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六十六章 师徒

第六十六章 师徒


  小院中,孙净云脸上一直挂着笑容送别其他五方势力的高手。
  等其他五位归元境宗师带着门人弟子离开了之后,孙净云便收敛了笑意,招呼自己的大弟子周华跟自己进到屋中问话。
  “人手都派出去了?”孙净云在大堂中央坐定,看向周华开口道。
  “禀师父,都派出去了,此次从门中跟来的专司情报打探的门人共计二十人,都散布到女真使团驻地的周围,绝不会放过任何异动。”周华拱手答到。
  孙净云点了点头,看见自己这个大弟子有些欲言又止的神态,抚须一笑:“有什么困惑便直接说就是,为师一并替你解答了,免得你心中存有疑虑,心神不定。”
  周华微微一顿,开口问道:“我们把所有负责情报的门人全都派了出去,单单只监视女真人的驻地一处地方,是否有些不妥?
  天门城中此时各方势力云集,今日前来赴约的五大宗师暂且不论。
  瑜州境内儒家三大书院中,昊阳、正吾书院也已经有宗师高手领队抵达了天门县,北斗书院的高手最迟明天也能到达天门县。
  还有道门的太虚观、天一道阁,佛门寒光寺、菩提宗都有可能派人来掺上一脚。
  还有外来的门派势力,尚在路上的暂且不论。已经抵达天门县的两家外州的门派,流风、云华剑派都是北地鼎鼎有名的大派,不可等闲视之。
  江湖散人中同样有两位宗师高手――落日刀、江长歌,和极霜掌、易含光。
  这些门派势力,高手,都不可小觑,我们难道不是都该关注一下?”
  孙净云边听边点头,耐心等到周华一一列数完了以后,方才不急不缓的开口:“你说的也不错,那些势力,高手,都是能对局势造成巨大影响的力量。
  但是此次破虚传承出世的关键,应当还是在女真使团的身上。
  我们集结了瑜州六大门派的宗师强者,暂时已经算是天门县中最强大的一方势力,此时最重要的便是探出女真人掌握的关键。”
  “师父何以认定女真人手里掌握着破虚传承的关键?”周华闻言脸色一变,却是更加不解。“女真人是在传承现世的前两日便抵达天门县,但他们有可能只是早得到了有关传承出世的消息,也不一定就掌握的取得传承的关键吧?”
  “你说的不错,如果单单只是传承出世之前抵达天门县,最多说明女真人可能提前得知了传承的消息,毕竟留下传承的。
  但金吾卫、契丹人、魏王府来人以及天门县官府对女真人的态度可就足够说明一切了。
  还记得殒日原外天门县的这位张县尉要你传的话吗?”孙净云微笑着看着这个被自己寄予厚望的大弟子,提点到。
  “张县尉告诉我官府无意传承,…………别让女真人和契丹人取得传承就行。”周华一愣,立时反应过来,察觉到了各方行为的异常。
  “金吾卫一直都在监视女真使团,哪怕天门县涌入大量的武林豪强,依旧是岿然不动,天门县的官府也没有向金吾卫求助。
  契丹人一到天门县就当众宣扬破虚传承的消息,或许传承出世的消息根本就是他们散播出去的。
  魏王府的人也是一到天门县就拉着天门县令一起去拜访了女真使团。
  各方似乎都在针对女真使团。”
  孙净云听到周华的分析,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无论是草原上的契丹人,军方的金吾卫,还是如今权势如日中天的魏王府,他们的情报系统都是远远超过我们这些武林门派的。
  而他们都不约而同的针对女真人,必然是女真人掌握着有关传承的关键,这个关键很可能就是一件取得传承的信物……”
  “目前我们有着天门县内最强的力量,如果再能取得女真人手里的这个关键,传承绝对是手到擒来。”周华显得有些激动的道,但随即便想到了什么,立刻平静了下来,显得有些忧虑。
  “不过我们虽然聚集了六大宗师,目前来说势力最强。
  但这是建立在许多势力还没有来到天门县的前提之下。
  时间往后拖的话,不仅仅是其他州府的武林门派会到天门县。
  还有朝廷为了稳定局面,很可能也会调来大批高手甚至军队。
  到那时我们可以施为的余地就不大了。”
  孙净云抚着胡须,微微一笑:“我们着急,女真人只会更加拖不起。
  军方既然得到了消息,就绝不会任由女真人得到传承,说不定离此地较近的雁门关中最为精锐的定北军已经启程了。
  留给女真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们若想得到传承,只有在这几日行动。”
  周华闻言恍然大悟:“难怪师父你让我把所有人手都派去监视女真人的动向。
  女真人若是行动,要避开近在咫尺的金吾卫,最多只能派出几个先天境悄悄行动。
  我们如果能夺取女真人手里的信物,再和瑜州的几大门派一起进入殒日原,取得传承就是十拿九稳了。”
  孙净云显然心情也很不错,嘴角勾起难以抑制的笑意,仿佛见到自己取得破虚传承,带领泷泉门走向前所未有的强盛,成为天下闻名的名门大派。
  ……………………
  相对其他各方势力,女真使团的两个完颜氏王族真的就是各种着急难受了,本来可以利用慕容族的圣物轻松取得慕容垂的传承,然后潇潇洒洒的回归金国。
  可现在变成众矢之的,契丹人、金吾卫、魏王府都盯着自己,手里拿着取得传承的关键却没办法用,上哪说理去。
  完颜杲和完颜宗弼此时都是一脸的焦灼忧虑,两人在营帐内无言良久。
  最后还是完颜宗弼忍不住开口道:“本来有契丹人和金吾卫看着我们已经够麻烦了,现在又来了个魏王府,我们想取得传承真是越来越难了。
  我们必须尽快想出办法来,否则再有别的势力注意到我们,再想得到传承就更难了。
  那些武林中人可不会像金吾卫和大唐的官府那样讲规矩,如果知道我们手里有着取得传承的信物,必然会不顾一切来抢夺得。”
  完颜杲闻言也是忧心忡忡的点头道:“你说的不错,宗弼。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必须早做打算。…………
  事到如今,想得到传承就必须剑走偏锋,把天门县的这潭水给搅混来。”说着眼中透露出阵阵精光。
  随后慎重的从怀里掏出了一块遍布裂纹的染血骨牌,运足全身真力,以金国皇帝完颜阿骨打所赐给使团,代表金国的金刀砍在骨牌上,直接把骨牌一分为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