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八十三章 剑气

第八十三章 剑气


  李若虚看了看张明的神色,见他没有开口的意思,也就略过不提这事了。
  “明哥,我们接下来是去哪,回县尉府?还是继续去找那些武林高手?还要找哪几处地方?”李若虚开口问道。
  张明闻言回过神来,又变成了脸上挂着盈盈笑意的模样,对李若虚开口道:“接下来再去一个地方就行了,我们也差不多该回去帮着安排比武擂台事宜了,不然某人有要觉得我是在借机偷懒了。”说完脚步便加快了几分,朝一个方向径直走去。
  身后的的李若虚和平十方对视了一眼,也是连忙就跟了上去。
  ……………………
  之后李若虚和平十方就跟着张明去到一处偏僻的院落,见到了同样参与了之前争夺的一位中年黑衣,须发微卷,有点异域风格的归元境宗师高手。
  见面之后,张明先是寒暄几句,通告了擂台比武的消息,然后十分自然的询问起那人的身份来历。
  这个黑衣归元境高手面对张明的质问倒是显得十分平淡,如同早有准备的详细说出自己如何在西域摸爬滚打,抵达归元境后,心慕华夏文化,来到了大唐寻找机缘,正巧就遇上了破虚传承出世。
  寥寥几句话就描述出一个历尽波折的武林人士漂泊不定的前半生。讲故事的口才简直和那些酒楼里的说书先生有的一拼。
  不过李若虚看张明虽然挂着一脸的微笑,但从头到尾脸上表情都没有丝毫的变化,估计根本就没把人家讲的故事听进去。
  张明静待这个自称邬玄象的黑衣归元高手讲完自己的故事,而后表现得颇为感慨的开口道:“前辈的故事真是令在下大开眼界,感悟良多。
  在下心中颇有所得,感觉仿佛见到了突破的契机,还容在下失礼,借前辈宝地,体悟一二。”
  说完就真的闭上了眼,而后就身上的真气一阵阵的波动,仿佛真的大有感悟了。
  直看得李若虚一愣一愣,有点不知道该怀疑自己悟性不够,还是怀疑张明在演戏。
  可自己实在没听出这位叫做邬玄象讲的故事有什么玄奥,不就是一般的人物传记?顶多这是一位归元境高手的传记,可能会更受说书人和听众的喜爱?难不成是自己人生阅历不足,感受不到其中内涵?
  李若虚疑惑之下,不由把目光投向另外两个人。
  平十方,看了一会张明之后,目光一定,低头看向自己的长刀,眉头紧锁,这是在努力思考、体悟?不过显然是什么也没感悟到的样子。
  黑衣人邬玄象,瞪着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张明,一脸的木然,这明显就是“这是怎么回事?”的生动写照好吧!
  李若虚再细细看向张明,正想看个明白,突然就见张明猛然睁眼,神色大变:“不好!”
  然后张明就从口中吐出一道剑气,直射向面对着的邬玄象。
  邬玄象感受到剑气的锋锐迅疾,脸色微变,真气随意而动,右手抬起,同时手上升起微微赤黑光芒,给人感觉有如百炼精铁,随手就直接抓向剑气。
  但见赤黑铁手中,纯白剑气不断嘶吟扭曲,宛如有生命一般试图刺穿阻碍,直冲目标。
  邬玄象感受到手里的剑气有如游蛇,扭动间仿佛要滑出自己的掌握,心念微动之间手上不由用力几分,就要捏散这道剑气。
  哪知剑气被捏破后竟没有直接散去,而是散开化作一缕缕丝线状,就要绕过右手,直刺邬玄象的胸膛。
  邬玄象见状脸上终于严肃起来,动念之间运行真气,右手化爪,掌心散发慑人的赤黑光芒,如同磁石吸引钢丝一般把游丝般的剑气死死吸住,动弹不得。
  然后将之牵引到掌心之中,而后一把就把分成丝的剑气捏没了。
  张明在一旁看到邬玄象的招式,眼中精光一闪,而后就一脸挂满了歉疚的开口道:“实在是对不起,我本来是一直蕴养剑气于内腑之中,之前突然有了些感悟,抑制不住的就吐出来这一口剑气,无意间攻击了前辈,实在是太失礼了!”
  邬玄象闻言黑着的脸微微缓和,开口道:“我观方才县尉大人吐出的剑气中蕴藏神意,已经做到神合于气,看来县尉已然踏破先天和归元之间的最大的一道门槛了。
  我就在这提前恭贺张县尉突破归元境了。”
  张明闻言挠了挠头,以表示自己有些不好意思:“那就承前辈的吉言了,不过在下该离归元境尚有些距离,还需些磨练才是。”
  邬玄象点了点头:“张县尉不骄不躁,心性过人,将来成就必然不凡。
  我观县尉的气剑之法,似乎是道门中已少有流传的剑修一脉,但养剑气于内腑这一点似乎有有所不同。”
  张明心念一动,脸上微微一笑:“前辈果真见多识广,这蕴养剑气之法,乃是一位道门前辈所传。
  那位前辈是根据在下的情况将功法做了些修改,然后传授与我。”
  “县尉果真好福源!有此眼界修为的前辈必定是道家的绝顶高人!”邬玄象感慨道。
  张明闻言微微颔首道:“也是那位前辈觉得我有些资质,惜才之下授了我这一门功法…………”
  张明顿了顿,接着道:“说起来我们是前来通知前辈擂台比武事宜,没想到在下意外的冲撞了前辈,在此赔个不是。
  既然消息传达到了,我们就不叨扰前辈的。”却是出言告辞了。
  …………………………
  李若虚和平十方跟着张明出了院子,三人走在回县尉府的路上。
  看到平十方仍然低着头苦苦冥思的样子,李若虚有些无语的摇头一笑,开口问向张明:“明哥,你方才应当不是真的对那个邬玄象讲的故事有了感悟吧?
  应该只是演戏想试一试他的底细吧。”
  张明闻言瞟了一眼,眉毛一挑:“怎么?我就不能心有所感产生顿悟!”
  “顿悟也不是这么个顿悟法吧。明哥你方才真气动荡得是很激烈,可内里的气血神意起伏也太规律了吧。
  真是顿悟还会这么规律的控制自己的气血?”
  张明闻言目光一动,透露出些许惊奇的开口道:“可以的呀,没想到你小子灵觉这么敏锐,心思这么细腻。
  连邬玄象这个归元境宗师高手都没察觉到我的异常,你居然一眼就看出了。”
  李若虚嘴角微翘,怎么说自己的《乾天八势》也能算是入了门好吧,这可是青帝太昊这种世间顶尖的大能创出的无上功法,自己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悄悄得瑟一会后,李若虚便有些好奇的开口问道:“那明哥你试探出那个邬玄象得来历了吗?”
  张明点了点头:“如果我猜的不错,他应该是西域魔教的高手!”
  “魔教?”张明闻言心头一动,有些激动的开口:“是不是那种每隔一段时间动不动就入侵中原武林,举世为敌的那种…………”
  话还没说完就被张明打断了:“你这戏本从哪听来的?入侵中原武林,也太荒唐了,就算当今这‘魔教’教主莫寒衣是破虚境的无上宗师,也不够儒道释魔这四家任何一家打的。
  中原武林之所以称之为‘魔教’,是因为其成立起源与魔门相同。
  前汉武帝时,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百家传人有披上儒皮的,化作儒门派别;有报团取暖隐于民间,成为如今魔门;还有远走他域融合西域奇艺,也就是所谓‘魔教’了。”
  “原来如此!”李若虚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这时扭头看向平十方,发现他依然低着头沉思。
  李若虚不由得有些奇怪:“十方,你还在想什么呢?明哥刚才只是演戏唬那人的。”
  平十方闻言抬起头来,直直看着李若虚道:“我在想县尉为什么明显花了大功夫修炼的剑气,平时用的却是刀法?”
  “所以你一直思考的是这个?”李若虚有点懵了,随即又反应过来,转向张明道:“对呀,明哥你蕴养的剑气修为那么高,为什么平日里都是用的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