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五十二章 比斗

第五十二章 比斗


  李若虚见得平十方显然是有所突破,于比斗之中心意合于气,练出了部分先天真炁,带着些难以言喻的心情开口道:“十方你既然已经练出了先天真炁,接下来是打算自己修炼一番,还是我们继续接着比斗?”
  平十方闻言十分认真的考虑一阵,而后开口道:“我打算先自己体悟一番方才修出的先天真炁,之后再找李若虚大哥继续交手。”
  李若虚点点头道:“那十方你就先回去房间修炼吧,我也要继续闭关一会试试练出先天真炁,朝先天境努力了。”
  李若虚倒是有些被平十方给刺激到了,自己要是不抓紧点,说不定什么时候平十方先一步踏入先天境界,自己就不是平十方的对手了,到时还要平十方来照顾自己。
  带着如此念头,李若虚压住了自己因为在殒日原有所收获见到先天之路后想要轻松休闲一番的想法。
  刚刚消化了殒日原之行的感悟收获不久,此时就立刻回到自己房间进入闭关苦修的状态。
  这次的修炼完全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闭关苦修,有的只是一点一滴的将自己体内的真气磨练转化,过程中还不能心生杂念,实在是极耗心神,而且效率感人。
  或许是因为有西行取舍利这件大事压在心头的缘故,李若虚想要摈弃诸念修先天真炁的时候常常会不由自主的从脑海里冒出相关的想法念头。
  修行了一下午一共也没练出几缕先天真炁,最后实在难以入定,心神也是颇为疲倦,决定这一日暂且不再修炼,待到心静神宁再继续。
  “所以说人家将要突破境界的时候,都是闭关静修,远离红尘,就是为了不被这事那事的搅乱心绪。
  偏偏我在这关键时候要做好大一件事,背后还有一群大佬盯着,这叫我如何能静下心来蕴养先天之气。
  我可还没法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程度,真要是能够身处天下动荡变换的风暴中心而不为所动,仍然心静神定,那绝对是属于大德大贤吧。
  李淳风和袁天罡两个老道士真是给我好大一件事直接就背身上了,他两也肯定清清楚楚我着种情况轻易难入先天境界,还说什么让我入世历练。
  一个两个的都是又奸又滑,老奸巨猾。
  还有玄奘大师也不提醒我一下,我没问到的还真就不说。”李若虚收功起身,叹了口气,心中暗暗抱怨道,这些个大佬都是谋虑深远,玩不过玩不过。
  不过李若虚心里也明白,自己确实是离开道观,入了这红尘之后经历了许多的事,才有了今日念头通达,明明白白的看见跨入先天境界的那条路,大佬们也完全没有欺骗自己,更没有任何强迫,但这种瑟瑟发抖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李若虚摇了摇头,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都已经走到这里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半路返回了。更何况选择也是自己做的,也没理由此时退缩了,只能一步步走到西域安西都护府去取得舍利,一点点的转换先天真炁晋级先天境。
  李若虚收拾思绪,走出房门,一眼就看见平十方持刀站在院中,正对着自己房门,闭着眼一动不动。此时一听见房门打开的声音,猛然就睁开了眼睛,瞬息之间仿若眼中绽出光般的看向自己。
  李若虚讪讪一笑,轻声开口道:“十方兄弟一直在等我出来?”
  李若虚点了点头,抬起持刀的左手,道:“在等李若虚大哥出关与我切磋,我发现自己可能要在战斗中才更能加快先天真炁的转化,方才尝试静坐调息练气,所得先天真炁尚不足比斗之时一瞬之功。我需要验证一番。”
  还有这种操作,平十方这是属于小说常见的斗战天才?越打越强的吗?
  李若虚咬咬牙,开口道:“那我们二人就互相验证一番,我也看看这几个时辰的修行成果。”
  走到院中,正对平十方五六步远处,拱了拱手,真气涌动,示意可以开始了。
  平十方也是毫不客气,“小心了。”伴随着话音,刀光便闪到了李若虚的面前。
  李若虚心头一动,感受到刀光里蕴藏的惊人锋锐,不敢恃力强接,脚步轻挪,八卦幻行,侧退两步爱来锋芒。
  同时也是体内调动刚刚蕴养出的几缕先天真炁,运起流云掌中的风扰云乱,顺着巽风势的感应,击向平十方行刀的轨迹。同时因为升起莫名的感悟,以先天真炁御使的流云掌似乎给了李若虚一种全然不同的感觉,仿若双掌真的如同握着清风流云,妙不可言。
  平十方一刀劈空,脸色如常,立时前行两步,顺势再出一刀,追向李若虚,行刀到半途,正好碰上李若虚的掌力,一股强大的力道由横刀传到平十方的手臂,要扰乱平十方的劲力气息。
  平十方脸色微微一凝,浑身运劲,宁气收刀,蓄势为一,心气相和,定住流入刀身,传到手上的乱劲。反手便是蓄势一刀凝聚先天真炁迅疾如电劈向李若虚,威势更加强大凝聚。
  李若虚心生感应,眉头一跳,动念之间真气运转,调用为数不多的先天真炁全力摧使流云掌,由侧方击向横刀。
  刀掌相交,发出清脆低鸣之声,双方俱是浑身一震,气息动荡,掀起周围数米地面的烟尘,显出可以看见的气浪以二人为中心向周围扩散。
  平十方感应到刀上传来巨大且延绵不绝的劲力,松开刀把,手指一拨,以手为轴转起横刀,借力将横刀再次转了个圈,再次劈向李若虚。
  李若虚有感而动,右手前探,直接在横刀转到一半时,和平十方一起握住了刀柄,止住了平十方的招式。
  平十方见状直接右手抓住李若虚的右手一扯,使得双方一同放开横刀。同时左手握拳,击向李若虚。
  李若虚同样的不慌不忙,一掌迎向平十方。
  双方拳掌相击之下,平十方猛然退开好几步才止住身形,之后便微微吐息喘气。李若虚倒是只后退一步便抵住了劲力,脸色不变。长生真气毕竟浑厚绵长,这种比拼李若虚还是占了很大便宜的。
  平十方收拳站直,对李若虚开口道:“李大哥武功精深,我不是对手。”虽然是认输,微微有些狼狈,但眼睛却是莫名的亮,气势也是同样的昂扬。
  李若虚心里暗暗惊叹,也是微笑开口道:“不过是仗着真气浑厚,武学精妙的便宜罢了。倒是十方兄弟进步越来越快了,估计过不了多久就能超过我了。”
  平十方正捡起两人扔在地上的刀,闻言开口:“李大哥同样进步巨大,而且我的一招一式都在李大哥的预料之中,说明我还差上许多。”
  李若虚闻言也只能默笑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