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五十一章 论武

第五十一章 论武


  天门县都尉府的后院,都尉张明为李若虚和平十方安排的院落之中。
  李若虚盘坐在院中空地行功运气,脑子里正在体悟推演,慢慢消化吸收殒日原之行的所得。
  在殒日原中领悟巽风势的时候,李若虚明确心中愿景,但求自在,不受约束。也算是见心明性,可以算是往先天境踏出了一大步。
  心神生定向而安固,直白一点说就是有了个目标,相对来说就能减少乱七八糟的杂念,保持纯净的心念。
  接下来就是水磨功夫,一点点熬炼真气,吞吐天地间的元气,将一身的真气与天地元气结合,转换成先天真炁,一般情况达到这个阶段的武者都是要找个地方闭关,秉持心念不移,避免外物的打扰,以免心性动易,慢慢完成这最后一步,直到晋级先天之境,这最后一步花费的时间根据个人情况的不同可能会用上三五个月到一年。
  当然也会有一些例外,比如一些修斗战之法的武者,在战斗中就能磨练真气,吞吐天地元气。这样练就先天真炁反而比闭关苦修要更有效率,军伍中的高手就多有修持战意者。
  还有部分武者所修功法不需要刻意追求真气磨练,而是圆满心中道念,念头通达,真气顺心意而生悸动,与天地元气交汇,自然而然就能转为先天真炁。
  最有代表性的就要属儒家修者的立德立功,自修昊然正气;佛门僧人渡人行善,自得一颗禅心;道门道士出入红尘,自生天人交感。
  当然能能修正气,禅心,道念的都属于儒、释、道三门的天之骄子,能以此入先天就代表天人境之前都不会有瓶颈,将来至少也是个归元境圆满的宗师武者。
  很显然,李若虚就属于最常见的那一种,需要自己一点一点的把浑身的真气转化,靠着水磨功夫花大量时间才能踏入先天境界,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李若虚显然不适合闭关一年半载的,不说找不到合适的地方。
  没有来历的人在同一个地方待上一年半载的,真的当武氏一族的势力是吃干饭的。
  别的不论,衣食住行还是必不可少的,毕竟天人境才能真正做到辟谷。如此长久呆在一处地方,怎么可能不和周围产生联系,一旦李若虚这个没有过往来历的人与周围的环境产生了联系,被人找到不过是时间问题,而且这个时间绝不会太长。
  真要在这时候找个地方闭关,李若虚就是属于纯作死了。
  所以李若虚只能在路上慢慢的修炼《青帝长生经》,一点一点的转换先天真炁,不过好在《青帝长生经》的修炼没有什么特殊要求,随时都能运行流转,倒不太会受环境的影响。
  李若虚收敛心神,吐息收功,望向院中正在舞刀的平十方,眼中有些意味难明。
  对比李若虚,平十方反而是属于以斗战真意炼炁的那种,此时平十方在院落中舞刀时周身气息翻涌,眼神中透露出掩藏不住的战意,目光越来越亮,刀也是越来越快,不时透出体外的真气也是越来越雄浑且兼具灵性。
  平十方见到李若虚吐息起身,当即九收刀入鞘,径直走到近前目光炯炯的盯着李若虚,开口道:“我方才体悟了一番在殒日原时的感触,刀法内功都有些精进,需要一位修为胜我一筹的武者与我比试验证一番。之前几次见李大哥出手都能感到李大哥武功精深,远胜于我,在殒日原中李大哥显然也有所得,不知李大哥能否与我较量一二,让我看看我的进步。”
  李若虚有些无奈的露出微微苦笑,点点头道:“我只不过是修行的功法相较十方兄弟有些优势而已,算不得什么,既然十方兄弟要验证武学,那我就和十方兄弟试试手吧。”
  两人站到院中空地,相对而立,气息牵引之间,同时运起真气,手中拿起招式。
  平十方以常人不可见的速度抽刀出鞘,刀如寒光般令人发冷,径直逼向李若虚。
  李若虚早进入了巽风势之中,感院中的诸气质韵,灌注真气于双掌,运起流云掌中招法,粘上平十方横刀的刀背,本欲止住横刀的前行,破去平十方一往无前的刀势。
  可双手甫一接触刀背就感觉不妙,即使是刀背之上,锋芒同样的锐不可当,几欲割破李若虚手上的真气直冲手掌,单凭右手恐难拦住这一刀。
  李若虚心中一动,平十方的刀气明显次之前强了太多,以之前平十方催发的刀气来判断的话,李若虚觉得自己凭借长生真气的火候坚韧,再加上以巽风势击其刀势之运行之节点,就算平十方有所进步,也应当能挡住这一刀才对。
  但事实证明这一刀并不是随便能挡下的,来不及多想,李若虚手上运力,同时身形也随之而动,八卦身法由臂间传来的力量而起,手往下用劲压刀,同时身体上跃,避开了平十方这锋锐的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