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五十九章

  张明领着李若虚和平十方离开县衙之后,便直奔金吾卫的营地而去。
  ………………
  金吾卫营地前,张明以天门县尉的身份求见程处默,营门处的兵士倒也识得张明这个天门县尉,急匆匆的就跑进营地去禀告。
  三人正静静等在营门口,守门的一位兵士突然注意到了李若虚和平十方两人,颇为热络的朝两人开口道:“这两位兄弟也是我们金吾卫的兄弟吧,是被程将军派到张县尉手下?
  我记得两位都是此次探路的斥候吧,你们出示一下我们金吾卫的铭牌,就能进营地了,要不先回自己的营房等着?”
  李若虚和平十方还没搭话,张明却是笑着出声道:“他们俩是我向程将军讨来帮忙的,此次我找程将军所议之事也与他们二人有关,就让他们一起在这等着吧。”
  “什么叫还和我们有关,不是来通知金吾卫魏王武承嗣的手下要拜访探查女真使团这事吗?还是说魏王府的人还会同时查探我的踪迹?他怎么知道的?之前怎么不早和我说?”念及此处,李若虚勉强露出笑容,对营门口的兵士点了点头。
  “我们确实有事要早程将军。”
  平十方左右看了看李若虚和张明,顿了片刻,也是十分标准认真的点了点头以示认同。
  出声的金吾卫士兵见状也是笑了笑,心中认为两人或许被交代了什么特殊任务,便不再开口询问。
  张明负手而立,像是知道李若虚的疑问般意有所指的开口说道:“自武皇登基之后,大唐境内武氏一族势力便日渐膨胀,到如今几乎覆盖了整个朝堂上下与各地州县。
  魏王武承嗣与梁王武三思作为武皇最器重的两个子侄,其权势更可算是如日中天,以他们手里的势力,若要在大唐境内找寻什么人,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
  反过来说,想要在大唐境内避开他们的耳目,绝不是件简单之事,而金吾卫和金国使团的组合恰好就有这个能力。
  尽管他们大概率是因破虚传承而来,但他们查不到其他线索的情况之下,肯定也是会把这只队伍上下查探一遍,反正都来了,干脆就查个清楚。
  反正如果是我,绝对会这么做,没有任何头绪时,便把为数不多的可能性都彻查一变,或许会有意外收获呢。”
  李若虚听完张明的分析,顿时额头冒出冷汗,感觉自己似乎很危险了呀,不由有些不知所措。
  平十方见到李若虚的异样,结合之前的种种,心中有了自己的判断,蓦然出声道:“魏王府虽然势力雄大,却还奈何不了金吾卫,我们既未犯法,他们敢耐我们如何!”
  张明闻言有些意外的看了平十方一眼,开口道:“十方兄弟说的不错,大唐以武立国,军方的勋贵是唯一有底气不搭理如日中天的武氏贵戚的势力。
  来到天门县的魏王府的这些家臣,说到底不过是替魏王办一些见不得光的事的死士一类。
  这些人都未有正式的官方编制,严格来说都只是平民,倚仗魏王府的威势欺压逼迫一些地方县令乃至刺史什么的还行,碰上金吾卫这种军方的核心精锐部队,可就没有他们放肆的余地了。
  所以也不用太担心,就算他们有心查金吾卫的人员,也只能旁敲侧击,暗中打听。
  只要找程处默将军安排一下,糊弄糊弄这群人,他们是查不出来什么的。”
  李若虚闻言倒是松了口气,情况不算特别严重,可以处理。
  不过回过神来,李若虚却是不由得产生满满的怨念望着张明,这人说话就是不一次性说明白,非要吓人一跳,然后再告诉你其实这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可以轻松应对的。
  真是个不讨喜的家伙,这种人做朋友的话,绝对是标准的损友。
  ………………
  张明被李若虚充满怨念的目光盯得实在有些不自在,咳嗽两声转移话题道:“咳咳,进去通报的金吾卫怎么还没出来,通报一声也要这么就吗。
  ………………
  来了来了,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我们准备进去吧。”
  说完便走到营门前,和回来的兵士交流起来。然后便十分自然的回首朝李若虚二人招手道:“赶紧走吧,我们这就去拜见程将军。”
  李若虚闻言收敛目光,和平十方一起跟上张明,直奔营地帅帐而去。
  ……………………
  程处默听完张明所说的魏王府来人要拜访女真使团之事,了解了刘方和张明的看法之后,沉默片刻后,出声道:“你们的想法有道理,确实可以让魏王府的人探一探女真人的底,让他们去盯着女真人,我就可以抽出相当的兵力布置在天门县各要处,维持秩序。”
  张明闻言点了点头道:“程将军同意就好,不过魏王府的人是否会同时查探金吾卫上下人员?”说话间以眼神示意李若虚。
  李若虚却是猛然一愣,当初在邙山的时候,程咬金告诉过李若虚,他没让程处默知道李若虚的明确身份和任务。
  看张明的样子明显想要李若虚接话,肯定是以为程处默多少知道一些李若虚的事情,但程处默不知道呀,李若虚还真不知道怎么跟程处默提及帮自己避开魏王府的查探。
  此时李若虚脑袋里一团乱麻,不知道该说什么,张明见状也是有些急了,连连给李若虚使眼色。
  程处默突然对着李若虚开口道:“差点忘了,父亲交代过,李若虚你这小子得罪过武氏的大人物,不能让武氏的人知道你的踪迹。
  你有所担心直说便是,支支吾吾的算什么,要不是本将军想了起来,不就要坏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