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五十四章 所虑

第五十四章 所虑


  第二日清晨,李若虚在半睡半醒迷迷糊糊的状态中被平十方的敲门声叫醒。
  推开门便看见张明笑吟吟的站在院子中看着自己,正想发问。
  却是听得站在身旁的平十方出声:“张县尉一早就来了,我刚起来准备练刀,就看见他已经等在院子里了,所以才叫你起来。”
  李若虚闻言点点头,对着张明开口问道:“张明大哥一大早就前来,是有什么十分要紧的事吩咐我们?”
  张明浅笑摇摇头:“到也不是特别的紧要,但确实是有事要过来和你们说一声。之所以这么早是因为我自己的作息习惯而已,早起亦无他事,干脆就过来找你们。”
  “张明大哥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只要能做到,我们二人在所不辞。”李若虚信誓旦旦。
  张明摆了摆手道:“也不是要你们去完成什么艰难的任务,只是过来和你们说一声。
  今日得到破虚传承消息的武林人士中,离天门县较近的差不多就抵达了,而第一批来援的定北军还在路上,有可能要明天才能到。金吾卫需要看顾女真使团和契丹使团,能够动用的机动兵力并不多。
  今天这一天里,天门县的秩序主要得靠我手下的县兵维持。你们两个都算是好手,我把你们从金吾卫要过来,总不是让你们在这里休息的吧?
  一起用过早饭后,你们便随我一起巡视城内各处坊市场,以免某些蛮横的武林人士仗着武力欺压良善百姓。”
  “义不容辞。”李若虚拱手沉声道。
  平十方也是无声重重点头,表示同意肯定。
  “好,我果然没看错两位兄弟,两位随我先去用餐。之后我们一同去看看是否有不开眼的无礼之徒敢在天门县中倚仗武力欺压良善。”张明哈哈笑道,转身往院外走,示意李若虚两人跟上。
  ……………………
  运来客栈,天门县城中最大、设施最好的客栈,向来是南来北往的客商、旅人常驻之所。
  但昨日伴晚,一支近百人的队伍来到客栈,直接把整座客栈包了下来,或利诱或威逼,用白花花的银子和强大的武力开路,直接把已经入住的客人都给“请”了出去。
  客栈甲等一号房中,武振海用完早餐,慢条斯理的用锦帕擦完嘴,然后便随手往桌上一扔,丝毫不在意一条绣工精细、价值不菲的锦帕粘满汤水油渍。
  等旁边的侍从撤走一桌的碗筷后,武振海才眯着眼拍了拍肚子,对坐在旁边等候许久的赵全开口说道:“赵掌柜,依你之见,我们接下来该如何行动?”
  赵全显然早有考虑,闻言直接就出声道:“在下认为,关键还是在女真使团身上,这群女真人很明显是早有计划,就冲着殒日原来的,契丹人都是跟在他们后面来到天门县的。
  女真人很可能掌握了关于慕容垂传承的什么关键信息或是关键物品。
  而且即便女真使团是为破虚传承而来,也不是说绝对没有隐藏我们要找的人。
  在下建议,我们还是要全面的了解一下女真使团上上下下的情况比较好。”
  武振海闻言点了点头:“赵掌柜说的很有道理,我们就先拜访慰问一番女真使团。
  所有使团成员都查一查,首先要确定我们要找的人是否隐藏其中,有的话自然是意外之喜。若是没有,我们却也就全力争夺传承了。”
  “那我们以什么身份去拜访女真使团?如果女真使团里真的藏着那个我们要找的人,金吾卫会不会阻拦?”赵全看向武振海,不像在问问题,倒像是等武振海的决定。
  武振海颇有些得意的笑道:“我乃魏王府的特使,奉魏王之命巡查诸郡县,恰好与女真使团相遇于天门县,因而前往拜访慰问,谁又有理由阻止?”
  赵全点了点头出言道:“在下明白了,不过我们何时去拜访女真使团,是否要备上一些礼品?”
  武振海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很快反应道:“却是要备上一些礼品,我大唐乃礼仪之邦,他国使团来到我大唐出使,我当给每一位使者都送上一份礼物才行。
  走吧,我们赶紧先到城中采办一些礼品。”
  说完便起身往门外走去,赵全立刻起身跟上,同时招呼十几个侍卫随行。
  …………………………
  女真使团驻地。
  主帐之内,完颜杲面沉如水的端坐主在位上,眼神低敛,不知在考虑些什么。
  坐在左手第一位的完颜宗弼却是有些沉不住气,沉声开口道:“昨天伴晚,武氏的一批好手到了天门县了,局势已经越来越乱,完全脱离了我们的掌控了。”
  完颜杲闻言重重吐了口气,皱着眉头出声道:“本来我们将武氏的视线引导到我们身上,是想让武氏和金吾卫产生冲突,这样在混乱之下,我们就能派出人手取得传承。
  但现在契丹人把传承的消息弄得人尽皆知,先前殒日原又不知为何冒出了不小的动静。
  所有人都相信了殒日原内的破虚传承将要出世,武氏的人手对我们而言又是一个强力的争夺对手。
  更重要的是,我们之前刻意抛出些破绽引起武氏的主意,怕是武氏的人马会认为他们发现的我们的布置都是为了殒日原的传承,他们一定会重点关注我们的情况,恐怕要比契丹人还麻烦。
  毕竟这里是唐国,而武氏家族的势力正是如日当天的时候。”
  完颜宗弼面色凝重的点点头:“当时我们都没想到契丹人居然会走这一步,把传承的消息散播给唐人知道。
  现如今的局面,对我们相当不利,传承出世之时,契丹人和武氏的人手必然都会针对我们,还有金吾卫在一边盯着我们。
  想要顺利得到传承,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了。”
  “再困难我们也要取得传承,在殒日原若还是无功而返,我们就要背上损失数位先天高手的过失。
  我大金国刚崛起不久,底蕴不足,每一个先天境都是极重要的中流砥柱。
  我们若是毫无所得,回到国内,便是大王明白我们的困难处境有意维护,我们也是免不了要受到责罚的,到时那些因为大王的青睐而眼红我们的那些将军们肯定会落井下石,到时我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完颜杲低沉着声音,目光幽深。
  完颜宗弼闻言重重的点头,目光坚定的望着前方,思绪转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