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五十八章 后衙之议

第五十八章 后衙之议


  林书诚应诺了张明和刘方之后,也不与两人多客套,直接就向两人告辞,转身便是离开县衙去联络人手了。
  ………………
  “当年我在书院求学时,林师就是这么个直来直往的性子,这么些年过去了倒是一直没变呢。”刘方语气带着些许追忆,开口道。
  张明闻言淡淡一笑,不予置评,待了片刻,刘方回过神来后,才起身开口告别道:“既然事情已经定下,那我就继续去巡视街道了,那些自视甚高的所谓武林豪强一聚到一起,总是会惹出事来,我实在是有些不放心,事情没敲定下来之前,我还是得多盯着些。
  林书诚先生一有消息传来,你就派人来通知我,我好派县兵配合你这边设置擂台。”
  说完便起身给了李若虚和平十方一个眼神示意,准备带着两人离开。
  刘方正想要起身送一送,一个衙役突然急匆匆的大步跨进了屋中,神色有些紧张的抱拳叉手道:“刘县令,张县尉县衙门口来了一队人马,把县衙的大门都堵住了,其中的武者个个都是好手,看门的衙役根本奈何不了他们。
  为首的那个自称是魏王府的特使,要求拜见见县令大人。
  据他所说,他们是奉命代魏王巡视州府,恰巧在天门县碰上金国使团于此处落脚,想要请大人与他们同去拜访金国使团。”
  衙役的话音落下,堂内霎时一静,其内几人各有所思。
  ……………………
  李若虚是直接心头一抖,浑身紧绷,片刻后深深呼吸了几口才放松下来。魏王府的拜访女真使团应该是因为破虚境传承出世的消息,应该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平十方倒是没什么特殊想法,就是听到魏王手下的骄横跋扈皱了皱眉头,倒是眼角余光注意到李若虚的奇怪反应,眼中流露些许思索之色。
  张明听到消息却是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不着痕迹的撇了李若虚一眼,出声道:“魏王武承嗣的手下要拜访女真使团…………
  想必他们也是怀疑女真使团握有与慕容垂的传承有关的关键之物。”
  刘方点了点头:“毕竟这个女真使团早早就来到天门县,又莫名在此处逗留数天,的确十分可疑,以魏王府的势力,能查探到女真人的什么暗中行动,从而发现疑点也不奇怪。
  他们来找我一起去拜访使团,想来也是担心程处默将军率领的金吾卫会阻拦他们,毕竟程家个魏王府的关系…………
  他们或许是担心如果女真人提出不愿意接受他们的拜访,金吾卫很可能会趁机阻拦。”
  “的确,如果拉上本地县令一同去拜访,金吾卫无论如何都没理由阻拦了。”张明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唉…………”刘方重重叹了口气,“本来天门县聚集了女真人、契丹人,还有各地汇聚而来的武林豪强,已经够混乱了,随时都可能会出大乱子。
  现在又来了一伙魏王府的人,真不知道之后会出什么事。”
  张明闻言却是笑着宽慰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即便情况再复杂,我们只要稳住这三五日便足够了,三五日之后,定北军的大部队就能抵达天门县。
  到时不管是什么女真契丹,还是什么武林豪强,亦或什么魏王亲随,都翻不出什么浪花来。”说着随意的转了转头,意有所指的给了李若虚一个眼神。
  刘方听到张明的话,微微点头,但脸色依旧严肃,“正因如此,这三五日间我们更要维护好天门县的秩序,保障百姓的安全。
  不过话说回来,你觉得我到底是否应该和魏王府的人同行?”刘方突然转头向张明询问道。
  张明思索了片刻,嘴角微微勾起:“去,为什么不去?
  女真人明显一开始就是冲着慕容垂的传承来到的天门县,而且他们手里还握着鲜卑慕容族的圣物,可以算是各方势力中最有希望获得传承的了。
  契丹人把传承的消息传出去,想来就是为了阻止女真人得到传承后使得金国的力量大增。那样的话辽国的日子就更难过了。
  同样对我们来说,这份传承也是最好不要让女真和契丹任何一方得到。
  对大唐而言,辽国和金国保持目前的态势打得有来有往,斗得越来越激烈,才是对大唐最有利的情况。”
  刘方微微笑着接过话道:“所以我们得要限制一下女真使团的行动,避免他们靠着手里的关键筹码轻易就夺取传承。
  但他们毕竟是一国使团,有些事我们作为大唐官员不方便明目张胆的去做,而且我们目前人手也不足,不足以全面看住女真使团的上上下下。
  但我们可以让魏王武承嗣手下那些骄横跋扈,无所顾忌的家伙去替我们看着女真使团。让他们提我们探一探女真使团的深浅,我们可以先在一旁观察,等到关键时刻在出手。”
  “老刘呀,你这不都想得很明白吗,够老谋深算的了,又何必多此一举问我的看法?”张明有些戏谑的笑道。
  刘方摇了摇头道:“此事我们还是得先行知会程处默将军,免得金吾卫觉得我是和魏王府的人一起去施压于他们,对我们有抵触。”说着看了看正襟危坐的李若虚和平十方一眼。
  张明闻言却是颇为浮夸的佯怒道:“好你个刘方,说了半天原来是想要我去顶缸。
  别看你这家伙平日里一副道貌岸然、坦然无私的君子模样,其实肚子里的坏水算计一点也不少,而且要比常人隐蔽阴险得多。
  一点一点引我中招,可以的呀,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刘方只是淡淡一笑,风轻云淡道:“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这也是在多年和某人合作之中,耳濡目染之下学会的。
  倒也算是一项挺有用处的技能,只是可惜了我那被侵蚀的廉耻感,实在愧对自己时时诵读的先贤教诲。”
  张明闻言却是脸色一垮,无奈苦笑道:“好吧,算我说不过你,以前这么没发现你还有这种口才?
  ………………
  这事由我去和程处默将军说,你把魏王府的人留在县衙招待一会,拖延一下时间。”
  “张兄放心去吧,我相信你的能力,绝对能处理好此事的。如果实在出了什么意外,若是程将军给拍了两下,这两位兄弟也还是能够把你抬回府邸的,我就不派人跟着你了。”刘方一脸的平静,语气无波无澜。
  “我们走。”张明哼了一声,领着李若虚和平十方起身就往屋后走去,准备从县衙后门离开。
  ………………
  刘方见到张明离开,而后便招呼门前的衙役道:“请魏王府的来客来此,就说本官要好好招待他一番。”
  衙役应声去往前门,刘方却是扫了一眼张明离开的方向,嘴角微勾,颇为悠闲的端起茶杯品起了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