边军骑兵要不了一两天就能赶到,真要动手肯定脱不了身…………
  天门县实在离长安太远了,否则也还可以禀报魏王殿下,有魏王殿下出面,即便是卢国公程咬金亲自带队,也不能带走一个身份不明之人。
  要想办法调开金吾卫,再去查探女真使团的成员。”
  赵全点了点头,“大人所言甚是,只是我们当如何调开金吾卫?”
  “具体用什么方法就与我无关了,这是你应该考虑的事吧,你应当有这个本事,要不然凭什么替魏王统计北方七州十三郡的情报系统,不是吗?
  你应当不会让魏王失望吧。”武振海带着些许的不负责任的语气出声道,目光莫名的看向赵全。
  赵全目光一凝,站直了身子,深深看了一眼武振海,肃然开口道:“赵全一定查清女真人使团所有人的底细,必然不会让魏王失望。”
  “那就好。”武振海拍了拍赵全的肩膀,走出房门。
  “对了,我们明日一早就动身赶往天门县。”声音从房门外传来。
  “属下明白。”赵全对着门外道。
  待武振海的身影消失在院外,赵全缓缓坐下,手里摩挲着腰间佩戴着的一枚古铜钱,挥手让身边的人都退下,坐在空荡的房间里默然无声。
  …………
  契丹使团中,耶律元光和耶律大石对桌而坐,听得桌前的契丹武士的汇报,莞尔而笑。
  “女真人还安排一队人在回程半路上归队,不是刻意惹人怀疑吗,不过倒也方便我们的运作,这下子武氏的人就更相信被金吾卫护送的女真人的使团里藏着他们要找的人了。不过…………”耶律大石先是满脸笑意,可话到最后却是带着些疑虑。
  “女真人好像也是在刻意引起别人的疑虑,按说他们完全可以让后归队的一队人直接在天门县等他们就行了,那样完全不会有多余的痕迹。可他们非让那一队人偷偷摸摸走一大段路,再归队。”耶律元光接过话道。
  “不错,他们也想把武氏的视线吸引到自己身上?…………
  他们想要甩开金吾卫,才好进殒日原夺取机缘!”耶律大石思虑中道。
  “这却是与我们的意图不谋而合了,女真人这就是取死之道了”耶律元光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