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四十九章 疑虑

第四十九章 疑虑


  李若虚和平十方随着张明回到县兵驻地,在张明的安排下先到准备好的住处安顿下来,然后再按张明的要求去拜见。
  三人在大厅里坐定,张明微微笑着打量了李若虚和平十方一番,语气轻和的开口道:“两位知道我为和向程将军要来你们两位帮忙吗?”
  “因为我们在契丹人行动之前进过殒日原?可我们在里面的时候确实没有见到任何异常。”李若虚试探着回答道。
  张明脸上依旧带着让人见到就不由心生好感的温和笑意,带着深意开口道:“我任天门县都尉的这几年里,也是时常会到殒日原中去感悟先烈战意,磨练刀法。其实对殒日原的情况也算是颇为熟悉。
  我见得你们俩自殒日原内出来时,身边分明残留有些许未散的战意,说明你俩都从殒日原里的不灭战意里悟得了自己的机缘,也就是说至少你们是能对殒日原战意有所感应触动。
  如此你们进入殒日原就要比其他人更有优势,而且你们本身就是金吾卫的斥候,长于侦查。
  我才把你们从程将军那里要过来,等到殒日里的风暴平息后,在需要时进入其中。”
  两位对敌女真武士的时候,用的功法可都明显不是军中的传承。张明眼中光芒闪烁,这话却是没说出口。
  李若虚和平十方闻言对视一眼,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张明的这个说法。
  “那我们两个接下来要做什么?”平十方面无表情的看向张明道。
  “不必着急,目前女真使团和契丹使团都还在我们的监控之下,那些可能闻讯赶来的武林人士应当还在路上,目前局势还没有脱离我们的掌控。你们先安心休息养精蓄锐,把在殒日原得到的感悟消化掌握,等到需要时,我自会通知你们的。”
  “那好,我们就先下去休息了,张都尉但有吩咐,随时找我们。”李若虚拱了拱手道。
  说完,李若虚和平十方便离开大堂,回到张明替他们安排的院子。
  ………………
  大堂之内,李若虚两人走后,张明端坐于座椅之上,目光深邃,手指轻刮下巴,以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轻声喃喃:“李若虚,应当不会错了…………”
  ……………………
  李若虚与平十方回到房间坐下,平十方见李若虚低头默然,似有所思的样子,轻声开口道:“张明都尉应当对我们没有恶意,否则不会在程将军的面前把我们要来,如果别有所图,把自己的意图显露在左武卫将军卢国公府世子程处默面前,绝对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而且如果真的别有所图,也不会让我们休息,应该会立刻派任务给我们才对。”
  说完便直直看着李若虚,似乎是想让李若虚自己想明白。
  李若虚闻言猛然抬头,思绪飞转。
  其实李若虚之前是担心这个张明和武氏有关系,不然为何偏偏就要了自己和平十方两个只有后天境的家伙。虽然张明向两人说明了原因,但李若虚还是有些疑虑,如果想要金吾卫的斥候助力,为什么不把自己两人的队长,先天境的萤七也一并要过来,单单只要两个队员。
  很显然自己在大唐最大的,也几乎是唯一的危险就是来自武氏一族,毕竟自己这体量也不可能和其它什么大势力有厉害关系。
  所以李若虚怀疑张明对自己有异常的关注时,第一反应就是张明可能在替武氏家族找寻自己,很可能事关自己生死的大事,由不得李若虚不敏感。
  不过平十方说得也对,如果张明真对自己有所图谋,应该是在天门县因为破虚传承出世彻底乱起来之后暗地里悄悄行动才更适合,而且绝不会暴露在程处默面前。
  如果要试探的话,现在就该安排任务,派出去才能探出虚实底细。
  而且自己随金吾卫走了一路都没有人找上门来,应该是一直没有暴露行踪才对,张明也不可能在没有任何情报的情况下,只见了几次面就确定了自己的身份。
  李若虚回过神来,露出些微苦笑对平十方道:“大概是我太敏感了,不过之后我们还是循例每日回一趟金吾卫报道吧。”
  平十方闻言点点头:“这是应当的,军中纪律如此,我们离金吾卫营地不远,自当每日报道。”
  ……………………
  离天门县不足百里处,一只由精干汉子组成的队伍正有条不紊的列队前行。
  队列前方,武振海与赵全并排策马而行。
  武振海斜斜跨坐在马鞍上,眯着眼睛问道:“派出去的人怎么还没回来,可别是女真使团都离开了天门县老远,他们才在殒日原弄出动静吧。”
  赵全本正眺望天门县方向,闻言回转眼神道:“我已经让他们快马加鞭,一刻不停的赶往殒日原。如果他们路上不耽误的话,按行程算,女真使团应当还没有离开天门县的范围。”
  武振海点点头,正要开口,突然眼神一动,看向远处奔腾而来的烟尘,眯眼定神一看,而后轻声笑道:“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刚说道他们,就回来了。”
  说完一挥马鞭,迎了上去。
  赵全见状,也是赶忙策马赶上。
  这一队骑士奔到武振海和赵全面前,立时止住马匹的步伐,座下马匹没有丝毫混乱,可见骑士的骑术高超。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赵全开口问道。
  领头的骑士走到武振海和赵全身前,俯首抱拳道:“我等昼夜不息赶到殒日原,本要完成任务,可刚入殒日原没多久,其内战意暴乱,狂风不息,兵戈交鸣。
  我们没机会抵达战场遗迹,拿出金刀,不过殒日原既然已经生变,我们就直接往回赶来禀告情况。”
  “殒日原自己发生了变化?”赵全面露疑惑,看向武振海。
  “难不成慕容垂的传承真的要出世了?”武振海以玩笑的语气道,眼神却是莫名的发亮。
  赵全眼神转了转,心中一动连忙开口询问道:“你们可曾探查过女真使团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