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四十二章 风起云乱

第四十二章 风起云乱


  耶律元光一行浩浩荡荡来到天门县城,自然而然就惊动了满城的风云。
  首当其冲的就是女真使团的完颜叔侄,本以为契丹辽国使团的人打算暗地里耍什么手段。没想到契丹人竟然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明处,这反倒叫完颜杲和完颜宗弼摸不透契丹使团的意图了。
  县城里县令刘方和都尉张明得到消息,聚在一起赶到城头迎接辽国使团,契丹和女真可以说是是死对头了,要是在天门县起了冲突,大打出手。他们两个作为天门县的主官也难免会有些干系。
  耶律元光作为使团的主使,和县令刘方在城门前好像很是熟络的寒暄起来,各种客套话脱口而出,完全不急着找地方落脚,刘方几次提及要带使团安排住处,耶律元光都是打着哈哈说不急,转过话头就和刘方聊起天门县周边的风土人情之类的话题。
  一群人呆在城门口处好不扎眼,引得路过的行人纷纷围观,耶律元光见得围观的人已然不少,微笑着开口说道:“我们此行特地绕路到天门县一行,就是因为听得传言,说是陨落再殒日原的昔年北燕战神慕容族的传承将要出世,由是想要过来看看真假,倒是叨扰贵处了。”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周围的人能够听得清。
  此言一出,人群顿时炸开了锅,破虚境的传承对任何人来说可是一个无比巨大的机缘呀。
  刘方闻言眼神一肃,转而轻笑开口道:“贵使这消息从何而来呀?本官任这天门县令已有数载,对殒日原的情况也算多有了解,近来可没听说殒日原有任何异动,这消息怕只是妄传吧。”
  “本都尉每隔一日便要巡视一趟殒日原的情况,并未见得任何异常,怕是使者这一趟要无功而返了。”本来一直在不耐烦的东张西望的张明也是出声道,只是说话间眼中闪动着思索的光芒。
  旁边耶律大石上前一步道:“既然殒日原并无任何异动,或许传承出世的所谓机缘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不过既然来了天门县自然还是要瞻仰一番当年大唐天可汗太宗皇帝和北燕破虚慕容垂大战的殒日原战场方才不虚此行。
  既然殒日原没有异动,那我等去参观一番应该没什么挂碍吧?”
  “那是自然,本县先带各位去到驿站安顿下来,之后诸位自然可以随意行动。
  只是不日之前,女真使团也来到了天门县城之中,还请各位不要再我大唐境内城池与他们发生冲突,否则我们需不好处理。”刘方不亢不卑,语气深沉道。
  “我们既然为出使而来,自然会遵循大唐的规矩,想我辽国也是讲礼守序的礼仪之邦,不似某些山野蛮人,全然不懂规矩,图惹人笑。”耶律元光似乎在对着人群说话,同时还莫名笑着。
  “那便好。”刘方点点头道。同时对张明使了个眼色,随后便带着衙役领着契丹使团去往驿站方向。
  虽然殒日原近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但女真使团和契丹使团先后来到天门县,刘方和张明都不相信这仅仅只是巧合。
  事关破虚境的传承,由不得两人不重视,女真和契丹的确真有可能从大唐没触及的渠道得知了什么消息,毕竟慕容垂是草原上的异族人。
  破虚境得传承事关重大,虽然不知道契丹人为什么要大庭广众的说出来,但是哪怕所谓的消息只有十分之一的可能是真的,也要早做准备,不能让女真和契丹轻易得到传承。
  刘方个张明也算合作了几年,两人把天门县周围治理得井井有条,相互之间也算培养了不错的默契,一个眼神撇向的方向,张明便同样想到去找程处默商量,当前天门县城之内,最强的力量毫无疑问的是程处默统领的那两百金吾卫。
  ………………
  金吾卫营地之中,程处默听完张明的话后沉默不语,在帐中来回踱步几趟。
  片刻后停下脚步道:“我就知道女真人别有用心,却是没料到他们竟然意在慕容垂的传承,契丹人吧这件事捅了出来,应该是女真人掌握了什么取得传承的重要物品,得到传承的机会远大于他们,所以想让我们出力阻止女真人。”
  “我们确实要阻止女真人,如果他们真的掌握了慕容垂传承出世的关键。”张明淡淡道。
  “还真是,我们还就必须要阻止女真人…………
  感觉被契丹人当枪使了一样,真是让老子不爽。”程处默不爽的呸了一声。
  “天门县的县兵会全力配合程将军金吾卫的布置。”张明只是温润一笑,说出自己的打算。
  “本将军会做准备的,你就先回去看着契丹人,看看他们耍什么花样。”程处默见张明这始终如一的神情,微微一愣,似乎想起了什么,摆了摆手,有些无趣的说道。
  “那在下就先告退了。”张明依旧是温和的笑着,退出了营帐。
  ………………
  女真使团的主帐之内。
  完颜杲和完颜宗弼面色难看,听得属下汇报的消息。
  “契丹人什么意思?现在就把消息传开了,还是当面告诉唐国的官员,明摆着想要唐人把疑心和关注聚集到提前来到天门县的我们身上,是担心我们凭借慕容族的圣物提前得到传承?”完颜宗弼咬着牙道。
  “如果只是正常穿出来的消息,我们未必会招致唐人的怀疑,相反我们还能借口验证消息去查探殒日原。可现在契丹人紧随我们之后进入天门县,还带来了这个消息。
  等于把他们和我们一起放在了唐人的眼皮底下,看来他们是打定主意,以阻止我们得到传承作为第一目标了,几乎完全不打算夺取传承了。”完颜杲皱着眉头道。
  闻言,完颜宗弼也是默然无语,最怕的就是这样宁愿自己什么都得不到也要让你不好过的对手了,完全损人不利己,一心只想坏你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