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第九十一章

  接下来的比试中,三处擂台都是新上台的状态完全的挑战者获得了胜利。
  完颜杲没费太大力气就打败了久战难持的邬玄象,风不二同样轻松打败了身上带伤的薛尘,两处战斗从一开始就有了明显的优劣倾向了。
  虽然完颜杲和风不二两人的对手都或多或少受了伤,状态不完全,但从交手之间也可以完全看得出完颜杲和风不二的实力不弱,放到在场的众人里,绝对是属于前列的。
  丁宿倒也是顺利拿下了魏王府的高手,只是就没那么轻松了足足斗了一百多招,才堪堪击败了对手,可见丁宿是比魏王府的这个高手强上一点,可这一点也是十分有限,此时擂台丁宿虽然顺利获胜,但脸上实在没有多少喜意,因为他知道自己估计应付不了下一个对手了。
  ……………………
  “现在还没有上场的就只有四个人了,说起来魏王府的两个高手倒是都被淘汰掉了。嘿……
  你觉得比武的最后结果会是如何?”程处默看了看场上的局势,开口对张明问道。
  “孙净云,杨青,崔贤这三位宗师的情况我也大概的有所了解,其中当属孙净云功力最为深厚,据我估计,孙净云和那个邬玄象境界差不多,略强于其他的归元境,应当能拿下一个位置。
  杨青和崔贤这两位也绝对不弱,至少不比现在擂台上站着的完颜杲要弱。
  ……………………
  倒是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卢惊霄,我们完全不知道他的底细。”张明摸着下巴,目光一一扫过几位归元境高手。
  “话说魏王府的两个高手都被淘汰了,可我看魏王府的那个武振海似乎一点都不着急,反而好像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李若虚时不时的不自觉略微注意着魏王府来人那边的动静,却是发现了不对。
  “哦!”张明和程处默闻言却是都被勾起了兴趣。
  “难不成那武振海打算比武结束后直接就堵上胜者,抢夺骨牌,所以并不在意比武胜负?
  可就算打定主意事后抢夺,打着这主意的绝对不止他一方吧?他怎么就能保证自己能够得手?”程处默扭头看到武振海一脸的平静,好似根本就不在意自己这方的高手被淘汰了,有些疑惑。
  “又或许,魏王府的高手并没有全军覆没!”张明却是看了一眼场上的还没出手的几位归元境高手,意味深长的说道。
  擂台之前,卢惊霄看着三处擂台的情况,眼中神光一没,心中暗道:“差不多了,也该到我出手了。”然后跳入擂台,选择对上了淘汰魏王府高手的丁宿。
  一边孙净云见到已经有人上台挑战了,也是有些按耐不住,决定先行淘汰掉完颜杲这个女真族的高手。
  剩下的两人中,一袭灰袍的崔贤彬彬有礼的对着已经剑意勃发的杨青拱了拱手:“是杨兄先请,还是在下先来?”
  杨青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崔贤,开口道:“我先来吧!”说完跃入擂台,对上了风不二。
  擂台之内,几位高手各展所长。
  孙净云一手拳法绵密难测,拳力源源不绝,有如大河奔腾,气势磅礴不息。
  又如地底涌泉轰然而出,有着迸发而出的不竭冲击。
  本来完颜杲只是打算做做样子,并不想全力和孙净云分个高下,只等交手一段时间后装作不敌,而后顺势退出比武。
  不过孙净云一出手就是全力而发,完颜杲这时出手也不好有太多保留,不然一个不慎就可能被一拳重伤。不过就算完颜杲全力出手抵抗,仍然是被孙净云沛然而内敛的拳力压制得死死的,很显然孙净云的实力要高上完颜杲一线。
  两人交手五六十招后,完颜杲心念微动,借着和孙净云一次对拳之机,被击退出了擂台范围,然后拱手认输。
  孙净云看着明显没有太多失落的完颜杲,心中不由得有些觉得不对,回想起比试之中全然没有感受的完颜杲取胜的气势和决心,出招间全然没有必胜的气势,太过平淡了,很不对劲!
  但事已至此,想太多也是不必,取胜才是最重要的。
  深深看了一眼完颜杲后,暂时将疑虑抛出脑后,抓紧时间调息恢复起来。
  另一处擂台,卢惊霄展现出的实力却是直接震惊了全场,三十招内,就摧枯拉朽的击败了至少留有五六成实力的丁宿,恐怕是已经隐隐超出在场所有归元高手。
  相较之下,杨青和风不二的战斗就比较焦灼,两人你来我往,场上剑气纵横如云走,拳劲横空似风狂。最后还是杨青技高一筹,在声音交错回身探出一剑,刺破风不二的护体真罡,将其重创。
  三处擂台分出胜负以后,就只剩下崔贤这最后一个归元境还没有挑战了。
  众人却见崔贤踌躇片刻,选择了挑战三人中唯一经受苦战的杨青,经历了一番很不容易的激战之后,还是输给了看上去气息有些衰落的杨青。
  李若虚看着擂台上持脸而立的杨青,明显能够感受到他的气息比起之前起码弱上三五成,可此时看到杨青莫名光亮的眼睛,直觉般的下意识认为此时的杨青比之前要危险许多。
  “为什么我感觉杨青前辈明明气息衰落了小半,可却反而越来越强了。”李若虚疑惑的问向张明。
  “就像铸剑一样,只有经过千锤百炼,才能成就威能无比的传世宝剑。
  杨青宗师的剑道也是如此,于战斗中磨砺剑意,同样也是在淬炼自己的意念心神,所以能够越战越强。”张明目光微凝道。
  “这倒是和南岳衡山剑庐的修炼法决有些类似。
  那群家伙的武道就是把自己黑当成一柄剑来铸炼。”程处默颇感兴趣的发言道。
  “这位杨青前辈的武道确实是脱胎于南岳衡山剑庐的《铸剑决》,不过相对而言,会更加注重与不同对手的交手比斗,更加偏向斗战之道一些。”张明微微笑道。
  程处默闻言所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张明,默默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就是最后的比试了,三位高手之间决出最后的胜者,胜者就能够得到传承骨牌。”程处默站起身来,从怀里拿出莹莹绽皇的骨牌,朗声道。
  三位擂主闻言相互对视了一眼,同时走到中央处的擂台,准备开始比试。
  擂台下,被淘汰,其他归元境高手的目光都集中在擂台上三人的身上,却是各有各的考虑。
  不少人都是心怀不甘的,已经在暗暗盘算在比武结束以后,直接袭击获胜者抢夺骨牌了。