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四十三章 神意

第四十三章 神意


  李若虚骑着马拉着平十方一起往殒日原的方向去探查,队伍打算在天门县城待上几天,李若虚倒是有了些空闲的自由时间,便想靠近殒日原去看看,倒是没想到平十方听闻后也要和一同前往。
  李若虚和平十方来到'殒日原前,只见得面前平原无际,分明能见到平原之后远处的连绵群山,却见不得平原的边际,一眼望去,平原空无一物。给人一种强烈的错乱之感,只有当初大战之后太宗皇帝给牺牲的将士所铸的石碑立于平原之前。感觉倒是和之前在邙山遇到的伏羲圣皇镇压穷奇的乾真福地很相似,大概福地都是这么个情况吧。
  “怎么样?要进去吗?”李若虚开口道。既是问平十方的意见,也是问自己。
  “此地所葬,皆是华夏忠魂,我等皆炎黄子孙,问心无愧,又有何惧之。”平十方语气铿锵。
  说完便带头跨步越过石碑。
  李若虚也是轻笑摇头,立马就跨步跟了上去。
  这殒日原之所以成为福地,不就是因为其中充斥着华夏千古为国殒身的战士遗留下来的意念和当初炎黄人道因太宗皇帝被慕容垂所伤而激发出的众生愿力。
  对于炎黄子孙也应该没有什么凶险吧。
  ……………………
  李若虚一步跨过石碑,便到了一处全然不同的天地,此处呼啸不息的风声中似乎都带着兵戈交鸣之音,看不见天日却有无量光明。
  李若虚向前望去,却见平十方佩刀抽出一般,侧着耳朵,像是在聆听什么。
  便也学着平十方的样子把注意力集中道耳朵上,听着呼啸不息的风声,却是好像听到了兵戈交鸣之声,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内容。可这风中的轻吟一进来就能听到呀,虽然很是奇特,但听了好一阵也没有什么更多的内涵了呀,起码李若虚没听出来别的内容。
  只好等到平十方回过神来,立刻就询问道:“十方,你是不是从风里听到了什么内涵奥义了。”
  平十方闻言却是歪了歪头,不解的回问道:“难道你听不到风里的兵戈轻鸣之声。”说着还带着莫名意味的目光看向李若虚的耳朵。
  李若虚见状赶紧解释道:“我当然能听到,只是没听出深层的含义,见你似乎沉浸其中有所感悟,才觉得是不是这声音里别有奥义,故而问问你。”
  “别有奥义?这声音十分平缓,并无起伏,也没有特别的节奏,应该不会藏有什么特殊信息…………”平十方很是认真的分析起来。
  “那你刚才驻足好一阵子,有没有什么收获?”李若虚赶忙打断平十方的分析,直接问结果。
  平十方握了握刀柄,思索了一下,疑惑道:“真气没变化,体魄也没变化,但我很明确的觉得我的刀应该要比之前快了。”说着愣了一下,继而接着分析道。
  “精,气,…………神,这应该是师傅所说的神意上之修行有所提升。”
  “神意心境…………看不见摸不着,却是限制我突破先天的最后一道关卡。
  说直接一点,应该就是一种感触、心态。可道理说得再明白,那一缕念头不能由心中自生,都是废话。”李若虚心中叹息。
  平十方轻歪着头看向李若虚,顿了顿,认真的开口道:“师傅曾和我说过,神意通道,无形无相。但对于武者来说也并非绝对的无迹可寻,世上每个人都能看到独属于自己的景色,道存天地,见者皆道。心映万象,我道在心。
  方才我闻此地战音,沉浸其中,心中别无他念,或许是于心中照见了吾之战道。
  道为无,方才我心无念,可能便是因此神意得有所感,刀意得以壮大。”
  李若虚闻言陷入沉思:“心无杂念,心中要做到空明无念可不是那么容易的,相对的将心念专注到一件事上,全神灌注反而比较简单。
  玄奘大师让我多研究星象奥义,说是由于河图洛书之因缘,我能够比较容易对星辰列宿有所感悟。
  我记得七杀,破军,贪狼是象征兵戈杀伐的主星。
  ………………
  但是,别说现在是白天,见不到星星。就算到晚上,以这殒日原太阳都没有的情况来看,也未见得就有星星。再说,我也不知道这些星星在哪呀!
  这些个福地就像有一层结界之类的存在隔绝了外界。”
  李若虚考虑了好一会,决定还是算了,随缘吧。实在是对于星象,他就只知道个长明星是最亮的那个,以及北斗七星大概可以连成个勺子形状,除此之外就没了。说起来自从李若虚离开方寸山已经接近一个月了,可李若虚完全没花什么时间去了解周天星象,感觉自己确实对星象什么的没有兴趣呀。
  “咳咳,我想了想觉得这种事还是强求不了,只能潜移默化的自己慢慢修养,功夫足够了之后,或许灵光一闪就能水到渠成了。”李若虚挺无奈的说道。
  “你说得对,师傅也说过,养神明意不可过分强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灵性,以自己的心意发掘自我的灵性,便可有成道之可能。”平十方低眸思索了一阵,而后开口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灵性,人人皆有成道之机,这不就是人人皆可成佛吗,能说出这种话,十方的师傅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必是佛门了不得的大人物。
  可我之灵性又是什么?”李若虚闻言心中暗暗想到,面露疑惑。
  平十方见李若虚伫立不动,皱着眉头。
  于是低下头来轻摸刀柄,心中思绪万千,理清之后转头向李若虚建议道:“你或许可以找到一种能让你无论何时都能心生感触的事或物,任何东西都行无论有形或无形。能让你触之而心意聚。
  这或许有助于你养神明意。
  就如同我对手中的刀,对先烈英豪之功业,对华夏千古雄风。
  ……………………
  我便由此听得殒日原中战意的刀光,刀便更快了。”
  李若虚闻言看向平十方,目光如炬,“说的对,心神为之感触,必有我之灵性共鸣,受教了,我又欠十方兄弟一个大人情。”说话间向平十方拱了拱手。
  语毕便也不在纠结,这种事果然还是要从心而始,
  “我,李若虚想要将来破开虚空,回到来处看看。
  也要仗剑逍遥天下,江湖路远,我要自在而行。
  道之内,我不要受约束。”
  念头升起,李若虚莫名的感到心头一片清明,耳边嘶嘶风鸣似乎突然有了韵律,心头不自觉浮现流云掌之风势,八卦步之巽卦。
  《乾天八势中》的巽风势缓缓于两种奥义中孕育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